盘龙穴

“大海啊…….我这胸口闷得慌,闷得慌……”杨跃海猛一抬头,瞧见自己老父亲面容憔悴的站在身前,老父的身上缠着一条大青蛇,粗细同人大腿一样,看得实在骇人。

杨跃海吃了一惊,想上前拉住这蛇,可是觉得浑身灌了铅一般重,举手抬足都不嫩动。随着浑身一个激灵,杨跃海从床上惊醒,原来刚才是噩梦罢了。杨跃海的父亲已经去世五年了,老头子从下葬到埋人都是安安稳稳的,也不见出过什么岔子。本人是做建材生意的,从装修到建筑的料都有涉及,这两年钱越赚越多,心也越来越贪,不但以次充好缺斤短两,更是勾结地方无赖流氓去骚扰同行搞恶意竞争。杨跃海深信“根深才能叶茂”,先人是根,后代的叶,自个儿爹如今埋了都不安生,做儿子的理当管管。

于是发动了些关系,寻了一个风水师,想看看这是怎么回事。这风水师也姓杨,人称“杨师”,的确有一身真本事。杨跃海带着杨师去了祖坟那里,请他看看老爹的墓穴有没有什么问题。老家的坟都是在山腰上开出来一片阶梯状的地用作埋人的,这是前清的时候村里一个看风水的师傅选的地方,在之后一百多年里村子的老人死去都会葬在这里。

杨师来回跑动看了两个钟头,满头大汗道“令尊的墓没有问题,而且是这片地方风水最好的。”杨跃海疑惑的讲出了自己那日的噩梦,提到父亲被大蛇缠身的梦了。

杨师问道“令尊在世时是否触过蛇忌?比如爱杀蛇吃蛇,或是得罪过什么奇怪的蛇?”杨跃海一口否定“不可能,我爹在世的时候连鸡都没杀过,后半世一直吃斋念佛的。”这风水师也为难了,左思右想之下决定开棺验尸,一定是老爷子的棺木出了问题,但是开棺材是打扰死人安宁的举动,轻易不能尝试,其中忌讳极多。

到开棺那日,杨师忽然得了重风寒,卧床不起,以为这是不吉之兆,但按排盘算了一卦,动土开棺之事并凶险,于是嘱咐自己的徒弟跟去开棺,并且将开棺的忌讳和要求逐条写下来,叫他一一执行,不可疏漏。

到了日子开棺,挖土开棺的人选也都是按八字冲克选定的,挖土的头三铲也要嫡系子孙动手,开馆前后烧纸上香更是样样不可少。至下午黄昏时刻,坟堆下的棺材已经出土了,八个壮汉正打算将棺材吊出时,忽然瞧见土中有东西在动,仔细一看竟然是条大蛇,这蛇不知什么时候顺着洞穴钻进了坟堆下面,如今正趴在棺材上一动不动。

杨跃海动了怒“原来如此,我爹托梦给我时,身上缠着一条大蛇,没想到是我爹的棺材上钻进去了一条蛇,就是这畜生扰了我爹的安宁。”眼下是秋末冬初,蛇类初入冬眠,反应迟钝,杨跃海亲自招呼几个壮汉一起下去,一同动手将大蛇砍成了几段,全部扔上去烧了。

杨师的徒弟也没见过坟墓里有蛇的情况,只好按照杨跃海的意思来,将这蛇宰杀了。接着开棺验了尸骨,并无不妥之处。除了这条蛇再也没有发现其他问题,于是这徒弟就按照杨师交代的流程,将棺材重新安葬,接着烧纸叩头上香,该有的一个都不少。忙完之后已经天黑了,杨跃海解决了心头一桩事情,心情大好,请动土干活的村民,以及那风水师的徒弟一起去吃饭洗澡,这是讲究,动过死人棺材一定要洗去晦气,彼此之间多说几句“见棺发财”。

当晚回去之后,杨跃海和那个徒弟一起去医院里看望杨师,将今天开棺的事情前前后后讲了一边,包括墓中那条大蛇的事情。杨师听到之后激动的拍着床沿,咳嗽的停不下来。杨跃海连忙倒水,以为今天动土是不是犯了什么忌讳或是有什么不吉之兆。

杨师缓了过来“不吉之兆到没有,忌讳也没犯,但是你今天毁了你的前程啊,你毁了百年难见的盘龙穴啊!”

原来这风水中有个讲究叫“盘龙穴”,指的是蛇钻入墓穴之后趴在死人的尸骨或棺材上天然形成的一种风水穴。这种穴可遇不可求,因为蛇是冷血阴性很重的动物,有些大蛇灵性足,它们会找寻一些灵气旺盛的位置冬眠,如果冬眠的位置正好是坟墓,那说明这坟本身风水就好才吸引蛇来冬眠,蛇盘在墓中会滋养阴气更加充沛——这就是所谓的盘龙穴,先人如果葬在盘龙穴,后代一定是人臣之位或者豪绅之辈,一定会发达。

可惜墓中的蛇被杨跃海杀了,这盘龙穴毁了不说,还和这蛇结了冤仇。他得知此事之后追悔莫及,可是已经没有用了,看来冥冥之中自有天意,无德之人即使有再好的风水宝穴,也会擦肩而过。多年以后,杨跃海病入膏肓,迷迷糊糊之间看到一条大蛇来索命,最后杨跃海断气的时候浑身扭曲,好像被蛇缠了一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