萝莉 罗丹

手指准无比的进她的湿内,罗丹哎叫起来,「咸不要那里」。方咸吻著她柔软的发丝,搂著她的手不知何时已握住她无法一手掌握的丰满房,暧昧的揉捏起来,探在下身的手也得寸进尺,一手指没入,由缓慢到快速,的她哎叫声越来越快时,突然又加入一手指,又缓慢抽起来直至快速,如此周而复始的折磨著她,满意的听她叫声越来越破碎动人。罗丹的蜜已经容纳了四手指,她强烈的一次又一次痉挛著,溢出的春水沾满方咸整只手掌,睡裙已被褪下,白嫩的子在他的大掌中被尽情玩弄揉捏,整个人仰躺在他怀里,雪白娇小的身子不断颤抖。方咸完全看入所有春光,昂扬在裤子里,顶著罗丹的背,不时因为她的颤抖挣扎而来回摩擦,他喘著,被她失控的样子撩拨的很动情。他抽出一手指,留下三并加快手指的速度,她温暖紧致的嫩不时陷入他的指缝中,汩汩春水又湿又黏,让他的速度越来越无法控制。罗丹在无法抑制的娇吟中达到高氵朝。

柔软嫩白的身子蜷缩在大床上,不时颤动著,享受著高氵朝後的下一波快慰,方咸坐在一旁,微笑的抚著她的背,一脸没事样,天知道他现在有多渴望即刻扑倒罗丹。罗丹又休息一会,感觉到身下压了一大堆牙刷,脸又红了起来,她明明在研究牙刷的,才刚学会牙刷毛的硬度分别,就无法持续下去,反而被方咸「奖励」了一番。方咸的声音变的哑哑的,「好了,来复习一下。」罗丹害羞的瞅了他一眼,天真单纯的以为他真的要开始认真教导他,赶紧起身,抓了被子想把自己因情欲而显得很粉红的娇胴遮掩起来。方咸笑的天真无害,「不用遮了。要考试呢。」考试?罗丹歪歪头,不是用手掌就好了吗?「那麽,开始吧。」两人又回复最初的姿势,方咸从後头搂住罗丹,他抓起一支牙刷,却没有刷她的手掌。「方咸!」罗丹惊叫一声,两手随即被方咸单手牢牢架在头上,眼睁睁的看著牙刷碰上自己因惊羞而急速起伏的部。软软的白色牙刷毛刚碰上罗丹,她便溢出一声哎叫,桃红色的头马上感觉到被软软痒痒的牙刷毛来回搓揉著,方咸刻意用硬硬的牙刷柄头摩擦她的头,小小粉嫩的头时不时被玩的转向,被撞的更加豔红。「要告诉小朋友,刷牙要刷乾净。不可以太轻也不可以太用力。」他立即示范起力道和速度,她的头被刷的好痒好舒服。「牙膏不可以挤太多。」他抓过床头的润滑剂,挤了一点在她头上,刷起来更加滑腻,清凉滑痒的感觉简直要逼疯罗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