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魇魔

木乡乡

A A A

25号周日,周顺吃过晚饭在公园里散着步,走着走着就感觉到后面好像有人跟着自己正准备回头看看是谁后面那人的手就已经打在他肩膀上了,周顺回头看清来人是一个瘦高身材看起来三十五六岁的中年男子。

“你有什么事吗?”周顺并不认识眼前的这位男子。

“朋友,看你面有异象好似被邪魅之物缠上了”陌生男人盯着周顺说道。

周顺眉头顿时就皱了起来,他是个从来不信鬼神之说的人,平常也很反感谈论此类事情的人,今天突然来这么一位上来没头没脑的说了这么一番话,搞得他还不错的心情直接有晴转阴。

“哼”周顺冷笑了一声,“姑且先问一下你是干什么的。”

“我?实话跟你讲我是个阴阳先生,算卦相面躲灾避祸除邪治妖就是我的工作。”陌生男人一本正经地说。

“也就是说是传说中的江湖骗子喽。”周顺冷脸说道。

“朋友,我想你误会了我可不是你口说的江湖骗子,我真的是正经的阴阳师。”陌生男人辩解道。

“打住,我不管你是江湖骗子还是正经的江湖骗子,反正我是不信这类事情,想忽悠人还是找别人吧。”说罢周顺转身就走。

“喂!朋友,我是从来不会说谎的你要相信我。”陌生男人看着周顺离去的背影脸上浮现了一抹神秘的微笑。

午夜“啊——”周顺突然从梦中惊醒!

“怎么回事,好难受。”周顺用手扶着头坐在床上,想着刚刚的梦感觉很是模糊,梦的内容不记得了只感觉到在睡梦中自己知道自己是在睡觉却又在做着一个很复杂的梦。

“好好诡异的梦,一般人在梦中觉察到自己是在做梦的时候不是马上就会醒来的吗?我居然是因为梦中的事情过于复杂大脑承受不住而疼醒的!”

“算了,不想了,一个梦而已,现在才凌晨2:34接着睡吧。”周顺看了看手机上显示的数字就躺了下来,但很快又坐了起来扶着头。

“怎么一躺下头又这么难受根本没法睡,可是我明明很困?怎么会这样?”周顺思索着也焦躁了起来紧锁着眉。

当他又反复尝试了两次,结果还是无法入睡的时候,终于打消了睡觉的念头。

打着哈欠起身冲了杯咖啡,看手机播放的电影熬到了早上。

周顺是一家上市公司的部门经理,平常他来到公司都是神采奕奕的,今天确是没精打采的,很快就被办公室里的职员陈博注意到了。

“经理怎么了?这么没精神?”

“啊!陈博啊,昨晚没怎么睡现在还是很困啊…..呜”说着话就用手捂着嘴打了个阿欠。

“经理你平常的作息时间一向是很规律的,今天这是怎么了?”

“还不都是昨晚做的怪梦害的!”

“怪梦?”另一边的一个同事晓丽插了一句。

“没错,怪梦!”周围好事的人都聚了过来听着周顺简单地说了一下昨晚的事。

“是不是生病了,经理你那里不舒服吗?”陈博问道。

“现在就是感到很疲劳头有点疼,明显就是昨晚没睡好,倒没感觉哪里不舒服应该不是生病。”

“那经理你要不要先休息一会。”

“不了,这段时间公司这么忙没那个时间休息,我还没那么娇气晚上下班以后我再好好的睡一觉。好了!大家都开始准备工作吧”周顺拍了拍手对大家说道。

时间一转眼就到了晚上,周顺吃过了晚饭洗漱完毕整理了一下明天工作的材料早早的就上了床关灯睡觉。

“啊——”周顺又从梦中惊醒过来!

“搞什么!跟昨天晚上同样的状况”周顺坐在床上左手扶着头。

“这到底是怎么回事?”周顺邹着眉看了看手机上显示的时间2:18。

“这还能不能让人好好睡个觉了。”周顺一边发着牢骚再次躺了下来。

只见他翻来覆去了一会又再次的坐了起来,和昨晚一样躺下想睡觉时头难受的根本无法入睡,周顺现在特别恼火明明困意如潮水般袭来,可就是没办法好好睡觉,最后实在没办法了,强打起精神拿着手机去冲着咖啡直到早上,简单的吃到点东西早早的就去了公司。

周顺在自己办公椅上仰坐着,距离上班时间还早打算小睡一下……7:50办公室里的人渐渐多了起来。

“经理,经理”陈博摇了两下周顺。

“嗯——”周顺迷迷糊糊的睁开了眼睛。

“经理你怎么睡在这啊?你的脸色怎么这么差?”

“唉——没这不是昨天又没睡好吗!状况跟前天晚上一样实在是太折磨人了。”

“怎么会这样,是不是生病了?要不上午请个假去医院看看吧!”

“恐怕是不行,上午有个很重要的会议,我看看午休时间我去趟医院吧,好了你去忙吧不用管我了。”周顺揉了揉眼睛起身去洗手间洗了把脸强打起精神忙着自己的工作去了。

时间转眼来到中午,周顺午餐都没吃就去了医院,这一上午给他折磨的开会的时候好几次都险些睡着,实在没办法了他只能掐着大腿听完了整个会议。

到了医院经过医生诊断说他这是由于工作压力造成的神经衰弱,给他开了些药嘱咐了他一些注意事项就让他回去了,刚走出医院门口正准备开车回公司,迎面走来一个中年男子,周顺看了一眼对方发现对方也在看着自己,而且眉头紧皱,“这人好眼熟啊。”

周顺心里想着,正思考这人是不是在哪见过,而此时俩人已走到近前对方停下了脚步突然开口道:“这位朋友,你的状况可是越来越糟了,再不想办法处理后果可不堪设想。”

听到这话周顺一下子想起了他是谁了,“又是你!都说了我不信你的鬼扯,你怎么还来烦我。”

“这位朋友,难道最近你身上没发生什么怪异的事情。”陌生男子询问道。

周顺思索了一下回答道:“怪异的事情没有,也就是身体不舒服而已,医生已经诊断过了不牢你费心了。”

“医生是解决不了你身上的问题的,还是让我帮你吧?”

“我没有理由不信医生而去信你的话,我还有事先走了。”说着周顺就要走。

“唉!这样吧!这是我的联络方式,你的麻烦要是医生都束手无策的时候再联系我。”陌生男子说完从兜里掏出一张名片递到了周顺面前。

周顺看着这张名片上面显示这位中年男子名叫许相宏,下面还又电话号和地址抬头又看了一眼这位姓许的男子,考虑了一下最后还是收下这张名片,反正只是一张名片而已等自己身体好了以后丢掉便是,将名片收进上衣兜里周顺就开车回了公司,而那姓许的男子目送着车子离开后在原地思索了一会儿也离开了。

晚上,周顺按照医生的嘱咐吃完药就准备去休息了,深夜,周顺还是被惊醒了,就如同前两次一样没有一丝好转。

次日,周顺向公司请了假因为身体实在是撑不住了,现在的周顺看起来憔悴到仿佛崩溃的边缘,明明晚上入睡到被惊醒之间也是有一段睡觉时间但他丝毫没有感觉到疲劳有一丝减退,就好像有的人晚上做梦在爬山,或者做着激烈的运动一样,早晨醒来时感觉浑身疲劳,这样的状况比不睡还难受,当然,周顺是记不起自己做的是什么梦……

30号星期五上午,周顺蜷缩着身子坐在客厅的沙发上,眼睛无神的望着面前茶几,这几天已经把他折磨的崩溃了,去过好几家医院诊断的结果都差不多,医生也用了很多办法诸如药物、心理辅导、催眠等都没什么效果,他依然禁受着困意与疲劳的折磨,虽说这几天并不是一点没睡,但对他的折磨丝毫未减,现在的周顺面色蜡黄且粗糙眼窝深陷头发凌乱,没有食欲、四肢乏力、精神不集中,而且都开始产生幻觉了。

“这到底是怎么回事、怎么回事、怎么……”周顺不断的小声碎碎念着,这时电话突然响了一看之下是母亲打来的,本来是怕父母担心之前一直没张扬,但都到了现在这个地步,周顺也开始四处寻求帮助了,接通电话对面传来了母亲的声音,“儿子,你的状况我听说了现在身体怎么样了?”

“没有一点好转,我快不行了。”周顺回答道。

“既然医生没办法那就请个高人看看吧!我知道你是不信这些的但都到了这个地步了还是听妈的吧!”周顺的母亲可是很信这些的。

“高人!”周顺一下想起了那个姓许的的中年男子,急忙踉跄着身子起身去找那人的名片,“还好,没有弄丢”周顺对着电话说道:“妈!我想起件事电话先挂了。”挂掉电话急忙拨通了名片上的电话。

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