陪读琐记

看到这个题目,你既不要以为我是远赴重洋到国外陪孩子学习,也不是哪位女士到国内的哪个美丽城市照顾孩子生活,去赶现在陪读的时髦热潮,我只是在家里辅导儿子的作业,陪他 […]

狗说

自古以来,狗有狗的路,人有人道,但因狗路宽阔平坦,有些人走着走着也就走到了狗的路上。结果,前面是狗,身后是狗,就连自己也不得不狂吠上两声。到最后,连自己也觉得自 […]

蒙山游记

阳春三月,春色正好。湖畔嫩柳舒展着身骨,柔枝含烟,田间地头的桃花、杏花也已轻绽枝头,笑看人间,远远望去,树间薄雾萦绕,花簇若绯云织霞,美不胜收。群山返青,从苍茫 […]

故乡的杨梅

记得小时候吃杨梅可不容易。农历六月二十四前后,是野杨梅成熟的季节,我和小伙伴常到山中采摘,来回二三十里,山高路陡。要是遇到下雨,更是苦不堪言。那时候书包轻、作业 […]

无锡一家人

夏季多雨,天色异常,早上起来就闷热难耐,雨水在空中酝酿完毕,地下就暴雨倾盆,哗啦啦的雨水汇成小溪在门外奔流。约一刻钟左右,雨停了,天晴了,随即艳阳高照。就像是造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