楔子

她走上顶楼,站在栏杆外向下眺望。城市灯火阑珊,辉煌无比,下面的建筑显得渺小而模糊。

女人闭了闭眼,一脸绝望。

尔后,她睁开眼,仰起头最后一次打量这个世界。不带任何表情,决绝地跳了下去。

落地,砰的一声响,她成了烂肉。

林夏结婚已经七年了,不知何时开始,她与丈夫沈北的婚姻渐渐退却了激情,显得平淡,像一杯温在火炉上的温水,品不出一点味道。

尤其就近,沈北更显忙碌,时而加班。实际上,林夏心里很清楚,男人忙,多半是出轨,另一半则是不愿回家。

他或许两者兼备。

历经七年的洗练,女人最美好的年华已经褪色了,她的脸,长出了细碎的皱纹,虽不大清楚,但仔细看,仍可看到。

所以沈北不爱回家。

这天如往常一般,林夏独自躺在床上抽烟,这是她的习惯,很多年了,中间因为爱情的滋润略微有些许改善,但自沈北晚归后,她烟瘾便更重了。

抽完一支烟,望了望时钟,指向十二点。林夏自床铺下来,趿着拖鞋走向厕所,打算洗个澡,放松一下,好睡个安稳觉。

今晚或许不用吃佐匹克隆。林夏想。

到了厕所,把全身衣服都脱掉,拧开水龙头正欲享受。忽而,林夏瞥见自己的背部多了一块蝴蝶状的疤!

是什么时候有的?林夏蹙眉,衣服应该不会褪色,且上面并未有蝴蝶图案。林华拿过肥皂,用力擦洗——洗不掉。

像长在皮肤上,洁白光滑的背部多出的莫名纹身,擦得红了,都无用功。

林夏觉得心烦,亦有几分恐惧。一张好好的皮,忽的多出一些,任谁都害怕,何况……她想到了五年前。

八年前,曾经有过一个女人,十分喜爱蝴蝶,说若是死去,愿灵魂化作蝴蝶,于花丛中翩翩。

她真的死了,但林夏不是花丛。

林夏决定明日去医院看看。

匆匆擦了身上的泡沫,她自厕所出来,穿着浴袍,水没有擦干净,黏腻腻的,很不舒服。灯也来不及关,忽而,林夏望见,厕所的毛巾里有什么东西在涌动,是什么,老鼠,亦或者蟑螂?

猛然,那玩意飞了出来,是一种全身漆黑的蝴蝶!

林夏被吓到,倒退几步,险些跌倒。

蝴蝶飞了出来,在林夏面前萦绕。赫然,林夏反应过来,拿起拖鞋拍过去。命中目标,蝴蝶被拍扁,成了烂肉,还有黄色、绿色的汁液,好不恶心。

林夏忍住欲要呕吐的不适,拿纸巾抱住尸体,丢入马桶冲了下去。

随后,她上床左右不能睡,吃几片佐匹克隆都不顶用。终于熬到了第二天。

次日,沈北依旧没有回来,六点一过林夏便从床上起来。因了昨晚的失眠,她状态很不好,无神,惨淡,头昏脑涨,走路亦摇摇摆摆,似扯线木偶。

她没有开车,选择了打刚刚开工的的士,报了地名前往医院。

医院还没开门,医生仍在睡。林夏坐在椅子上,等了许久,医生于上班时间来了。

因是第一个病患,所谓的时间并不算多。她看的是皮肤科,医生年纪略大,四十来岁,有点发胖,头发也掉了一圈,带一副金丝眼镜。

见到林夏,略略有些惊诧,大抵是和他想象中不同,这个女人的皮肤看上去很正常,亦光滑,不似寻常病人,不是湿疹,便是癣。

“请问,你是哪里不舒服?”他镇定了一下思绪。

林夏有点为难,瘢痕是在背部,要脱掉上衣。她犹豫了一下,逐而不情愿地转身,脱掉了上衣,露出了背部。

医生表情震惊,他看见林夏的背部很正常,比露在外面的皮肤都要好。

“请问……”医生旋即回复,一脸镇定:“你给我看你的背是什么意思?我并没有看到什么不适的症状!”

林夏悍然,医生拿起一面小镜子,借用对面那架巨大的落地镜折射了林夏的背部。林夏望见光滑洁白的脊背上,一片平坦,毫无异常。

怎回事?她痴痴然地想不明白。

尔后,抽了血化验,一切都正常,并未有什么异样。医生建议她去看神经内科,甚至林夏自己亦觉得,可能是幻觉。

回到家,她补了个觉,到下午五点才醒来。

睁开眼便发现,沈北回来了。

他难得这么早回来,林夏惊喜万分。

“你回来了?”

沈北点点头:“今天是你的生日,所以我一结束工作就回来了。”

两人仿佛回到了过去,吃了自己做的烛光晚餐,还在家中看了一处爱情电影,如热恋般,有一种罗曼蒂克的唯美。

夜晚,两人躺在了床上,重温了当年。但,当沈北褪下林夏上衣后,赫然一惊:“你怎么跑去纹了个蝴蝶纹身,我记得你并不喜欢蝴蝶的。”

林夏更惊,明明已经不见的。

她即刻跑去厕所,从镜子里窥视。她发现,那蝴蝶变得更大了。

因了背部异样,当晚的气氛被破坏,两人都略微失望地躺在床上。沈北什么都没说,却从林夏的动作,表情读出了古怪。

一晚过去了,一句话都没有。

再醒来,沈北已经去上班,林夏躺在家中欲要再睡,却久久不得入眠。她发现了一个规律,蝴蝶斑夜晚出现,白日消失。

是暗预么?那女人是夜间自杀的——

林夏记得很清楚,女人的尸体是在第二天被人发现的。她沉尸大街,系跳楼。从二十楼而下,轰烈而凄惨的死法,找到时,身体已经支离破碎,眼珠掉落,脑浆流淌,嘴巴微张,舌头吐出,肠胃蜿蜒——

她手里还握着一只蝴蝶发夹。

蝴蝶——一种凄美的动物,相传梁祝死后化蝶。但,蝶本是丑陋而带刺动物的完全体,生命短暂,产了卵便会死——

寓意着,美好的东西往往容易夭折。

且蝴蝶未必忠贞,是所有动物的天性,交配时才出双入对,平日形单影只。

但,那只蝶回来了,时隔七年。

系复仇而来!

林夏永远记得,那女人是怎么死的,她并非单纯的自杀,而是死于绝望!她生前患了艾滋!

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