灵狐妩媚

灵狐妩媚

请你不要叫我狐狸精,我知道这样的称呼多少带有贬义。你可以叫我灵狐,或者叫我小狐仙。只是,我知道如果我要真正成仙,还需要修炼十年。后来,我有了一个更好听的名字,叫妩媚。

妩媚这个名字是叶公子给我起的。本来花儿姑娘叫我小狐媚,公子说狐媚叫着不雅,就改成了妩媚。妩媚,妩媚,果然是个妙极的名字。

我是善良的小狐仙。

其实我也知道,只要我吸食一个凡人的血髓,就可以抵上十年的修行,可是我却一直苦苦地靠着自身的修炼,而不伤人之毫发。而人类,有时竟然比兽类还要狠毒。

这一片林子里原来有很多我的伙伴,可是现在渐渐少了。我在林子里过得很寂寞。我已经可以幻化为人形,有时在溪边喝水的时候,我就变作美丽的少女,在清澈的溪水中映照自己清丽的容颜,心中充满了喜悦。

那一日,阳光透过树荫的缝隙,温柔地抚摩我寂寞的肌肤。我伸个懒腰,正准备继续在冬日的暖阳下享受一阵子。忽然就听见一阵尖厉的风声呼啸而来,紧接着就感到右腿骨一阵锥心的疼痛。殷红的鲜血霎时在雪地上开出一朵眩目的红花,我差点就要昏厥过去。有令人惊悚的狂笑声传来:“哈哈,小白狐,逮住你,我可就发大财啦!”循声望去,一个彪形大汉正疾步走来。我强忍着伤痛,在他就要逼近的那一瞬间,我夺路而逃。

我不清楚自己跑了多久,一路跌跌撞撞,我的脑子里已经一片空白。前方依稀有一座小木屋,炊烟正在扭动着婀娜的身躯。我的天哪,这里也有人类居住,想来吾命休矣!我的腿一软,缓缓倒了下去……

等我醒来的时候,发现右腿扎上了绷带,无法动弹。我看看周围,原来我被圈在小木屋的栅栏里了。原来我还活着,我不禁流泪了。

有人的声音从屋子里传来,我支起耳朵,听到的是一男一女的嬉笑声。接着一个清瘦的身影从屋里闪了出来。

一个俊秀的男子蹲在了我的面前。他是多么好看的男子啊,他的眼睛是那样明亮。他伸出手来,轻轻拭去我眼角的泪滴:“小白狐,你也会哭吗?很疼是吗?没关系,我和花儿会继续照看你的。等你痊愈了,你就回到你的林子里去吧!”他对着我微笑,柔和的声音深深地嵌入我的灵魂。原来不是所有的人都是狠毒的。

“叶兄,你和谁说话呢?”一个女子咯咯笑着也走了过来。我把眼光转向她,啊,一个娇美的女子,想来她就是花儿吧。花儿继续说着:“这可真是只小狐媚,讨人喜欢极了。”花儿和叶公子交换着柔情的眼神。那一刻,不知为什么,有一种冲动使我也想幻为人形,我想我的美色决不亚于花儿姑娘。可是我明白,我的伤势损耗了我不少的功力,我目前无法使出幻术。我把哀怜的目光投向让我心仪的叶公子,发现他明亮的眼睛也正注视着我,喃喃地自语:“花儿,你不觉得这只小白狐很有灵性吗?看它的眼波,竟似有几分女儿般的妩媚。狐媚,妩媚,不如我们就叫它妩媚吧!”“好啊。妩媚,是个好名字呢!”花儿在一旁颔首道,“叶兄,我们该给它换药了啊!”

花儿姑娘的纤纤玉手为我解开了绷带,烂肉翻了出来,惨不忍睹。我惊恐地叫了起来,凄厉的声音吓坏了花儿姑娘。她赶快停了手:“妩媚,妩媚,谁这么狠心,对你下此毒手?”她眉心微蹙,转而向叶公子道,“叶兄,还是你来吧,我实在不忍心!”叶公子叹口气,摇了摇头,小心翼翼地为我换上新药。我感觉得到他手指的微温,我忍住刺骨的疼痛,安静地注视着他为我重新扎好绷带。叶公子百般怜惜地把宽厚的大手放在我的背上,轻轻抚摩:“妩媚,你还得苦一些日子呢,忍忍吧,医好了腿,你就可以走了!”

夜半时分,所有的喧闹都静止了下来,静得我可以听到叶公子均匀的呼吸声。我在叶公子的小院子里,不断舔着自己背部光洁的皮毛。那里还残存着叶公子的气息,还留有他指尖的温度。我想我这就叫“怀春”吧,在春天还没有到来的时候。

接下来的日子里,叶公子和花儿姑娘总是按时来给我换药,每天喂我吃新鲜的鱼。每次看到他们来的时候,我就无比兴奋。我尤其喜欢依偎在叶公子的怀里,让他抚弄我光滑的皮毛。花儿姑娘常常笑着说:“妩媚,我可要吃你的醋了!”呵呵,那个时刻我觉得自己幸福极了。

我的伤一天天地好了,已经可以一瘸一拐地走了。可是我是多么不愿意离开叶公子啊,于是我依旧装作无法行走的模样,继续接受叶公子给予我的关爱。

叶公子不知道,有多少次的深夜,我都化作了一个清丽的女子,伫立在他的床前,久久把他凝望。

这日清晨,花儿又来找叶公子了。他们相携着在我跟前蹲下。

叶公子说:“花儿,这些天真奇怪,我常梦见一个美丽的女子,她的眼神竟然和妩媚一样呢!可是每次我想伸手抓住她时,她就不见了!”叶公子说着,把目光转向了我,而我却不由自主地避开了。花儿展开如花的笑颜:“叶兄,可别忘了,来年的春天,就是我们的婚期呀,你竟还想着别的女子!”花儿娇嗔地把手指在叶公子头上一点。叶公子顺势握住了她的手,把她的小手放在自己的胸前,深情款款地说:“花儿,你放心,今生我爱的人只有你!只有你才是我的新娘!”花儿姑娘满脸娇羞地倒在了叶公子的怀里。

我忍住心痛,把头扭向另一边,看到大朵大朵的雪花飘落在人间。彻骨的寒冷向我袭来,我的春天是不是永远不会到来?雪花在眼前逐渐变得模糊……

春天就快来了,我的腿也已经痊愈了,也许该是我离去的时候了吧。重新回到我的山林里,只要再修炼十年,我就可以得道成仙了。

正当我准备离开的时候,花儿姑娘出事了!她和几个姑娘一起上山拾柴的时候,竟然失足跌落山崖。花儿姑娘被送到了叶公子的住处时,她已是不省人事,原来绯红的双颊失去了颜色。叶公子请来了大夫,可大夫也摇摇头,摆摆手,离开了。叶公子拥着花儿姑娘冰凉的身躯,哭得惊天动地。我只能悄悄绕着他的脚跟,用我的面颊蹭着他的脚背来安慰他。夜深了,叶公子已经昏睡过去,他依然紧紧抱着花儿姑娘。

我化作了那个美丽的女子,我拭去他眼角残留的泪痕,看着他清俊的脸庞,心思翻覆着。我又仔细地看了看花儿姑娘。她的心脏几乎停止了跳动,她活不过今晚了!我为花儿姑娘感到难过,虽然她是我的心上人所爱的女子,可她却也是我的救命恩人,一个善良的人啊。

可是花儿姑娘的死,对我来说,又是一个喜讯。我可以有两个选择:或者是替代她和叶公子结为伉俪;或者是吸食她的血髓,那就可以马上成仙。叶公子固然是我爱的人,可是仙界又是多少人所向往的,我已经修炼了九百九十年了,多么不容易。

我千思百想,不觉天光已微亮。不能再犹豫了,天亮了就不好办了。我轻轻地抚摩着叶公子的脸庞。叶公子,对不起,花儿已亡故,就成全了妩媚,让我吸食她的血髓吧!我狠下了心,把头俯向花儿的脖颈。

不想却听到了叶公子的梦呓:“花儿,花儿,不要离开我,要走,就让我随你一起走!”我在瞬间止住了我的动作。妩媚!妩媚!没有叶公子和花儿,哪里还有妩媚?我的泪无休无止地落下来。我留恋地看了叶公子最后一眼。叶公子,今后你听到花儿姑娘的每一次心跳声,那都是妩媚在说:“我爱你!”然后,我倏地一变,把自己幻化成一颗心,植入了花儿的心脏。

我明白我再也等不到我的春天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