酒鬼

老林喜欢喝酒,兜里总是揣着小酒瓶,没事喝两口,美得很。老林老婆总是骂他:你这个老酒鬼,总有一天,有个酒鬼来找你陪他。老林笑笑,从来都不说什么,他老婆那张嘴太厉害了,他怎么说都说不过的(婚后的男人都有这个经历的吧)。

这天,老林又晃晃荡荡的找几个老哥们儿喝酒去了,老林手里捏着酒瓶,走着走着,那一瓶五十多度的酒就下了肚了,转了好几圈还是没找到老哥们的家在哪,老林索性往地上一躺,爱怎么着就怎么着吧,天也不冷,睡一会再回去就行了。很快,老林鼾声就起来了,声音很大,把周围的鸟都吓跑了。

渐渐地,天色暗了下来,老林依然睡的香甜,一点要醒来的意思都没有,周围村庄的灯开始亮了起来,似乎又过了很久,老林渐渐的有些腿麻,揉了揉腿,醒了。老林四处一望,这哪有人家的样子,只是老远处有零星的几个灯光,大概是酒喝多了,走了这么远也不知道。风吹来,老林是彻底的醒了,这时候老婆估计在四处找他呢,回家搞不好又是一顿骂啊,老林叹了叹气,苦笑着准备起身回家。刚走了没两步就看见一个人坐在路边上,喝着小酒,手里似乎还在啃着鸡爪子还是什么吃的东西,老林的酒劲又上来了,拍了拍那人的肩膀说,老哥啊,也喝着呐!那人一回头看见老林,老林也嘻嘻的看着他,坐吧,坐下一起喝一杯,那人说道。这下正好中了老林的心思,

“老哥啊,这么晚了,怎么自己在这喝闷酒啊!”老林不客气的倒了一杯酒。

“没啥,在家里刚跟老婆吵架了,他老是嫌我爱喝酒,这不,自己出来偷闲,也懒得听她叨叨。”

“老哥,你是哪个村的?我咋从来没见过你?

“没见我就对了,我也不是常出门。”那人没回答老林的话,又给老林倒了杯酒。两人这么你一言我一语的聊起来了,从家里的老婆说到地里的庄稼,从天上的飞机说到了地上的坦克,从五十年代说到了未来的世界,反正大家都喝了酒,什么都说,这样大家算是熟人了,老林说:”老哥啊,下次喝酒的时候我去找你,看样不是离的太远,你看我们说的这么开心,大家也算是酒友了。”那人说,”这可是你说的,下次喝酒我一定叫着你。”眼看着,酒瓶里的酒快喝完了,两人还没尽兴,不知道那人又从哪摸出来一瓶,满上,接着喝。那人看了看老林说,你这么干喝也没意思,来,给你个爪子啃。老林伸手就接过来了,刚啃了一口,觉得味道不一样,趁着月光仔细一看,这哪是鸡爪子,这分明是一只手,还带着血淋淋的手筋,老林张着嘴一句话也说不出来,又仔细看了看那人,在月光下,他竟然没有影子,光秃秃的一个人坐在那里,老林抬脚就跑,无奈这时候,脚已经有些发软了,刚跑出几步就摔了一跤,那人已经在老林的跟前,说,”你不是说,下次喝酒的时候要来找我吗,这样吧,我怕下回你找不到我,这回就跟我一起走吧,省的咱两想喝酒的时候,家里的老婆碍事。”说着,就掐着老林的脖子,老林一口气没上来。

夜色中,只看见两个人影还坐在那里喝酒,啃着爪子,只是地上都没有影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