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是这里吧?”两位年轻人走到了一栋破旧的公寓楼下。

他们叫王强和李宏,是两位刚刚毕业的大学生。他们两个都是在市中心的金融公司上班的实习生,实习生工资很低,负担不起昂贵的房租。于是乎李宏和王强两个人合算了下打算一起合租分摊房租。

通过网上招租,两个人找到了在太阳路的一所公寓,三室一厅带厨房一个月只需要800元,两人均摊一

下一人一月只要400元,这对王强和李宏来说简直是天上掉馅饼!而且这边离公司也不远,两人没多想就租下了这边。

“天哪好旧啊,果然一分钱一分货啊!”王强嘟囔道。

确实,这间公寓坐落在旧城区,光光看外面就迎面而来一股破旧的气息。发黑的墙体,长满绿绿黑黑青苔的水槽,脱漆生锈的铁门……

“pong~~~嘎嘎嘎~~~”破铁门随着李宏的推动发出刺耳的声音。

李宏和王强拖着行李走进了公寓。楼道就如同外表一样破旧,而且明明是白天,里面却阴暗的不行,只有楼梯间的小窗口向内射出微微的光亮。

二人到了2楼,这是房东居住的地方。二楼的装修比较好点,墙壁也有粉刷好,厕所里面的热水器灯呀都是比较新款的,楼道虽然一样是水泥地,不过却是比一楼要干净不少。

“笃~笃~笃~”李宏敲了敲二楼的房间门。

没反应。

“笃~笃~笃~”

“笃~笃~笃~”

李宏连续敲了好几次门都屋内都没任何反应。

“靠,你直接开门不就好了!”王强有点不耐烦了,丢下手上的大包小包,直接伸手去开门。门是锁着的,王强再去开了下对面房间的门也是锁着的。

“干你姥姥的,昨天才和房东说清楚的,他妈现在人不在,我们怎么进去啊?什么鬼啊!”王强骂道。说完王强打通了房东的电话。

“喂,张姐啊,你怎么不在家啊?我们到了,没钥匙进门……”虽然刚刚还在骂骂咧咧的,但是接通电话后,王强的态度确是相当的好。

“啊,是小王小李吗?不好意思啊,我刚刚朋友有事找我去一趟了。钥匙在二楼的墙上的铁盒子里面,上面有写编号,还要防盗门的钥匙也要记得拿一下……”

通话结束后,二人看向墙上果然是有一个有点生锈的小铁盒,打开后里面挂着好多的钥匙,边上还用粉笔歪歪扭扭的写着编号。王强拿走了他们租住的402号房间的钥匙,不过王强盯着看了半天没找到防盗门的钥匙。

李雷凑上来看了看说道:“老王,你看那边!”李雷指着一把边上没有写编号的钥匙。

“应该是吧。”王强说道。确实是有一把没有编号的钥匙,王强取下了它,拿起地上的行李往楼上走去。

“老王,你不觉得很奇怪吗?”

“什么?”

“正常防盗门不都是应该设置在一楼往上的楼梯吗?这个公寓的防盗门安装在通向三楼的楼梯很奇怪啊?”

“李仔,你管那么多干嘛?这世上奇葩的人奇葩的事情多的去了。”

王强对此毫不在意。李宏也没多说什么。

走了没多久,李宏又注意到几件事情:

和一楼二楼不同,防盗门进去后的地方覆盖着一层厚厚的灰尘,非常的均匀的覆盖了楼道里的一切,说明这边很久都没有人来过了。

而且两层楼之间的楼梯的那个小窗口都用报纸封的严严实实的,所以这个房子才这么不透光,白天就像晚上一样。

到了四楼,打开402房间的门,里面和楼道一样,黑黑的一片,墙上的窗户只有边缘处透进淡淡的亮光。李宏摸到了一个门边的开关打开了电灯,灯泡倒是没啥问题,开灯后光亮瞬间充斥着整个屋子。

房间窗户和楼梯的窗户一样厚厚的糊了几层报纸上去。屋子里也是积着一层厚厚的灰尘,家具除了都是老式的之外都没大问题。两人准备先做下卫生再把自己的东西放进去。

这栋公寓为什么要完全封住不让光亮照进来?正当李宏对此感到十分疑惑之时,一件更奇怪更可怕的事情发生了。

关闭菜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