别对我说谎

A A A

“世界上总有那么一个人,他在身边,其实好像也不是很必要,但如果不是他,其他人更没有必要。X先生——我的不必要之必要。PS:与X先生相识的一周年纪念日,忙到完全忘了,但他居然偷偷订了餐厅。”

在微博编辑界面打完了这段话,徐念真又点开了相册,翻出一张刚刚在餐桌上拍的照片,简单用滤镜处理了一下后就发送了出去。徐念真站在餐厅洗手间的镜子前补完妆,再看这条微博下面已经有了许多评论。

“祝你们幸福!居然已经一周年了啊!”

“真真姐也太过分了吧,居然说我X哥不必要!”

“好喜欢你们啊,什么时候我才能找到我的X先生啊?!”

她一边漫不经心地翻看着评论,一边提起包走出洗手间,没注意前面,差点儿撞上了站在走廊上的人。她抬起头来,看见对面的人时一愣。

是简凌恒。

简凌恒这人长得好看,挺鼻薄唇,狭长的凤眼看人时总是似笑非笑,带一点儿世家子弟惯有的漫不经心。他低头望着她,不说话,只是微微勾起嘴角。

徐念真迅速地收起了手机,抬头甜笑道:“咦,凌恒哥,你怎么在这里啊?其他人呢?”

“嗯,他们回去了,让我在这儿等你。”简凌恒转过身,对她的慌乱视而不见,说道,“走吧,我送你回去。”

徐念真当然知道为什么只有他一个人在这儿等她。

这场饭局明着是简、徐两家的小宴,实际上就是变相相亲宴。所以不管找什么原因,两家父母一定会留给他们单独相处的机会。

一起从餐厅里出来,简家司机刚好将车开出来,两人上了车并肩坐在后座。其间,徐念真无数次试图发起对话,但简公子始终漫不经心地玩儿手机,简洁直白地聊死每一个话题。

徐念真感到非常绝望。

其实她早就对简凌恒做过简单地了解,关于他喜欢什么颜色、什么运动、甚至什么类型的女孩,单纯的聊天她有把握绝对不冷场,但谁能想到简凌恒如此不配合!

轿车驶到徐宅。简凌恒做派绅士,下车替她开了车门。

“谢谢你,凌恒哥。”徐念真从车内跨出来,决定抓住机会最后一搏。她低下头,柔柔道:“我有一个问题,凌恒哥,你可以回答我吗?”

“嗯?”简凌恒扶着车门,仍握着手机,漫不经心地看着什么。

“今天凌恒哥也察觉到了吧?其实……”她低头笑了笑,故作娇羞地没有说下去,“我想问问凌恒哥的想法……”

简凌恒没回答,徐念真也没指望他会回答,稍稍扰乱他一下,就是她的目的。说完话,她正打算告别,简凌恒却低下头,黑瞳若有所思地望着她。

他确实有一张俊美的脸,仅仅是这样的对视,也足够让人感到惊心动魄。徐念真呼吸一滞,又迅速扬起温婉动人的笑脸。

“说起来,我也有一个问题。”简凌恒似笑非笑地望了她一眼,慢悠悠道,“可以请徐小姐回答一下吗?”

“什么?”徐念真微微歪了歪头,故作可爱地问。

“我想知道……”简凌恒抬起头,将手机屏幕转到她的面前。徐念真这才看到,他刚刚一直在看的界面,居然是——她的微博?!

“我想知道,徐小姐既然有相恋一周年的男友,为什么还来相亲?”

【二】

徐念真在微博上算个网红,粉丝上百万的那种。但她不发自拍、不直播,能火起来,完全是因为她的“男朋友”X先生。

X先生是某某医院的医生,徐念真有次在那家医院住院时偶然结识结识了他。X先生身高一米八五,性格温柔,情话技能满点,家务活做得一级棒。在一起的一年时间里,两人从来没有争吵过。不少小粉丝在知道他们的故事后,都表示“又相信爱情了”。

——为什么世界上会有这么棒的男朋友呢?

当然是因为,这些全是徐念真瞎编的。她根本没有男朋友,甚至连恋爱都没谈过。

一开始她只是在微博上虚构出了“X先生”这个人物,却没想到意外地火了起来,到了最后,许多小粉丝都对这段瞎编的爱情故事深信不疑,以至她不得不继续编下去。

她也想过会被揭穿,但没想到居然是这样被面对面地揭穿。更想不通的是,他为什么会知道这个微博账号是她的?弄得她一时间连如何搪塞都想不起来。面前的简凌恒望了她半晌,嘴角微勾,别有深意地笑道:“很有意思的一天啊!谢谢你,徐小姐。”

说完,他坐进车里,极其潇洒地走了。而徐念真站在门口,直到车灯消失在山道上,才反应过来。

很有意思?

他是觉得看她装模作样地打算追他很有意思吧?!

徐念真反应过来,气得几乎跳起来。

家里人是真的想撮合徐念真和简凌恒,几天过后,徐母又不知从哪儿打听出来简凌恒的公司,让简家人帮她在那里找了个岗位,让她去上班。

徐念真毕业后就一直在家闲着,徐家家底够厚,也养得起她这么一个无所事事的大小姐。所以上班当然是其次,让她待在简凌恒的身边,早日拿下他才是真正要做的。

明确目标后,周一早上,徐念真就拎着小羊皮包包上班去了。简凌恒在银石大厦寸土寸金的写字楼里承租下一整层,却只是小打小闹一般开了家玩具公司,透着一股世家子弟的任性。徐念真到了公司,在前台吹了一上午的冷风,身为老板的简凌恒才姗姗来迟。看到徐念真时,他微微挑了挑眉。

“凌恒哥。”徐念真朝着他迎上去,笑得甜美,仿佛那晚不愉快的对话根本没有过。

“你怎么在这里?”简凌恒漫不经心地问。

徐念真没想到他会这么问,脸色顿时僵了一下。简凌恒拍了拍脑袋,才想起来似的,道:“哦,我想起来了,伯母说你想来我这儿上班学点儿东西?”

徐念真在心里暗骂了一句,面上却仍笑着:“是啊,我一直特别崇拜凌恒哥,不靠家里的扶持,一个人创办了这么厉害的公司……”

崇拜的语气和眼神徐念真都拿捏到位,她有自信只要是个男人就会被她夸得飘飘然,但简凌恒自始至终只是噙着饶有兴味的笑,好整以暇地望着她。

徐念真心里咯噔一下,声音也不自觉地变小。

“我有这么棒吗?”简凌恒挑了挑眉,终于接话。徐念真连忙点头说:“当然啊,凌恒哥你……”

“我也觉得我很棒。”他摸摸下巴,若有所思道,“公司开了两年,才赔掉家里几栋别墅而已……”

败家子!

脑海里跳出这三个大字,徐念真接不上话,她总不能说“凌恒哥你真棒,才赔掉几栋别墅”这样的话吧?于是她咬咬牙,继续保持微笑。

“既然这样,你就先在公司上班吧。”简凌恒点点头,算是同意了。

“那我的位置……”

简凌恒四下看了看,朝着旁边抬了抬下巴,徐念真顺着他所指的方向看过去,那是——前台。

“加油吧,徐小姐。”说完,简凌恒笑着转身去了办公区。

这是彻彻底底把她当花瓶了?徐念真站在前台,脸色十分难看,下一刻,却又扬起名门闺秀该有的微笑。

花瓶就花瓶,至少她的美色是被承认了。

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