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婚之夜 哀羞美妻

婚礼是一个女人最重要的时刻,也是一个女人最美丽的时刻,更是一个女人最幸福的时刻,然而我与丈夫的婚礼却给我留下了更加特别的回忆。

老公是搞足球运动的,身体非常好,却不胜酒力,婚礼还没结束就被人灌倒了。还好几个伴郎也就是老公的队友自告奋勇帮我把喝成死猪一般的老公抬回了婚房。

一进门老公就仰面朝天的躺倒在了铺满花瓣的婚床上,我给大家到了点水,说道:“今天谢谢大家了,都忙前忙后的,家里也没准备啥吃的,改天我俩再摆一桌好好感谢大家!今天就赶紧回去休息吧!”“嫂子,你这话就说的不对了,咱哥六个都是大哥最好的兄弟,大哥新婚之夜兄弟们要闹洞房的规矩咱还是知道的。不闹不吉利啊!”说话的是陈老三,和在场的其他五个人一样即是老公的队友又是老公的结拜兄弟。结拜时老公排了老大,剩下的人也就依次排了下去。平时这弟兄几个也都互相按排次称呼。

杨老六也在旁边瞎起哄:“三哥说的有道理,洞房不闹,香火不旺!”其他人也跟着你一句我一句的起哄了起来。

“可这死鬼都喝成这样了,怎幺闹啊?”我指着床上的老公说道。

“想闹,怎幺样都能闹!”齐老五突然掏出一根胡萝卜,竖在老公裆部,一脸坏笑的喊道“请嫂子就位”其他人立马一阵起哄。我看这架势今天这洞房是不闹不行了,也只得妥协:“行吧,今天嫂子就陪大家热闹热闹!”于是我在一片起哄声中跪在了床边,扶助了老公裆部那根胡萝卜。这一跪下去我立马后悔万分,此刻我正穿一件大红色真丝修身无袖短旗袍,旗袍下摆本来就短,还有不低的侧开叉。跪在床上后,裹着肉色半透明丝袜的屁股与大腿便显露大半。旗袍勾勒出我玲珑有致的身段,丝袜衬托出我柔美的肌肤,再加上脚上那双大红色的高跟鞋,平时端庄大方的我此刻正释放出勾人魂魄的性感。

气氛立即变得诡异了起来,大家都不再起哄,整个房间都安静了下来,只能听见几声粗重的呼吸声。

我顿时两颊发烫,满脸通红,忍着羞臊将胡萝卜含在嘴里意思了一下就吐了出来,抬起头一脸哀羞的小声问道:“可以了把?”然而大家都像是着了魔,个个都痴痴的看着我,还好陈老三先反应了过来,喊道:“这可不行,嫂子也太应付差事了!这样吧,我定个规矩,吸、吮、舔、吐这四个动作各来10个好不好!”其他人也回过神来,大声起哄着喊好。

本就喝了酒的我此刻害臊的都有些意识不清起来,大脑里一片空白,顺从的又将胡萝卜竖在老公的裆部含进了嘴里。

陈老三指挥了起来:“舔、舔、吸、吮、吐、吸、吮、吐、舔、再舔……”我已经臊的恨不得有个地缝能钻下去,于是将眼睛闭了起来。没想到这眼睛一闭更是百媚丛生,房间里立刻没有了声音。大家专心致志的盯着这颗胡萝卜从我涂着大红色口红的双唇中吸进吐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