半罐猪油

闷热的傍晚,我独自坐在后院的一棵葡萄树下面,手里无意识地摇着一把破旧的蒲扇。远处的天空中,晚霞泼墨画般印在天际,残阳似血,但是此刻的我没有心情去欣赏这些,只是用 […]

保姆女友

秦暮暮终于追上了大学时的男神,这让邱雁这群大龄剩女十分羡慕,个个要求近距离和男神说话。 假期时,邱雁等人终于如愿,近距离见到了男神吕蒙,但她们发现,事情并非想象 […]

血痣

Part1祛痣专家 夜已深,街上早已空无一人,只是偶尔会有一两辆夜车呼啸着疾驰而过。 因为白天很多事情没处理完,所以现在赵强才从公司出来,走在黑漆漆的街上,心里 […]

无法逃避

其实那晚十二点钟之前我是完全可以回去的。那天晚上我和白静完事之后还不到十一点。当欲望的洪流退去,那一刻我心里就特别的空,空得就像一片茂密的森林突然之间就被砍了个 […]

那些年的情敌

我至今还记得我第一次和友琳搭讪时的情景。那是在上世纪80年代的大学同乡会上,这个笑容利落,有点小布尔乔亚的女孩,和我同学院,不同专业,当时她招惹了许多人的视线。 […]

干掉初恋

从门诊大楼一楼卫生间里出来,艾如山备感轻松。见阳光正好,便小心地穿过院子里熙攘走动的人群,来到医院大门外的人行道上,边晒太阳边抽起烟来。 清明节刚过,春寒未尽。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