叶落无声 萧萧重情

你曾说,友谊不变,今生惦念。

我说,惜缘,是我所能做的唯一。

——题记

不曾想,人海茫茫,竟能结识你,结识如此真诚的你。

我们多愁善感,同爱诗词歌赋,我们初遇文网,相逢于这座文字堆砌的家中。

今生相守,前世未完待续的缘。尘世的缘,机缘巧合。一通电话,一声关切的问候,原本疏陌的你我,已不再是你我,时间推移、缘分升级,时下,我已习惯了喊我们怎样,家人怎样!

我所知的网络,是一个虚拟无边的交流平台,但这都始于未见你之前。那年那天,恋上文字,突兀的情感倾心于文,投放网络,当得到回应,收到诸多文友的用心点评时,我知,今生注定会与你们相识。至此,我感谢文字,感谢网络这个无边辽阔的交流平台。我深信,这世间不只有旁观冷漠,关爱真情同在。

我们像脚下忙碌穿梭的蝼蚁,终日奔波。我们不是官二代,也不是高富帅,但我相信,我们比他们更为真诚。这也正是茫茫人海我们能巧遇相知的原因。我们懂得真善美,假丑恶,我们不盲目跟风,不随波逐流。

我们四散天涯,我们不分你我,亲似一家。我们虽不曾相见,无从知晓彼此的容貌。但我们喜欢且能读懂彼此的文字,所以,即使素未谋面,却依然相知,总是习惯于幻想,幻想有那么一天,我们能相遇相聚,即便只是谈谈心,唠唠家常,那也无妨。憧憬未知,期待相聚。我知,这仅是一个心愿,一个很难达成的心愿,毕竟,天各一方,各有各的家庭,各有各的琐碎家务,诸多牵绊难见,最多的唯有念。

铺一张素纸,研几许浓磨,笔墨生香,书写柔肠。为你寄去未贴邮票的信,那枚邮票,早已贴至心间。送去几缕清风,吹开罗帏,却不惊扰你的梦。一帘幽梦,梦中,或许我们能得以相见!

一直很喜欢你那句‘你知我懂’,仅仅四字却囊括了世间所有情谊。谁人所言的心照不宣,岂不正就是如此。

手机内装满了歌,你所说的河图的歌,那些百听不厌的婉约风格。从‘风起天阑’听到‘为龙’,再听到‘阳关调’,不遗一首的全部听完。典雅的曲,唯美的词,不予言语,静耳聆听,我们不遗余力的追求,那所谓的完美风格。以此,来诠释心中共同的爱。

听歌听曲调,我们习惯且喜欢听那份触动心灵的感动。当然,这所谓的感动不拘泥于形式,不管是悲伤或是欢喜,它都只是一种形式、一种感受!

看着尘世渐行渐远,直至淡漠疏远的友人,我承认,那一刻我领悟到些东西,一些极为重要的东西。离散的,有时不是讨厌,而是没了共同语言。

经由变迁之后的沉淀,我愈发珍惜身边的友人,不为别的,只为那份坚守,对友谊不变的信念。

霞姐总说,我们是懂事,让人心疼的孩子,其实我想说,她也是如此,如此的让人心疼。只是,我们不能再称她为孩子,因为她比我们大,我们只能尊称她为姐姐,我们亲密无间的好姐姐。

情谊真,文海深,想必很多朋友都有想过为过生日的文友写点东西,其实不管写与不写,只要心在、情意在,一声问候,一句祝福,就足矣。关系好时,留个电话,闲暇之时彼此可以寒暄几句,不要怕被打扰,能打扰到你的,是那些最想关心你的人。

叶落无声,萧萧重情。感恩文字,惜缘相知。萧萧姐,祝福你,祝福如我般多愁善感的好姐姐!你资料中的生日填写为阴历,但很多友友不知,就提前送去了祝福,但不管祝福是早或是晚,想必你都是最开心的。有人惦记,有人牵挂,总是幸福的,这是你曾说的,我都记得!

相遇是缘,缘分书写独白,你我上演不期而遇。转角处、马路边,遇见你们,最终成为我们!

ぷ鰙塵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