心中有鬼

窗明几净的接诊室里,一位头发斑驳的老医生正戴着厚厚的老花镜仔细地看着手中那几张薄薄的化验单。 晚清隔着桌子坐在老医生的对面望着他,目光中流露出一丝焦虑。 半晌后 […]

黑色的棺材

深夜,我独自在实验室里忙碌着,对于大脑的研究,我总是那么的痴迷,甚至忘掉了时间,忘掉了家人,它就像毒品一样的让我无法自拔。 有人说,光是在那堆满着各种人脑和动物 […]

无骨鸡

我家楼下有家卖熟食的店,店主是个四十多的中年人。 他家的熟食味道其实一般,只有一种无骨鸡卖得特别好,一整只鸡的骨架子和内脏被去掉,鸡却只有肚子那里被切开了一条缝 […]

火葬诡事

一、祸事 古人讲究入土为安,所以一直以来,民间最流行的葬礼就是土葬。后来国家政策改革,土葬才逐渐改为了火葬。 我们见到事主的时候,这个五十多岁的汉子正在那愁眉苦 […]

鬼城咒怨

1.会说话的骷髅头 地处潘帕斯草原内陆的小镇埃佩昆,曾被誉为阿根廷的亚特兰蒂斯——南面是碧波荡漾的埃佩昆湖,北侧是绵延的绿色牧场,头顶蓝天白云,脚下绿草如织,如 […]

玉镯惊魂

故事发生在20世纪三十年代,地点在中原地区的一个叫成庄的乡村。 一个秋日的清晨,一个年轻的村民像往常一样,早晨起来第一件事,就是在一根扁担两端的钩钩上挂上了水桶 […]

快递亡魂

巴纳德挂掉电话,感觉胸中有一团愤怒的火焰在熊熊燃烧着。自从父亲迎娶了比自己还小好几岁的芬妮丝以后,就再也不把他这个独生儿子放在心上了。巴纳德不过是想换辆新跑车, […]

午夜末班地铁

一、地铁惨案 最近,我换了一份新工作,下班回家需要搭乘四号线的最后一班地铁。 午夜末班车这条线路是最近新开通的,历时五年才建成,据说本来两年前就接近完工了,但施 […]

恐怖的粉丝团

高敏大学毕业已有半年,却一直没有找到称心如意的工作。她和男友徐明租住在江城。徐明是水果电视台的记者。 “想想办法找找领导,让我也进你们电视台吧。”高敏又一次求职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