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没有在某些时候,你会忽然很想远行,去看看外面别样的风景;有没有就因为这样一任性,便此一场说走就走的旅行,不顾一切踏上另一座城。

不会,应该说我太瞻前顾后了,所以不会有那么洒脱;其实我也想有一场说走就走的旅行,但我知道我不可以那么任性。

噢,也许这才是答案吧!才懂得不是所有的人都会像我一样,去挥霍那么浩大而又渺小的青春。

也许你是对的,也许对的是我,但知道真相又如何,在青涩的年华里,我们都怀揣着自己的秘密,原谅了彼此的心机。

在现实生活中,那些没有地方可以安放的爱情,在童话里,他们却可以相守到很老的岁月。

是啊,可现实终究是现实,现实容不下我们的童话。

那我们的爱情呢?

你说过时光不老,我们不散,可时光都还没老,你便离我而去;你说过我赢,便陪我君临天下,我输,便陪我东山再起,但我只想将这七尺之躯,不许江山只许你;你说过花开若相惜,花落莫相离,我们在花开的时候相遇成知己,转眼又到了花落的季节,却要相离而去。

你说过转山转水转佛塔,不为来世,只为今生途中与我相遇;你说过走过去,我们的应该一直向前;你说过反正相思已熬过,未来幸福,何不一起度过;你说过时光拐过竹马,绕到地老天荒;你说过曾错过的风景,只为未来某一刻的美丽。

你说过人生,总要有个盼头,可如今你也走了,还留下我,能够做些什么?你说过彩虹总在风雨后,苦些累些又如何,可若心不在了,该怎么将就?你说够若能相知又相逢,那么,我们共舞一帘幽梦,可如今我们相知了,相识了,却散了良人!

如果,岁月不曾老去,你将成为我生命力的温暖。

当年你说,其实时光光顾过我们,感谢老天,曾都让我们痛过;而我要说,感谢时光,让我们相遇,让我在最落魄的时候遇见你,从此便有了属于自己的那一曲高山流水。

人的一生都会有一个对的人,不迟不早,在某个路口相遇;人的一生都会有一件错的事,不早不迟,在某个地点发生。若对的人相遇了错的事,又该怎么琉璃、该怎么故事、该怎么完美。

人啊,到底都是些怎样的人!

得不到的永远在骚动,被偏爱的有恃无恐,你是我知己,如今却也走了,我真那么差劲,所有人都要离我而去,也许,不再。离别后,新叶黄,卷珠帘,望影归,我视你为良人,子期亦有归期,我不懂如何去爱,我只是喜欢你,可以不惜一切,其实,还在。

可是良人,我们终究是要散了,且散的如此迫切,让我很多话都没来得及说,也散得让我不知所措。你说过知己难逢几人,应不问过客,不负归人;你说过会陪我同安到永远,要天上人间,沧海桑田。可为何最后,思卿天涯不见,风雨阑珊,素榻把酒,涕逸杯满愁。

若非子期走了,伯牙不会绝望到断琴绝弦,若非良人散了,若风亦不会绝望到罢笔黜墨。未待来生,佳期良人终散尽,此生无缘,只愿、唯愿、愿卿、莫将此恨长歌百年。

所有的思念,所谓的流年,在承诺之前,在爱恨之间,如何书写圆满,红线成圈?那么,请容许我最后一次这样想念,那个站在沧海之外、天涯彼岸的你,或许,此去经年,你我终将行踪不明,终身不遇。

也许你会觉得这些话语太矫情太煽风点火,也许你会觉得我太幼稚太可笑,也许你会觉得这些话语多么禁不起世事的风尘,但我还是诚恳地请你相信,我写下它们时,有最认真的表情。

它们是雕刻在我胸前的刀口,一滴一滴放尽心脏的血夜,但我还是带着它们向着昏暗的天涯走去。

它们是相忘于江湖、却怀念到哭泣一样的这世间最最长情的缅怀。

收藏
关闭菜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