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和我的警察先生

A A A

我叫吴语,不要吐槽我名字,只怪爸妈太随意。今年已经是我和警察先生认识的第7个年头,时间总是在不知不觉中溜走,感叹的同时又觉得自己太过幸运。有时候我会想,如果当初没有遇到警察先生我可能已经不在这个世界上了,所以对于他,我总是充满了一种别样的感情。

认识警察先生之前,我只是个普通的大学生,天天上课下课,基本上就是班级、食堂、宿舍三点一线。每星期有早课的两天是我最痛苦的日子,因为要早起,而我是最怕早起的一个人。那时候宿舍里的几个女孩也都还相处的不错,就是有个女孩换男朋友换的有点频繁,不过也没关系,反正是她自己的事。不过那个时候我还是太天真了点。

宿舍里有个富二代,也就是俗称的白富美,皮肤是真的白啊,一起洗澡的时候背上都看不到毛孔,细腻的很。长得也还可以,虽然不是现下流行的网红脸,但是也算中等以上了。唯一的缺点是平胸,大学期间我看她尝试了N多个丰胸产品,但都无果。顺便说下她就是那个经常换男朋友的,称呼她为王青好了。

另外两个舍友,一个叫何雨,一个叫徐晓。何雨最娇小,说话声音也糯糯的,是江南水乡特有的那种女孩。徐晓就奔放多了,在路上一笑起来绝对的隔两条街都能听到,什么话都敢说,各种黄段子让我们听的无地自容,她却犹不自知。已至后来我们都被她带污了,现在的我,每每看到内涵段子都能秒懂,全败她所赐。或许也不是她的错,是她发现了我们的潜能,所以我们在大学期间能这样“突飞猛进”。

那年六月,马上要放暑假了。王青带了个男朋友来宿舍帮忙收拾东西,同行的还有一个不认识的男的。简单的打了个招呼,我就坐在桌前做自己的事情,倒是那男的有几次找我搭话,但是我只是简单的回应几句,不想多谈。怎么说呢,虽然我们宿舍几个人相处的不错,但我还是觉得不是一个世界的人,毕竟生长环境这些差异在为人处事上也让我们略有不同。可以做朋友,但是却成不了知己。所以他们那个圈子里的人或是,我也不想过多的接触。

徐晓和何雨都不在,四个人有点尴尬,而且说实话我也不喜欢这样不打招呼就带人进来。王青的男朋友一边帮忙收拾,一边询问王青暑假怎么过,要不要出去玩之类的。大概半个多小时后,他们觉得收拾的差不多了,王青过来说:“我们收拾好了,一起出去吃饭吧!”

我说:“不用了,你们先去吃吧,我等晓晓和小雨一起去。”

王青不依,说她们两个去市里买东西了,要到傍晚才回来,一定要我和他们一起去吃饭。最后拗不过还是和他们一起出门了。除了王青我比较熟,另外两个男的我都不熟啊!还不如在宿舍里啃面包来的自在,想是这样想,但是外人在么,总归要给点面子的。

学校附近餐馆特别多,我们几个去了一家常去的店,王青男朋友还很体贴的把菜单给我们,让我们点。我和王青就低头看菜单,琢磨点什么菜。

总之这顿饭我吃的很煎熬,感觉自己会消化不良,想着吃完饭要去药店买点健胃消食片。反正我就是这么个无趣的人,不认识的人在我都不想说话,也不能说冷淡吧,应该说我懒,懒得认识新的朋友,懒得说话。大部分人都会被我的第一印象给蒙骗,觉得我文静,但是熟到骨子里去的话,会发现我一点也不文静。

也不知道王青是无意还是有意,让她男朋友的朋友来送我回宿舍,大中午的有什么好送的。不过我也懒得和她争,就点了点头起身准备回去了。那男的倒有点殷勤,不过我实在提不起兴趣搭理。就记住他说他叫陆阳。一到宿舍楼,我赶紧挥手说再见,一直到宿舍里坐下,我才放松下来。果然我这人不适合交际,虽然会装,但是累的慌。

日子就这样一天一天的过去了,最后一个月大家都忙着复习,天天挑灯夜读,偶尔乏了,我们就打牌放松下。考完试后,我们就收拾东西准备回家了,都是省内的倒也方便,不像跨省的还要担心买不到票。王青之前就收拾过,所以现在也没什么要带回去的,两个包就搞定了。我们三个就惨了,两个行李箱都还不够装,而且下学期换宿舍什么都不能留,必须全部收拾完,不然就会把你东西扔掉。想想学校也真的是太不体贴了,一点都不为我们着想,但是有什么用,不说其他,光是被子就占很多地方,没东西装啊!

最后是王青给我们解决的,她说她朋友在学校附近有房子,反正地方也挺大,让我们把东西都搬过去放着好了。果然,富二代什么的不要太方便,所以宿舍里有个有钱人家的孩子还是挺沾光的。我们把东西都收拾出来装好后,王青一个电话打给她朋友,她朋友开车来拉,挺不好意思的,不过这效率我喜欢。

忙完之后,我和徐晓以及何雨商量请王青朋友吃饭,毕竟挺麻烦人家的,东西多搬了好几趟才完事,而且开学了估计又得给我们送来。所以我们把这想法和王青说了,王青说不碍事,但是最后还是一起在学校附近一家算是有点情调的地方吃了一餐饭。四个女的,一个男的,这回头率也是没谁了,毕竟我们宿舍的颜值在班里还是可以的。

吃完饭,大家终于放心了,都是下午回家的票。王青有男朋友送回家,不用我们担心,徐晓坐动车要先赶去火车站。何雨等男朋友还有几个高中同学一起走,至于我嫌火车站太远都是坐大巴回去的,反正也就三小时。

暑假在家除了去外婆家住了段时间,其他时候都没有出去,谁让我怕晒,夏天能不出门就不出门。期间那个陆阳倒是找过我,给我打过电话,简单的聊了几句,我就找借口挂了。

两个月时间,说快还是很快的,还陪外公早上四点起来出门锻炼,我跑一圈,走回去找外公,再陪外公慢悠悠的走到终点,休息半个小时,聊聊天,然后再走回去。走到小庙那里会在庙门口的大树底下再休息一会儿,因为外公那个时候身体已经很不好了,走几步就要喘,来回两公里对他来说是很大的负荷。但现在想起来,那段时间是我最充实的时候,每天陪着外公早起锻炼,和外公聊天,听他讲过去的事。也是那段时间改变了外公在我心中的印象,外公不再是我小时候那个不苟言笑的外公了,我和外公变得很亲近。

开学后,报名收拾东西,已经是最后一年了,时间过得太快,一下子我就要踏入社会,这让我无所适从。说实话,我当时挺迷茫的,不知道以后进入新的环境能不能适应好。偶尔我们几个去K歌会有陆阳,王青生日也会有他,不过我还是老样子。在宿舍里就我们几个女孩子的时候,她们也八卦的问我对陆阳有没有意思,每次我都说不喜欢,可是她们还是一直游说我,让我试试。徐晓更奔放说是让我早点破处,何雨倒还好,就说可以谈一个试试,不合适再分开。但是我还是固执的相当冰山上的那朵雪莲,不想被感情左右。

反正陆阳单独约我我都拒绝,当然我会委婉一点的。其实我也不知道那个时候的自己为什么对他那么排斥。一直以来,我都是特别讨厌麻烦的事,所以谈恋爱这件事就被我pass掉了。看过身边太多为情所伤要死要活的人,看到后来我就免疫了,对谈恋爱提不起兴趣。

最后一学年下半学期,大家都已经从宿舍搬出去实习了,我也一样。徐晓进了姐姐安排的一家公司当个小职员,每天打酱油。何雨回家实习了,具体干嘛也没过问。王青压根就不care实习这回事,整学期都在家里吃喝玩乐,羡慕死我们了。至于我就在学校安排的一家公司实习,顺便在公司附近租了个房子,没有那么多钱,只能合租,不过干净卫生,而且安静。

偶尔我会去附近的菜市场买点菜回去做饭,偶尔的频率大概是1个月次,就和姨妈一样。突然想起来徐晓说我一副正经脸讲笑话的样子特别好笑,每次她笑,我说一句:我没讲笑话,我在说实话。她都会笑的更加癫狂,我觉得我真的只是在说实话没有说笑话。

最后一次去学校是拿毕业证书,大家都毕业了,我们几个抱着哭了一会儿。拍完照片,大家又在班里逗留了一会儿,班主任说晚饭全班一起吃。一到时间,一帮人杀向学校旁边的一家饭店,这家已经算最好了,全班人都喝的稀里哗啦的,又让店家点歌,几个人鬼哭狼嚎的。就我从始至终都是淡淡的看着,仿佛一切都不关我的事。

吃完饭,天色已经很暗了,大概晚上八点吧。不知道陆阳什么时候来的,在门口看着我走出来,让我跟他去旁边说几句话,我想都毕业了以后应该不会再见到了,于是就答应了。

“你为什么一直拒绝我?”他说的很委屈。我看着他说:“未曾开始,何来拒绝?”

我不知道陆阳当时是不是喝酒了,他的眼神看上去有点疯狂,让我有点害怕。他说:“你又没有男朋友为什么不能和我试试!”

我觉得挺好笑的,没有男朋友就要试么?这是哪门子道理,但是我还是很冷静的说:“我不喜欢你,所以不会和你试。”

陆阳抓着我手臂问我:“那你为什么不喜欢我?!我哪里不好了吗?我家不够有钱?还是我不够帅不够高?”

我挣脱了他钳制,平静的说:“或许在别人眼里你很好,很完美,是个名副其实的高富帅,但是很抱歉,这些并不是可以让我喜欢你的理由,让你浪费那么多心思我很抱歉,你还是重新找一个吧,我们不是一个世界的人。”说完我就转身走开了。

和同学们道别后,我打车回到了自己租房的地方。其实我一直以为王青应该告诉过陆阳我不喜欢他这件事,但是今天看,他好像一直都没有放弃,说来我也不理解他为什么喜欢我。我只是听王青说过一点,陆阳家里也是开公司的,公司大小我就不知道了,反正家里就他一个儿子,一直都是很宠的。性格我也没怎么接触不清楚,但是像他那样的小开,长得又不错压根不必在我这颗树上吊死啊!要真的找原因,我觉得还是因为我们两家相差太大吧,我家只是个普通的工薪家庭,我还有个弟弟,虽然算不上大富,但是爸妈至少也没让我们吃过什么苦。可能是我想的太复杂了,但是我还是觉得门当户对是有一定道理的,他们那个圈子不适合我。

我知道有人会说我矫情,想太多,想太远。可是我也说了,我怕麻烦的事,如果我恋爱,那么一定是奔着结婚去的,而有钱人家的门肯定不是那么好进的,我也只想安安稳稳的过,甚至我都想过这辈子就自己过,多省事。

毕业并没有什么不同,我还是在上班下班的过,偶尔去买点菜。合租的女生是学设计的,貌似经常加班,总是很晚回来,我有做饭的话会给她留一份,玄关处也为她两盏灯。虽然交流不多的,但彼此也相安无事。

遇见警察先生的前几天,我正闹失眠,天天睡不好,头疼的很。也不知道是不是自己的错觉,感觉有人跟着我,但是我也没什么夜生活,基本出门的时间也都是比较热闹的。

直到那天没事做打算去菜场买点菜回家做饭,我转身的时候看到了不远处的陆阳。当时我真的惊了一下,然后我到别的摊头去逛,陆阳就在我十米远的地方跟着,我摸不透他要做什么。

后来,我走过去问他怎么在这里。他笑了下说:“我都在你旁边住了一个多月了。”

我顿时吓了一跳,问他:“之前是你在跟着我?”

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