前夫的诱惑

江小姜从民政局走出来的时候,外面正在下雨。 淅淅沥沥的雨下得没完没了,打得路旁的梧桐树都蔫头耷脑。江小姜刚要去拿放在门口便民箱里的最后一把伞,不想被斜刺里伸出的 […]

超模攻心计

周聿初见荆灵时,荆灵才二十出头,正是纯良又活泼的年纪。 那时她姐姐荆芥已成为铂西公司的首席模特,荆灵趁着姐姐在拍摄定妆照的空当,在现场的玫瑰园内采摘玫瑰。 红玫 […]

贴身女保镖

一、一个不错的理由 殊晚目前的工作是给大明星当助理,不过大明星出国度假去了,殊晚闲了下来。这日,慕皓天找到她:“听说你最近一周不上班,想赚点外快吗?” 殊晚问: […]

吃心一片

梁心虽然跟网红直播平台签约了当主播,但她的直播收益一直在各路主播中垫底。公司规定,试用期两个月内观看人数不能破万的,就要被裁员。 在这两个月中,梁心使出了浑身解 […]

命犯逃花

一女将 李征又一次梦见了那个女子。 神思混沌,是身处荒无人烟的沙漠中还是伏尸千里的战场上呢?那个看不清容貌的女子在遍野的鬼火中走来,身材娇小,几近半裸,肌肤在灯 […]

亡妻归来

楔子 为什么我一睁开眼睛,你竟像老了二十岁一样? 这是龙茵茵醒来看到陆南后的第一个念头——陆南坐在床尾方向的沙发上,两鬓斑白,鼻梁上架着一副眼镜,静静地对着某个 […]

浮灯锁相思

楔子 金绫在成亲当晚被司徒华用毒酒害死的消息传出后,我无奈地化作一缕白烟偷偷地溜进宫里打探司徒华的现状。入夜的寒风穿过大敞的殿门吹在司徒华俊逸而又憔悴的脸庞上,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