恐怖嚼舌

在我住的那个破楼楼下,最近来了一个卖卤味烧的小摊子。

打理那个摊子的是一对中年夫妻,每天下班回来,我都会看见他们手拿漏勺,菜刀,在一个昏黄的白炽灯下将锅中的卤味捞出切片,然后在饭上浇点卤汁,笑呵呵地递给早已守在一旁的食客,他们的生意很好,每次路过几乎都是满座。

可最初的那几天我都没有去尝试。虽然那里飘出的香味极度诱人,但我看到那对夫妻穿的一身油乎乎的衣服,连塑料手套都不带就在那里切肉,满手的油花,脏不垃圾的,想想就恶心。不过,还没到一周的时间,我便成了那里的常客。

那天是星期五,为了赶一个文案,我饿着肚子在公司一直加班到十一点多才回去。本以为回去后只能煮碗挂面垫垫肚子,可没想到,我刚拐进楼下的那条街,就看见远处依旧亮着一团昏黄的灯光,定睛一瞧,是那个卖卤味烧的摊子。

“这么晚了还在?”我摸着咕咕直叫的肚子,欣喜地奔了过去。那对夫妻此时正收拾东西准备离去,听到我跑来的声音,那男的便抬头看了看我,笑道:“小伙子这么晚才下班啊,要不要切点肉当夜宵吃?反正没人买了,我半卖半送啦。”

我此刻饥肠辘辘,本想点个烧肉啥的,可一看这玻璃橱内只有一条形状像鱼的肉块被挂在小铁钩上,其余的除了那些青菜豆芽等蔬菜,吃的肉食都只剩些残羹冷炙。

“这是什么肉?全给我!”我指着铁钩上的那块肉咽着口水对老板说道。

“好咧!”男子熟练的取下肉块,挥刀一边切片,一边对我说道:“这是猪舌头,好吃得很,包你满意。”

“啊,猪舌头。。。”我一听到这玩意是猪的舌头,登时有那么一丝恶心,可眼下老板已经将猪舌头切片码好,盖在饭上端到我面前,看着笑意盈盈的老板,我实在不好意思拒绝,只得接下那碗猪舌饭。

有的东西不吃就永远不知道它的美味。可能是因为饥饿,从第一口开始我就爱上了这几秒前让自己觉得恶心的东西,猪舌柔软而又带一丝弹性,一口下去满嘴肉香,没有一丝杂质,再加上淋了酱汁的白米饭,味道让人欲罢不能。这顿饭我吃的飞快,最后还不满足,索性又让老板拿些剩菜打包了一份回去。

至此,我便成了这小摊子的常客,隔个一两天便要下去吃一顿,每顿必点猪舌饭,以至后来老板见到我就开始切猪舌了。

就这样隔三岔五地吃了一个月的猪舌饭,忽然有一天,我发觉得我的舌头有些不对劲了。

那是在我吃午饭的时候,原本吃得好好的,那牙齿却猛地一下咬上了舌头,把我痛的直吸冷气,但也没当回事,可没想到第二天,还是在吃午饭的时候,我再一次咬到了自己的舌头,这一次比昨天更厉害,直接咬出血了,我拿纸巾擦了擦齿间流出的血,依旧没太在意,可是到了第三天,我那舌头一天被牙齿咬了两次,看着舌头上深红的齿印,我这才心慌了。

难不成是我吃的猪舌太多遭报应了?想到鬼故事里那些杀猪杀鱼太多,最后惨死的人,一种莫名的恐惧漫上心头,我当下决定,暂时不吃了。说来也巧,此时公司正好派我出差一个月,于是我怀着惴惴不安的心离开了我喜爱的猪舌饭。

但舌头的情况没有因为我停止吃猪舌饭而好转,反而是更严重了。

原本只是吃饭的时候会咬到,但几天后,我不仅要在吃饭的时候时刻小心,就连说话都变得有些困难了。

在与客户交谈的时候,我的舌头会时不时的往左或者往右抖动,仿佛是一条蛇在探头探脑的往外伸,这使得我不得不微微张开嘴巴,以防舌头再次被咬,这张嘴的动作让我的话语变得含糊不清,我明显察觉到了客户眼神中的讥讽和嘲笑。

这天,越来越不耐烦的客户终于忍耐不住,劈头盖脸把我骂了一顿,说我话都说不清楚还来谈什么项目,我只能强忍着内心的愤怒与悲哀,满脸堆笑的告辞了。

离开客户的公司,天已经黑了。我内心极度郁闷,感觉无处发泄,于是索性不坐公交,独自沿着昏暗的小道往回走,而嘴里的舌头似乎也察觉到了我的情绪,此刻竟然不再抖动,变得正常了。我激动的发了几个平舌音,翘舌音,发现都无比顺畅,登时心情大好,以为是运动的功劳,于是夹起公文包欢快地跑了回去。

来到租住的破酒店楼下时已经是八点了,看着楼下一排的大排档我竟一点也不饿,反而觉得恶心吃不下,加上此时身体变得十分疲惫,于是直接回到房间,连澡也没洗,带着满身的汗臭就躺到了床上。

迷迷糊糊不知睡了多久,我被一阵强烈的饥饿感唤醒,起床看了一下手表,已经快十二点了。

“这么晚了不知道下面还有没有开着的?”我自语了一句便飞快的穿上衣服下了楼。

我住的酒店比较偏,下楼之后才发现所有的大排档,小饭馆都关了门。街道上只有一排稀疏昏暗的路灯发着光。此刻我极度饥饿,见此处没一家吃的开门,于是打算碰碰运气,沿着小马路往另一处夜市走去。

走了许久,原本就黯淡的路灯渐渐消失了,我蒙着头一直走,最后忽然发现自己来到了一片黑暗之中,原本的小马路不知道哪里去了,只有前面亮着一点遥远的荧光。

我也没细想,望着那团光点就直直的走过去。

随着我越走越近,前面的光亮越来越耀眼,原来是一个白炽灯,灯光下摆的是一个方桌大小的摊子,摊子里面坐了一个驼背的老奶奶,微微晃动的灯光从摊子上方照射下来,显得她格外孤独。

漆黑的路旁就这么凭空冒出一个小摊子,常人都会觉得怪异,但我此时饿得是直冒冷汗,哪还顾得上这些,走到小摊前就问那老奶奶:“你这边都卖什么吃的啊?”

“都是熟食啦,烧鸭烧鸡,猪头肉,猪舌,煮花生,酸黄瓜。。。”老奶奶不紧不慢的报着菜名,但我却早已被前面那猪舌二字吸引了,好久没吃猪舌饭了啊,我咂咂嘴,回忆着那浓香味美的口感,不假思索地回道:“给我来碗猪舌饭!”可下一秒便发觉自己是在熟食小摊,哪来的米饭,于是急忙改口道:“猪舌,猪舌,有多少给多少。”

“小伙子好大的胃口啊,我这边有一大半没卖出去的猪舌,都给了你吧。”老奶奶笑呵呵的伸手不知从哪里掏出半条猪舌,二话不说直接往我嘴里塞去,我还没看清那猪舌的模样就已经一口咬在了上面。

一股涓涓细流从那猪舌缓缓流入嘴中,那是猪舌的酱汁吗?如此浓香四溢,竟是比那猪舌饭的味道还要美妙,我忍不住伸手握住猪舌,而后一口狠狠咬下,登时那酱汁爆裂,喷了我一嘴,而口中的肉块嚼劲十足,像是在咬一块没煮熟的肉。我略带艰难的咀嚼着,同时将猪舌放到灯光下,想要看看那猪舌到底是个啥模样,可等我瞧见了,却一下子愣住了,那猪舌耷拉在我的手中,惨白的表皮透着粉红,被我咬去的地方满是鲜血,这舌头竟然是生的!

我心中咯噔一下,嘴里的浓香登时被呛人的血腥味代替,而手中的猪舌忽地开始晃动,左右挣扎,像是一条鱼硬生生窜入我的嘴里,而后在里面左右拍打,宛如活物,我瞬间便感到呼吸不畅,喉咙一痒,猛地坐起剧烈咳嗽,惊恐之下睁开眼才发现自己是坐在床上,原来我还在酒店睡觉呢。

“靠,做梦,看来我太想吃猪舌饭了。”我摸着饥饿的肚子狠狠的暗骂了一句,正准备开灯看看几点,却发觉自己嘴里黏糊糊的满是腥甜味,伸手擦了擦嘴唇,也是黏糊糊的。

我疑惑的一开灯,身子便因恐惧而呆住了,眼前的被子上被喷了一滩血,暗红的鲜血中间还有一块碎肉,联想到梦里嚼猪舌的场景,我颤颤巍巍的张嘴伸出已然失去知觉的舌头,用手一探,却只摸到下颚的一排牙齿,走到镜子前一看,我的半块舌头没有了!

此刻我哪里还呆得住,捧着床上那半块血肉模糊的舌头就直奔医院。

收藏
完本小说所有章节均由网友上传转载 只是为了宣传让更多读者欣赏 © 2015 storys.cc