终日奔波只为饥,方才一饱便思衣。

衣食两般皆具足,又想娇容美貌妻。

娶得美妻生下子,恨无田地少根基。

若要世人心里足,除是南柯一梦西。

古话说兄弟同心,其利断金。说的就是如果兄弟之间团结的话,迸发出来的合力是很强大的,甚至无坚不摧。但是兄弟反目的话,其破坏程度远比毫无血缘的仇恨要大得多。因为除了仇恨,还有心痛。正是爱有多真,恨有多深。狮山村的唐贤文和唐贤武就是恨不得置对方于死地的一对弟兄。

唐贤文和唐贤武的父亲唐志远给两个儿子取名为文武,就是希望两个儿子将来能文能武,相互扶持。没想到这两个家伙都好武,脾气火爆,从小谁也不服谁,动不动就干架。唐志远给两个儿子说的大道理能把他俩的耳朵都磨起老茧来,但根本就是白费口舌。两弟兄当着父母面老实一阵子,背着一言不合又是能用拳头解决的绝不动口。唐志远以为两个儿子大了懂事就好了,没想到长大后打架的次数倒是少了,但是打一次就是狠的,不把对方放倒绝不善罢甘休。

先是分家起了第一次大矛盾。本来分田土是在许多族人的见证下抓阄的,全凭运气,相当公正。但是后来老大唐贤文分的田土因为修建公路被征用了,唐贤文得了一笔可观的赔偿款。日子过得不富裕的老二唐贤武在婆娘的撺掇下就去找老大和父亲闹,说分的土地不公平,理由是分地时只考虑了种庄稼,没有考虑被征用的特殊情形,所以被征收了赔偿款也要平分。这个理由实在太牵强,可以说是无理取闹,本就不是善茬的老大唐贤文自然一口否决。犯了混劲儿的老二唐贤武又非要不行,不给就要去老大家拿东西,结果又是一场恶斗。老二钱没分到,还倒贴了几百块的医药费,因此怀恨在心。

老头儿唐志远一病不起后,唐贤文和唐贤武两弟兄谁也不肯去照顾。唐贤武说老大独吞了赔偿款,老人病了自然是他照顾。唐贤文气得火冒三丈,说都是爹生的,土地是抓阄平分的,你不管我也不管!老头儿唐志远一气之下,寻了短见,上吊自杀了。

老人死后,唐贤文和唐贤武又闹起来了。丧葬开销按理说该两弟兄平摊,但是老二唐贤武说他没钱,让老大先垫着。老大知道他是惦记那笔土地赔偿款,叫垫着不过是个圈套,傻子才会上当哩。就叫老二找别人去借,老二想都没想就说借不到。老大早就怒火中烧,扑过去两兄弟又扭打在一起。众人好不容易才将两弟兄分开。意想不到的是,两弟兄打完架竟然都甩手不管,各自回家了。到了晚上,外人一看死者亲儿子都不管,也都全部回家了。所以,空荡荡的屋子,就剩唐志远躺在棺材里,一片死寂。已经成了鬼魂的唐志远正在暗自伤心垂泪时,黑白无常来索他的魂了。

唐志远见了黑白无常,苦苦央求他们帮助他的两个儿子化解怨恨,至少不要互相伤害了,不然他去了阴曹地府也不甘心。黑白无常听了唐志远的诉说,颇为同情,说:“我们的职责只限于抓魂而已,让死去的人各归天命。对于你两个儿子之间的恩怨,实在无能为力。即便我等法力无边,可你须知,天雨虽宽不润无根之草,佛法虽广不渡无缘之人。他们兄弟已属大不孝,生父死了都不管,等待他们的只有惩罚。”

“可是,我实在放心不下,这两个混账东西要是万一一直不管我的肉身,那该如何是好?”唐志远已绝望,就剩这件事尘缘未了。

“这……”黑白无常也为难了。

“唉!我真是可笑至极,都死了还想着那没用的肉身。不如请二位神差帮我点一把火,把这屋子里的一切烧个干净,这样也能让我那两个不孝子没有什么可以再争的了。”唐志远说。

黑白无常对视了一下,说:“如果你想好了,我等只能助你一口仙气,你自己去动手吧。”说完传了一口黑气到唐志远体内。

唐志远借着这口仙气,对着棺材底下的长明灯,缓缓吹气。只见长明灯的火苗越来越大,棺材又漆了黑漆,瞬间“噼噼啪啪”就燃烧起来。火势越来越大,不一会儿整栋房子就火光冲天了。唐志远这才毅然转过身去,随着黑白无常踏上漫漫黄泉路。

收藏
关闭菜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