缝穷女的春天

A A A

民国时候,北方有一个小镇,镇西头有个破落的大杂院,住着一些穷苦人。

大杂院最里面一进,住着一户姓冯的人家,只有个大姑娘和瘫在床上的老妈,靠给人浆洗衣裳和缝穷为生。

“缝穷”是北方话,就是补破烂,一般干这个的都是些贫困的中老年妇女,挣几个小钱贴补家用。

可这冯姑娘已经二十三了,却是个还没出门的大姑娘,守着老妈没嫁人。这天,冯姑娘正收拾着家什准备出门摆摊子,老妈又唠叨上了:“线儿啊,妈知道你心气高,可你就是长得再俊,有我这么个拖累,又能嫁得多好啊!大力就不错了,一个院住着,知根知底的……”

这时门外正好响起了大力的声音:“线儿,你在家吗?”

冯线儿挑開门帘走出来,问大力:“你啥事儿?”

大力说:“我想好了,这辈子就娶你了,你嫁给我吧!”

冯线儿淡淡地说:“你娘不是嫌我那颗痣克夫么?”

大力一跺脚:“克夫就克夫,我认了!”

冯线儿叹一口气:“你还是别认了,你家就你一个儿子,真把你克死了,我罪过就大了!”说着撇开大力,推着小车出门摆摊去了。

冯线儿在街边摆好摊子,竖起“缝穷”的牌子,又在小桌上摆了两把茶壶和几个茶碗。一会儿工夫,就有光棍汉拿着破衣裳来补,顺便坐下喝杯茶歇歇脚。

这时有个阔少爷路过,旁边有两个乞儿凑了上去。阔少爷像是心情好,就撒了一把铜钱在地上,那两个乞儿一下子就抢没了。有个腿脚不方便的小乞儿来晚了,一个铜钱也没抢到,连忙求那阔少爷再赏几个,阔少爷一挥袖子,说声“没了”就要走。小乞儿急了,竟然去扯阔少爷的披风,只听“刺啦”一声,竟然将那绸子披风扯裂了一个大口子!

这下那阔少爷不干了,揪住小乞儿就要打。冯线儿看见了,忙上去求道:“这位少爷,他还是个孩子,也不是故意的,求您饶了他吧!”然后对那乞儿道:“小三子,还不赶快赔不是?”

那小三子吓得脸都白了,连连求饶。阔少爷对冯线儿道:“你说得轻巧,我这披风就白毁了?”

冯线儿说:“那我给您补一下吧,保准看不出来扯坏过!”

阔少爷笑了:“你一个缝穷的,要给我连家二少爷补衣裳,这不是天大的笑话吗?”

冯线儿知道这镇上只有一家姓连的,开着好几家成衣铺,家底厚实。而且裁缝手艺都是祖传的,听说祖上曾经在北京城的王爷府里供职,用他连家的话说,就差给皇上做龙袍了!

冯线儿顿时窘得不知所措,这时那惹了祸的小三子不知天高地厚地说:“线儿姐姐针线活可好了,不比你们连家裁缝的手艺差!”

连二少爷一听这话,索性解下了披风,往冯线儿手里一塞:“既然这样,那就显显你的手艺吧,反正本少爷今天也没啥事儿干!”

冯线儿把披风拿回小摊子上,一针一线地缝了起来。那个撕裂的大口子,让她用淡粉色的丝线绣上了几朵清秀雅致的梅花,衬在雪白的绸子上,格外赏心悦目。

“行啊,有两下子啊!”连二少爷有点惊讶,他拿回披风,左看右看,确实看不出曾经被扯裂过,不由得心情大好,掏出一块银元往摊子上一放,就大摇大摆地走了。

冯线儿愣住了,心想这连二少爷随便一出手就是一块银元,也真是太败家了。

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