太子妃升职记

第1章 这悲催的人生!(1) 殿内燃着安眠香,我躺在床上,默默看着那描龙绣凤的帐子顶,表情很淡定,内心很蛋疼…… 曾经有人问过我这样一个问题。 他问:老婆和情人 […]

天界第一丑

一、丑八怪 我是一只被丢弃在西湖边的木桶,刚刚,突然来了三名天兵天将,他们说我已经成仙了,说完便扛起还不会幻化人形的我到了天庭的仙界登记处。 从司命星君的仙家登 […]

小心妹夫

第一章 “他在这里?”白馨语漠然地看了看前面的娱乐中心,冷声问着身旁的秘书,蹙起的秀眉正显示着她不佳的心情。 一旁的秘书擦了擦冷汗,对她道:“白总裁,叶先生就在 […]

江山为嫁

十六岁之前,我觉得,天大地大,老子最大;爹亲娘亲,不如慕容棣亲。 我第一次见到他是在许归山,那时沧海老人广收天下学子,我爹带我上山报名。我闲得无聊,偷偷溜出来, […]

臣妾认栽了

雷电交加夜,逃之夭夭时。 宛青青一身夜行衣在皇宫内苑的屋脊上迈着碎步,正走得好好的,谁承想被一道闪电暴露行踪,然后她就被值夜的大内高手直接踹下了屋脊。 被踹到三 […]

匪我不言

宁惜生病的消息起初只是传到陈氏那里的。陆彦的正妻陈氏是个厉害的主儿,陆彦风流浪荡之名远近皆知,莺莺燕燕收了一府,后来全被陈氏收拾得服服帖帖。 陈氏遣了大夫去,宁 […]

绣春之仞

虞南湖沿岸处处烟柳,入了夜,残月斜映,清风喃语林叶飒飒,一派好景致。 原本京城中这般的秀丽宝地,该是游人络绎不绝才对,近几日却丝毫不见闲人之影,倒是成队的锦衣卫 […]

恋你如晚晨

花美美这个人不太美——起码,唐晚晨是这样认为的。 彼时,酒店花园里觥筹交错,身边的人都在推杯换盏,唐晚晨喝了几口酒,看着泳池边的花美美,惋惜地摇了摇头:礼服穿起 […]

倾世不敢念

“我给你讲个故事吧。”安宜想他大概是活不了了,只能紧紧握着他的双手,给他最后的慰藉,“十九,这个故事,是我乃至整个安国最大的秘密。而这个秘密,只能说给亡魂听。”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