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骨鸡

我家楼下有家卖熟食的店,店主是个四十多的中年人。 他家的熟食味道其实一般,只有一种无骨鸡卖得特别好,一整只鸡的骨架子和内脏被去掉,鸡却只有肚子那里被切开了一条缝 […]

火葬诡事

一、祸事 古人讲究入土为安,所以一直以来,民间最流行的葬礼就是土葬。后来国家政策改革,土葬才逐渐改为了火葬。 我们见到事主的时候,这个五十多岁的汉子正在那愁眉苦 […]

鬼城咒怨

1.会说话的骷髅头 地处潘帕斯草原内陆的小镇埃佩昆,曾被誉为阿根廷的亚特兰蒂斯——南面是碧波荡漾的埃佩昆湖,北侧是绵延的绿色牧场,头顶蓝天白云,脚下绿草如织,如 […]

命犯逃花

一女将 李征又一次梦见了那个女子。 神思混沌,是身处荒无人烟的沙漠中还是伏尸千里的战场上呢?那个看不清容貌的女子在遍野的鬼火中走来,身材娇小,几近半裸,肌肤在灯 […]

玉镯惊魂

故事发生在20世纪三十年代,地点在中原地区的一个叫成庄的乡村。 一个秋日的清晨,一个年轻的村民像往常一样,早晨起来第一件事,就是在一根扁担两端的钩钩上挂上了水桶 […]

快递亡魂

巴纳德挂掉电话,感觉胸中有一团愤怒的火焰在熊熊燃烧着。自从父亲迎娶了比自己还小好几岁的芬妮丝以后,就再也不把他这个独生儿子放在心上了。巴纳德不过是想换辆新跑车, […]

午夜末班地铁

一、地铁惨案 最近,我换了一份新工作,下班回家需要搭乘四号线的最后一班地铁。 午夜末班车这条线路是最近新开通的,历时五年才建成,据说本来两年前就接近完工了,但施 […]

太子妃升职记

第1章 这悲催的人生!(1) 殿内燃着安眠香,我躺在床上,默默看着那描龙绣凤的帐子顶,表情很淡定,内心很蛋疼…… 曾经有人问过我这样一个问题。 他问:老婆和情人 […]

恐怖的粉丝团

高敏大学毕业已有半年,却一直没有找到称心如意的工作。她和男友徐明租住在江城。徐明是水果电视台的记者。 “想想办法找找领导,让我也进你们电视台吧。”高敏又一次求职 […]

我能看见鬼

我能看见鬼,这是千真万确的事。 我第一次看到鬼时,还只有两岁,不会说话,是在家公的葬礼上。我看到一些穿着稀奇古怪服装的人像影子一样在空中飘来飘去。我觉得很好玩儿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