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奇店铺

A A A

“这位小姐,你的灵魂我们收下了,请问你想要换什么?”我看了那笑容伪善的前台接待一眼,缓缓启唇。“我?我想要十条命,和杀人魔谈一场恋爱。”是的,用十条命,来赌一个嗜血的杀人魔能否爱上我。

第一次见到他时,是在一个黑漆漆的小巷子里。当时在他的旁边是一具刚被杀掉的尸体,而他手上的刀还在滴着血。

他回头看着我,缓缓向我走过来。我的双腿无法动弹,站在原地浑身颤抖,我也无法移开自己的眼睛。

“世界上真的有这么好看的人啊!”我在心里赞叹着。没错,我并不是因为害怕而发抖,而是这一幕,真的太好看了,我的身体因兴奋而抖动着,我舍不得离开,也舍不得将目光从他脸上移开。

我望着他漂亮而深邃的瞳孔,他一步一步地走进我,右手轻轻抚在我的头上,左手慢慢地把刀贴近我的脖子。

然后,他割下了我的一缕头发,便转身离开了。

——第二天——

昨晚的杀人事件已经惊动了警察,但我却没有兴趣以目击者的身份去回应他们。我还在后悔,昨晚自己怎么没有抓住机会,不知还能不能再见到他。

突如其来的敲门声打断了我的思考,门外是一个小男孩,他将一个盒子高高的举起:“给你。”

我接过盒子,里面是一个制作精美的发夹,我正想询问些什么,抬头发现小男孩已经在我打开盒子时就离开了。

我突然反应过来,冲到窗户边向下望,果然看到一个熟悉的背影,和昨晚一样的背影。

我什么也顾不上了,连门都没有锁就冲下楼,追逐着那个我想念了一整晚的背影。

“等一下!”话音未落,我的手已经抓住了他的外套,他并没有回头。

“那个……谢谢你的发夹!”我当即用双手梳理着自己乌黑浓密的长发,用发夹将头发半扎起来。

他终于是忍不住回头看了看我,用手轻抚着我的头发:“很适合你。”说罢又转身要走。

“我们!还能再见面吗!”我不甘心就这样放他走。

“还是不要了吧。”他凑近我的耳畔,惹得我身体一阵颤栗,“万一,我什么时候杀了你,也不一定呢。”

他犹如一阵风一般离开了,只给我留下了一个暧昧不明的笑容。

不行!不能就这样结束!我心里终究是不甘心,而脚步早已跟了上去。

——晚上——

我望着窗外的车水马龙,回想着今天我偷偷地跟着他,到了他的住所,然而我并没有进去。因为我能感觉到,他说的杀了我,并不是在开玩笑。所以在我行动之前,我要做好万全的准备。

就在我离开他的住所之后,我又去了一个地方。我用自己的灵魂,交换了十次生命。

——几天后——

这几天来,我都呆在他家附近观察,我已经知道他每天出门和回家的时间,在他今天照例出门之后,我拿出之前用橡皮泥做模具配好的钥匙悄然潜入他的房间,进入之后,我立刻在他家里各个不显眼的地方装着窃听器。

事情比我预想的要顺利得多,按照往常,他还要有一段时间,我打算在他家多观察观察。从日常用具来看,他应该是一个人住的,我在他的家里环视着,突然看到一个房间门,处处透着诡异。

其实房门与其他房门并无差别,但我就像是着了魔,不受控制的进去了,里面只有一个巨大的冰柜,直觉告诉我,“不要打开!快走!”

然而都到了这个地步,我又怎么胜得过自己的好奇心呢。冰柜里是一具女人的尸体,皮肤已经因为死去太久了,什么都看不出来,但她的头发还保持完好,而她的头发上,戴着和我头上一模一样的发夹。

我怔怔地站着,那女人耳侧的发夹发着光,诡异却动人。

我缓缓伸手,触碰到一缕漆黑柔亮的发丝,就在那一瞬间,有什么在脑海中回闪着。

“我?我想换十条命,和杀人魔谈一场恋爱。”

“对不起,小姐。您有一场交易正在进行,您的半条灵魂已经在此抵押。”

“我想换十条命。”

“好的,小姐。请用您的半条灵魂作为抵押。交易成功后,由于灵魂残缺,会产生波动和相关‘后遗症’您需自行承担风险。”

“什么风险?”

“本店无法预测。”

“交易成功。”

“你爱我吗?”“不爱。”

疼,痛苦,挣扎,血,灵魂,发夹,啪。

这些片段在我脑海中闪现,盘旋,却不完整,不详尽,不全面,不真切。

我痛苦的双手抱头,扭动着身体,希望把这些不相干的东西甩出我的头脑。

直到我的视线再一次与那腐烂不堪的女人对焦。她溃烂的皮肤渐渐完整,僵硬的身体不再扭曲,她复原着,抬头。我看清了她的脸。我的瞳孔收缩,放大,再收缩,再放大,仅存的灵魂在躯体里剧烈抖动。

那女人,是我。

不,她不是。这不是我的脸孔。

我无助地瘫软在地上,灵魂在身体里横冲直撞。

紧接着又一个片段的闪现,比之前更清晰,是那个女人。

“本店无法预测。”

“商老板。”那伪善的店员毕恭毕敬地向迎面走来的男人行了个作揖礼。

“用魂换命?”那男人微点头,眼睛瞟向我。

“嗯。”画面中那女人顺势看向他。那男人生得一双上挑眉,眼睛……算不上深邃,但却好像同时装着黎明和永夜。

“有趣,我们第一次做这种生意。”他嘴角弯着一抹神秘笑意,“灵魂,是用来储存记忆,思想和感受的。你现在的抵押,会对以后的生活造成不可弥补的影响。”

“我不在乎。”那女人挑眼看向他。

“肉体死后,灵魂需要寻找新的宿主。”那男人的声音毫无波澜。“你,有9次机会。”

“我叫商晚秋。我们会再见的。”说完那男人扬长而去。

画面中那女人和我的眼神再次交汇。

戛然而止。

新的宿主……果然,是我吗?

此刻一切一切的不可思议全部消失殆尽。刚刚复原的女人仍然腐朽地躺在冰柜里。我伸手触碰她的脸,滑落一道泪痕。

嘭!

门应声而开,我对上了一双猩红的眼睛。

思绪戛然而止,片刻惊慌和凌乱。

我开始质疑自己的选择。

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