蛊心之替死鬼

“魏警官,今天怎么有空过来了?”守大门的张师傅笑着招呼道。

“有居民报警,所以过来看看、、、”魏警官全名叫魏明,是这一片区的片警!

“报案?怎么我不知道?”张师傅惊奇的说道,要知道,小区内的居民他基本都认识,有什么事情都是先找他解决的!

“你不用惊讶,这件事情你解决不了。”魏明笑着说道。

他说的也是实话,这次的报警张师傅的确没有办法解决,说起来也不是什么大案子,也就是小区内居民的内衣被盗!其实,像偷盗这类事情,每天都会发生,想要根除是根本不可能的,而且,据报案人所描述的,偷内衣的贼就是本小区的人,她有足够的证据,不过,要等魏明亲自来小区,才会拿出证据,报案人的意思很明白了,就是要当着大家的面公开这恶心的变态,让整个小区的人都指责他、唾弃他!

张师傅跟着魏明来到了报案人所说的楼房前,这是一座老式的红砖房,楼高也不过五层,除了一栋和二栋的平房,就属这三栋最老旧了,在里面居住的居民流动性极大,很多房间一个月不知道要换多少租客!

“是这一栋的人报的案?”张师傅问道。

魏明点点头!

“这难度可就大了,里面我认识的也就是那几间常住户,租住户换的太勤,即使有证据知道谁是小偷,恐怕人都已经不在这里了!”张师傅摇头说道。

魏明何尝不知道这一点,但是,既然有人报了案,无论如何都必须要解决这件事情。所以,他拿出手机,拨通了报警人的电话:“你好,我是派出所的魏明,请问现在你在家吗?”

电话里是一名年轻女孩的声音,她回答道:“魏警官,你在楼下了?那你直接上来吧,四楼八号。”

魏明没有迟疑,上楼来到了四楼右手边的屋门口,他轻轻的敲了敲门,不一会,门开了,是一位二十来岁的姑娘。

“魏警官你好”女孩怯生生的说道。

魏明知道她有些怀疑自己的身份,他很自然的拿出自己的警官证,对女孩说道:“接到你的报案后,我第一时间就赶来了,可以让我看看你的证据的了吗?”

女孩看了看警官证,又看了看魏明,放下心来,这才完全开门,让出了一条路。

屋内很整洁,也精心布置过,在里面一点也看不出是在这么破旧的楼房里,看来这女孩很热爱生活,魏明环视了一周,坐在了屋内的餐桌旁,拿出了携带的笔录本,女孩倒了一杯水放在魏明面前,也坐了下来。

“好了,我们开始吧。”

魏明按照惯例,讯问了一些基本问题,女孩叫小米,今年刚刚二十,高中毕业便来到这座城市打工,是一位很有上进心的年轻人,小米平时工作认真,所以,升职也很快,应该在不久的将来,就会成为公司的骨干。可是,最近发生的一切,让她变得苦恼起来。

“也就一个月前开始的吧,我平时加班的时间多,回家比较晚,有一天,我突然发现自己晾在外面的内衣不见了,你也知道,老房子,晾衣服肯定只能晾在走廊外的晾衣架上,一开始,我以为是隔壁的阿姨收衣服的时候收错了,我找过隔壁的阿姨,她却说不是她收的,虽然怀疑,但是没有证据也不能污蔑别人吧。”从这点就可以看出小米不是那种无理取闹的女孩。

小米喝了一口水,继续说道:“内衣不见一次,也就算了,我就当做是被风吹掉的。可是,在此之后,只要我一晒内衣,就必定会不见几件,甚至更加过分的是,连我的外衣也开始有不见的了。”

“所以,你就在走廊上装了监控?”魏明说道,进来之前他就看见墙壁的上方的摄像头了,也就明白小米口中所说的证据是什么了!

小米没有废话,直接把魏明带到电脑旁边,调出了监控视频!

视频很清晰,即使是晚上录制的,也能清楚看见走廊的一切。

“魏警官,前天我特意请了假,把衣服挂在外面,果然,天黑以后,我就看见了走廊上出现了的他的身影。”小米指着视屏上面的男子说道。

视频里面,一个消瘦的男子一步一晃的来到了小米所在的走廊,也不知道是不是因为惯偷了,他丝毫不在意四周的环境,而是,僵硬的走到衣架旁,根本没有选择,见到小米的衣服就粗鲁的扯了下来。随后,此人面无表情的看了一眼小米门口,下一秒,消失在楼梯口!

魏明看着这人的面孔,熟悉无比。但是,内心里他根本不敢相信自己的所见。因为,视频里偷内衣的贼就是住在楼下的疯子,蔡建!!

蔡建,在这一带名气可大了,倒不是说因为他的疯烦扰到了其他人,从而变得家喻户晓,反而蔡建是因为疯了之后成为了活雷锋才使得大家都知道了他!

魏明在脑袋里回想了一遍关于蔡建的档案,今年四十多岁的他,在精神出现问题之前是塑胶厂的一名员工,平时人品不怎么好,小偷小摸不断,也因此进去过几次,出来之后,本以为他能改过自新。

谁知道,他没有悬崖勒马,而是变本加厉,迷上了赌博。对于他这样普通工人来说,连输几次,可能连老本都都会陪进去,现实也的确如此,蔡建把他父母留给他的房子赔了进去,还欠了不少外债,那段时间,他东躲西藏,到后来直接人间蒸发了。

因为附近的居民都恨他,所以,他的失踪对大家来说似乎是一件喜事。不过,几个月之后,蔡建再次出现了,乞丐的模样,疯癫的笑容,大家纷纷猜测,蔡建肯定是因为还不上高利贷被人打成这样的。

在之前蔡建没有疯的时候,大家就不待见他,现在,他回来了,疯了,大家似乎更加厌恶他的回归!

但是,此时的蔡建就像变了一个人似得,到处做好人好事,帮老人搬东西、保护小孩不受野狗伤害、跟着小区保安一起巡逻时还抓到过贼。

蔡建回来后的一年多时间,大家都改口了,说蔡建这次回来是还债来的,也并不像之前那般讨厌他了,人心都是肉长的,大家看见现在的蔡建那么可怜,帮他在社区里申请了补助,社区也找到了一处让他安身的地方,也就是现在他所住的房子,小米的楼下,二楼四号。

小区里的人送被子的送被子,送衣服的送衣服,把疯子蔡建照顾的周周到到的。

蔡建可能也知道大家对他好,自己也更加卖力的帮助其他人,在魏明看来,这可能就是所谓的福报,对居民如此、对蔡建亦是如此。

魏明怀着怀疑的心里再次看了一遍监控,确定是蔡建没错。

“不可能吧?”魏明小声的发出感叹。

“怎么不可能?魏警官,人证物证全在这里,你可能不能睁着眼睛说瞎话啊!”小米显然对魏明的反映感到不满。

魏明脸一红,说道:“我不是这个意思,你在这里没住多久,不了解他的情况。”

“我不了解?不就是帮其他人做了点好事情吗?就可以欺负我了么?”小米气呼呼的说道。

魏明看着小米愤怒的样子,也暗说惭愧,自己不能因为蔡建做了一些好人好事而影响自己的基本的判断!

“那么、、、视频就只有这一段吗?”魏明想要掌握更多的证据!

“因为摄像头才装上不久,就只录下了这一段,不过,说来也怪,自从前天蔡建偷了我的衣服之后,就再也没有见过他了。”

“没见过他?这是什么意思?”魏明问道。

“他不是早晚都要帮大家打扫公共区域的卫生吗?两天了,没见他出来过了。”小米回忆道,看来因为这件事情,她对蔡建无比关注。

“行!我现在就去找他!”魏明说做就做,和小米一起来到了三楼六号。

此时此刻,六号的房门紧闭,魏明敲了敲门,朝里面喊了几声,没人回应。

果然有问题,要知道在之前蔡建如果听见他的声音,早就跑出来魏警官长魏警官短的叫了,难道,蔡建出门了?

两人来到楼下,守门的张师傅还在那里等待着,见魏明朝自己走来,迎了上去,问道:“不是什么大案子吧,魏警官?”

“蔡建你最近几天看见过吗?他出门没有?”魏明没有回答张师傅的话,反问道!

张师傅皱着眉头,回想了一下,随后,肯定的说道:“没有,肯定没有。你这么说反而还提醒我了,自从蔡建前天晚上扫了地之后,就没见他下过楼了,他家里没人?”

魏明摇摇头,心里生出一丝异样,张师傅见状,继续说道:“没理由啊,蔡建随叫随到的,莫非……他出了什么事情?”

猜测是没有用的,魏明决定到楼房的背后去叫一叫蔡建,毕竟卧室是靠在那个方向的,只不过,楼房的后面就是田野,几乎没有人去,三人费了不少力气,才来到蔡建房间的楼下。

“蔡建!”张师傅当即就扯开嗓子大吼。

“张师傅,等等……”魏明看见,蔡建卧室的窗户大开着,一根麻绳挂在窗外,一直快要垂到一楼的地面!

如此怪异的景象让魏明更加感到不详,同时,也是疑问丛生。

莫不是,有人闯入蔡建的房间,做了伤天害理的事情,然后从这里逃跑了?可是,动机呢?

收藏
完本小说所有章节均由网友上传转载 只是为了宣传让更多读者欣赏 © 2015 storys.cc