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与男神那开花结果的爱情

A A A

故事的开始是因为我们大队那年的冬天和当地的一个部队合作训练半个月这个大队很有名气参加过很多演习和军事比赛,拿到过很多奖项,为什么要和他们合作?可能是我们体育局局长想杀杀我们的锐气,让我们体会一下什么苦才叫真正的苦,因为虽然我们平时训练强度很大,很辛苦。但是其它条件还是非常不错的,吃的好,住的好,工资好,配备的队医,营养师都有但是依然有很多人生在福中不知福。所以才有了这么一出。

我依稀记得那年的冬天特别冷虽然部队的驻地就在同一个城市,但是非常的深山啊,路还不好,一直晃来晃去,我到现在还记得那是我唯一一次坐大巴坐吐了的。开了2个多钟头终于到了,进大门就看到门口站岗拿枪的哨兵站的笔直,非常威严。

进大门后好像是个小班长把我们领到我们住的地方,男生一楼女生二楼,一进房间惊呆我了!这哪里是房间?完全是个大仓库啊。我们40个女孩子全部住在这个大仓库里,二十几张上下铺的床,当我们还在抱怨,还没缓过神来的时候,突然听到了哨子声,然后就是班长的吼骂,非常凶的口气跟我们说,谁让你们动床了!谁让你们动了!让你们放行李是用嘴巴放的吗。给你们两分钟,行李放好楼下集合我们当时都惊呆了,两分钟哪里够啊!

我们几个大队员东西根本没理,直接把箱子塞到床底下,拿着帽子就往外冲,因为服装是之前好几天就发到队里的(那个兴奋劲儿,人还没来衣服就穿上身了)到了楼下一看,果然没几个人,绝对是属于前五名的,心里得意的来,不一会人齐了,那个刚刚骂人的班长讲话了,指着我,那个你,你你,还有你去操场跑五圈。我当时是蒙的,心想为什么呀?我不是最快下来的吗?但是从小接受军事化管理的我们对教练或者是教官的话还是很服从的,二话不说就像操场跑去了,跑完回来,和班长说跑完了,班长瞪了我们一眼,报告两个字会喊吗?会喊吗!那时候的我其实挺火了,很响亮的回了声会!班长淡淡的来了句,好的那你们就用这个音量喊10句报告,我……

后来班长让我们归队,整队的时候才知道骂我们的是排长,说让我们跑步是因为我们帽子不带好,没有军人的样子吧啦吧啦之类的忘记了。

然后就是分班,男队两个班女队两个班那个骂人的排长就分到我们班来带训练了,哎呦喂,倒霉的要死!第一天练的就是听他骂、站军姿、起立蹲下、齐步走、还有力量训练。其实一点点都不累,就是有点枯燥,练到一半的时候有一群士兵背着大背包,脸上涂着迷彩,头上绑着个什么东西,从我们面前唱着听不懂的口号整齐的跑过去,不过也有可能他们在唱歌。

然后我们就跟教官说,哇塞,这也太帅了吧那排长非常骄傲的说,那是的,这是我们的尖子兵,连长自己带的兵,然后他开始给我们讲他们连长的故事,连长怎么怎么厉害怎么怎么牛,拿过什么什么奖之类的,其实我当时是不敢兴趣的,我以为连长嘛,估计很老了……

然后练到了晚饭时间,我们依次小跑到食堂门口集合,这时候排长说要唱军歌,我们面面相觑。这这这哪会啊,排长看我们不会就问我们,那你们会什么吧?我们说国歌。排长……那就唱吧。一曲国歌结束开始要进去吃饭了,看到桌上的菜真的都饿得走不动路了,每个人都找到位置刚刚坐下,一个班长突然发飙了,谁让你们坐了,站好!我们站了很久,班长说坐下,我们坐下开始拿筷子准备吃饭,那个班长又吼起来了,谁让你们动筷子了!!全体都有起立!我的天啊,我心想这饭还吃不吃得了了呀。他说坐下,我们这次学乖了就坐着没人动,他说动筷,我们拿起筷子,但没有一个人是吃的。班长问你们怎么不吃啊,我们说,你说动筷,没喊动嘴,不敢吃……

正当我们吃的开心的时候陆陆续续进来一些刚训练完穿着作战迷彩的士兵,一个个进来并没有向我们这样苦逼等吃饭还有那么多规矩,就只是有序的排着队打饭打菜,然后找位置就坐着吃饭了,看到此情此景,我心里给那班长翻了2百多个白眼,突然之间食堂安静了很多,看到两个人并排的走进来,我那桌有个队友就犯花痴了,快看快看,那个兵好帅!我向着她嘴弩的地方望去,一眼就看到了A先生,A先生确实长得不错,184的个,皮肤黝黑,但不是特别黑,他的帅不是小鲜肉的帅,很有男人味,很立体,噗……我不知道该怎么描述他,自行脑补吧。

从他们两进来开始,食堂明显安静了很多,总感觉那些士兵挺怕和他们说话似的,我们吃的很慢,他们吃完了要走的时候经过我们这里,和他一起来的另外一位军官笑眯眯的问我们,我们这里条件不比你们吧,能多吃的时候就多吃点吧,呵呵。

他在一旁没有说话,就淡淡的朝我们笑一笑,两人就走了。我在队里最好的两个朋友,一个叫2姐一个叫8姐吧,2姐突然问我们,能多吃点就多吃点吧是什么意思??我说管他呢,难道还要饿我们不成!

吃完饭,还要自己洗碗,排长把水阀给关了整我们之类的这些琐事我就不写了,我们去的那天是周一他们安排了1357晚上让我们政治学习,每次7点开始,6点半左右排长就在吹哨了集合完毕步行至会议室,那个会议室就是个大教室,前面有领导席下面就是一张张小桌子小椅子,我们每个人找到位置准备坐下的时候,排长还是班长又喊了,我说坐了吗?我让你们坐了吗!我心想哎……一天要被骂800遍啊喊我们坐下以后又被骂了好几遍大致就是没让我们脱帽我们自己脱了,没让我们凳子调整我们却自己调整了,反正各种骂。

7点左右进来3个人,然后我看各班班长都站得笔直,我们排长瞬间怂和我们说:快快快,坐好坐好。我看到3个人里有那个A先生,本来已经无精打采的我一下子满血复活。后来听他们报告来报告去的才知道那个A先生就是传说中的那个连长,我们排长班听过连长故事的20个女的都惊呆了,互相看来看去,我确实没有想到原来连长这么年轻,因为我们以前谁都没了解过部队,以为连长营长的都是老头当的。

前面那些人讲什么我已经完全不记得了只记得他最后讲话的时候我听的好认真,大致讲的就是冠冕堂皇的那些话,什么感谢我们大队对他们的信任之类的,最后给我们排长派了任务,从第二天开始要正式进入部队训练模式。说除了武器装备训练以外一切都要统一,没有特殊照顾,包括站哨和巡逻!(站哨的时间给我们是这样安排的早上6点到晚上6点是一个士兵带一个队员我们每3个小时换一个人。我从来没被分到过)我们到晚上就不用站了士兵们却要站整夜(巡逻是晚上6点到第二天凌晨6点,两个士兵带两个队员,我们每2个小时换一批)我苦逼的被排到过3次。

言归正传,会议结束以后是自由活动时间,说是自由活动,其实也没多自由,不能大声喧哗不能离开宿舍楼下操场的范围,不过我们也没时间玩耍天特别特别冷,本来就是冬天,又是在深山里面,我们那个大仓库宿舍完全和冷库一样,我真的特别后悔没带热水袋这种东西,在队里的时候我们每个房间都有空调。根本用不到热水袋的,所以我们来的时候一个人都没带。宿舍楼下有个小卖部,我们在里面碰到了1班的班长,2姐问他:班长你们这里难道就没有空调的吗?太冷了实在。班长说有呀,连长宿舍,你要不去取取暖?这个寸头班长边说边笑,笑的眼睛都看不见了。

晚上9点半就要全部上床准备熄灯了,对了白天的时候各班班长们教了怎么叠被子,反正我们叠完了以后都说这么复杂,那晚上睡觉的时候被子就不盖了,这样第二天就不用叠了。结果,冷的真是别说盖被子了,我们都想到一楼男队那里去抢被子盖了我的天。一直以来因为训练压力大,我从15岁开始就老是失眠,晚上很晚才能睡着,有时候整晚都合不了眼。来了部队第一天,破天荒的10点前就睡着了,连想一想我家男神的机会都没有,真是。

早上起来听到了很熟悉的起床号,听了十几年了,说实话好反感啊,因为每次出早操都是6点放起床号叫早!所以当听到这个声音我还以为在大队里呢,慢吞吞梦游似的起床,刚掀开被子,瞬间被冷醒!完全清醒~拿着洗漱盆打仗似的开始往洗漱池那边跑,洗漱池是在一楼宿舍的平地上,也就是说我们几十个姑娘要当着所有男队员以及刚起床的士兵士官军官的面洗脸刷牙!故意的,绝对故意的,我刚跑下楼,披散着头发,眼睛都没怎么睁开,突然迎面看到我男神从我这个方向走过来,我看到了他,他肯定也看到了我,我非常心虚的用头发把脸给挡住了,只露两个眼睛,快速的从他边上走过去,走过他身边的时候看到他笑了一下,不知道他是在笑我还是看到了别的好笑的事情,反正这一笑,让我小鹿乱撞的好久。

第二天的训练确实累了很多,除了常规的站军姿,踢正步,上午让我们跑了一个4000米说是测测我们体能,练体育的不一定跑步都快,但是练我们这个项目的我觉得不管是长跑,还是爆发力跑,或者力量协调性训练都不会差的,就是这么自信,耶。女队里面我是属于第一第二快的人4000米那天跑了16分30秒,惊呆了我们排长,男队员最快的那天跑了14分25秒,再一次惊呆了我们排长。然后我们排长说明天约个步,你们出4个人我们出4个人比个400米如何?我们当然是爽快的答应啦。然后这个约400的事情在部队里就传开了,中午吃饭的时候,我看到男神来了,看到排长走过去不知道说点什么,可能是汇报工作之类的,老是往我们这里看,然后男神说了句:哪个?然后排长大声的喊道xxx。xxx!我听到我名字饭都差点喷出来,急忙站起来喊:到!排长招手叫我和我们男队的那个队员过去,走到男神面前,我紧张的不行,A先生说:听说你们明天约了400米,我说是的,A先生说:嗯,跑的挺快,明天加油,下午跟着你们排长好好训练,去吧。我满脑子问号????什么鬼,我走过来是干嘛的?这么简单明了?

下午练了力量训练,我怀疑我们排长是故意的,别的班都练得比较轻松,因为明天要比400,他居然给我们练力量,故意把我们练练累,让肌肉紧张,我们谁都知道400米不像长跑,对肌肉的要求非常高,前一天把肌肉韧带练紧了,明天万一抽筋了怎么办真是。他坏我也精啊真是,队友给我掩护,我和明天要参赛的姑娘两个人力量训练各种偷懒哈哈哈。第二天晚上我没有见到我男神,1班班长说听说他出任务去了,其实不光是对我们,他和他那个尖子班很多任务对其他的士兵都是保密的,这让我对他又加深了一丝崇拜,可能是因为神秘感吧。

第二天一早,前面准备工作做好我们在训练操场上集合其它不参赛的队员和不知道哪里来的别的班都来凑热闹,有序的坐在操场中间,反正好多人,唯独不见他。我心里其实好失落啊。先比的是男队两名选手和2班班长及一名士兵,四个人是一起跑的,比赛一开始我们两位男队员就领先了,不过4个人差距不大,一直到250米左右2班班长开始追上去了,我们一名队员被超过了,另外一名可能是知道后面有人再追了,他也加快了步子,跑的更快了,完全和后面3个拉开了距离。

最后男队以52秒赢了,男队在跑的时候我就看到A先生带着十几个人朝我们这里走过来了,我当时在想,咦?他任务回来了?一晚上没睡吗?我想的真的挺多的,轮到了我们了,昨天其实说好的是让我们70米的,但是后来看我们男队跑的那么快,小班长耍赖了,说70米的线找不到的,只找到了50米的起点,哈哈哈哈哈也是可爱。

后来是让50米开始跑的,一开始我们是一直领先的,其实我们也挺快,他们在最后100米还没追上我们,最后60米左右一个不认识的小班长从我身边超过去了,我很努力的和他拼搏了,最后还是他跑了第一,我和队友第二第三名,另外一个士兵第四,排长说男队胜女队负的话1比1打平,我就有点不服气啦,因为男队两位都是赢的,我直接忘了规矩了,跑到连长A先生面前我说,报告连长,我们女队的成绩你也看到了第二第三名你们第一第四,顶多算打平,这样的话应该只算男队的成绩,所以我们赢了对吗?我问他的语气不是询问的口气,而是质问的语气。

他叉着腰,看着我愣了三四秒,我以为他要说什么了,没想到他笑着说:对,你们赢了,我听完以后,没有很兴奋的感觉,就是会心的朝他笑了笑,他也站在那里对我笑了笑,相视而笑5秒,我感觉尴尬了,扭头就走了,刚走了两步,听到后面喊了声xxx,我愣住了,他居然记住了我的名字,我说:到!他说你们赢了奖励点你们什么好呢?他那么问,我当时心里就想,奖励个热水袋?不行不行,太没志气了,想着想着,他说:这样吧,下午带你们参观一下尖子兵的训练。我当时心想,什么嘛,谁要这么没有意义的奖励。不过心想,看尖子兵训练,不就可以看到他了吗?瞬间好开心。

因为我越级汇报的事情好像激怒了我们排长,因为连长没说什么,所以他也不好在说什么,但是从这之后感觉他特别针对我,不过我也是真的不喜欢他,从来的第一天开始我就不喜欢他,在我们面前在小班长们面前牛的跟个二五八万似的,连长一来马上变小狗腿,所以我们给他取了个外号叫瞬间怂!

下午简单的午间休息后,个班班长就在楼下叫哨集队了,集完队让我们小跑向尖子兵训练点出发,我感觉时间过得特别慢,跑的特别久,可能太想见到他了哈哈。不知不觉就跑到了他们训练场,看到他们在障碍跑,那个障碍跑可真的不是随随便便设的小障碍,而是什么2米的墙拉,好多米的挂网,泥坑之类的。远处连长向我们走来,他带着帽子,扎着腰带,穿着作战迷彩,这是我第一次见到他这样的装扮,真的特别的帅,队里好几个姑娘都小声的在喊哇塞!我是那种比较矜持的虽然表面非常平静,但内心波涛汹涌,哈哈哈。

他走到1班2班班长那里不知道说了什么,然后12班的班长回头问男队,现在士兵们有10分钟的休息时间,这中间有没有人想去试试障碍跑的?男队一开始好多人举手喊要去,因为时间关系,班长们挑了几个平时训练成绩比较好的,去试了试,然而真的是那句,看起来简单,做起来太难,没有一个人能完成的,特别是那个挂网,我看士兵们3下两下就过去了,我们男队的怎么就这么难呢,跟个咸鱼一样挂在网上,倒腾来倒腾去,弄了好久。然后那些士兵士官小哥哥们就在边上笑眯眯的,我们8姐站在队伍的最边上,她问边上的小哥哥,你们平时就每天练这个呀?小哥哥向左看了一眼远处的A先生,他说:哪能呀,这个算是轻松的,要是天天练这个就好了呢,这连我们平时训练强度的十分之一都没有呢……

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