坟边的钱不要捡

虎子他爹去世的早,娘就守着他这一棵独苗过日子。这天,十二岁的虎子正在坡上放牛,无意间发现一个长满了茅草的坟包子周围,散落着很多的钱。从一块的到拾块的都有,他一个山里的小孩子那里见过这么多钱啊!

这是谁的钱丢了吧!虎子直勾勾的看了会儿,然后又向四周看了看,发现这坡上除了自己,也没有别的人。

“要是捡回去交给娘,娘就也可以给自己买新衣服了。”虎子心里想着,忘记了害怕,慢慢的向坟包子走了过去,慌里慌张的捡着那些钱往衣服口袋里塞。

忽然,“啪”的一声,虎子感觉自己的后背被人拍了一下,跟着就听到有一个女人的声音说:“小朋友,你在干嘛呢?”

这突如其来的说话声,可着实把虎子吓了一大跳,连忙回过头看。可是,身后除了微风吹过草丛发出了哗哗的声音,再也没其他的发现。难道刚才是幻觉吗?但是,虎子确实觉得自己后背被人拍了一下,那疼痛感依然存在。只是地上的那些钱确实太诱人了,虎子又胡乱的捡了一些,然后赶着牛回家了。

“娘……我回来了。”虎子牵着牛刚进院子就喊了声,但是却没有听到娘的回应,他又进屋转了一圈也没瞅见娘。娘一定是去田里干活还没回来,虎子心里想着,就拉着牛到圈里拴好,搬来个小凳子在院子里静静的等着。

傍晚时分,一个穿着脏兮兮的女人走进了院子里,径直朝虎子这边过来了,问:“小朋友,你叫什么名字?”

虎子很害怕,睁着圆溜溜的眼睛看着这个女人,很诚实的回答:“我叫虎子。”

那个女人又问他:“家里就你一个人吗?”

“我娘到田里干活还没回来。”虎子回应着,这会儿,天马上就要黑了,可是娘依然还是没有回来。

“你娘有没有教过你,别人家的东西不能乱拿吗?”

这时,虎子忽然觉得这个女人的声音很熟悉,就好像在哪儿听到过一样。

虎子此时再看这个女人,那双眼睛直勾勾看着自己,恶狠狠的说:“那我就好好的教训你一下了。”女人说着就伸出双手,掐住了虎子的脖子……

“虎子,你怎么了?”这时虎子娘刚好赶回家,就见虎子躺在地上,双手死死的掐着自己的脖子。虎子娘立刻就知道不对劲,连忙跑过来想拉开虎子的双手。

可是,十二岁的虎子力气却大的出奇,虎子娘根本就掰不开。“救命啊!……”虎子娘大声的喊着,还好这会儿干活回村的人不少,听到呼救声后,有两个路过的男人跑了进来,三人费了好大功夫,才掰开虎子的手。而虎子此时躺在地上,也没了动静。

虎子躺在炕上都已经昏迷好几天了,娘也请来了村里的张大夫,张大夫拨开虎子的眼皮,又看了看嘴,检查了一下体温。叹一声说:“你到乡里中药铺去请王老爷子吧!这种病,我看不了。”张大夫说完就走了。

大夫口中的王老爷子,是位在乡里开药铺的老中医。虎子娘没有其他办法,只好请邻居套上牲口车赶到乡里,将王老爷子请到家里来了。

王老爷子坐在床头,看着昏迷不醒的虎子皱了一下眉,然后握着他的手腕把了把脉,又翻开眼皮看了看。

“王老爷子,俺家虎子还能不能救了?”虎子娘有些着急,都哭了。

王老爷子沉思了片刻,然后微微笑了笑,说:“这孩子是给不干净的东西缠上了,不是被勾了魂。你也不用太着急了,这孩子的命硬着呢!不过得费番周折罢了。”

虎子娘说:“王老爷子你就说吧,只要能救俺家虎子。您说出来的东西,俺就是砸锅卖铁也一定买来。”

王老爷子笑着说:“没这么夸张,我给你开个方子,你顺便到我的药铺去取,再抓上几副药,吃了就没事了。顺便呢!到纸扎铺去买个纸人回来。”

“干嘛还要纸人?”虎子娘疑惑了。

王老爷子微笑着说:“骗鬼呗!要救孩子,全靠它了。”

虎子娘又请邻居赶着牲口车,一起上了趟乡里,一直到了傍晚时分,王老爷子要的东西虎子娘都弄回来了。王老爷子取出剪刀,剪了虎子的一些头发和指甲,用黄纸包好塞进纸人肚子里,又画了一道符,念了几句咒语后,贴在了纸人身上。

到了晚上十点左右,王老爷子和虎子娘背着纸人,往村口的十字路口走,一边走还一边轻声呼唤着虎子的名字,只是不能回头看。

“虎子……虎子……”来到十字路口,把纸人放下来,取出火柴就点燃了,纸人瞬间化为一团火焰。可就在这个时候,虎子娘发现那团火焰就好像是个火人一样,在不停的扭动挣扎着。

回到家,发现已经在炕上整整昏迷了三天的虎子,这时已经睁开了眼,样子很虚弱。见娘回来了,就说:“娘!我饿了,我口袋里有很多钱,我想买好吃的。”

“娘已经拿出来了,那是……冥币!以后坟包跟前的钱千万别捡……”虎子娘用手抹着眼泪说。

后来,虎子娘熬了药给他喝,又杀了两只鸡给补补身子,几天后虎子还是一个活蹦乱跳的小青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