初恋女友分手时是处女,离婚后却来找我

A A A

初恋不堪回首,留下的记忆都是黯淡无光的压抑与自卑。

大学期间,节假日和她约会,在她学校附近旅社开房,忍不住亲亲抱抱。”一柱擎天”的时候,她总是推开我,不能接受我的进入。我身强体壮,却选择了压抑自己,尊重她的选择。

我从不认为这种委曲求全的妥协是高尚。

有一次,我做好了心里准备,想和她体验一下美丽的性爱。我给了所有的温柔与呵护,亲吻了她每一寸肌肤,在我要进入的一刻,她又一次拒绝了我。

“不要这样,再这样,我们以后不要在一起了!”她推开我,是那样坚定与冷漠。突然感觉刚刚的热吻不再温暖,我放弃了努力,狠狠的倒在床上,大口呼吸,冷静一下。

夜深人静的时候,月光透过玻璃,映着她那青涩动人的躯体,近在咫尺,却遥不可及。大自然做工是何等精细,这对睾丸,圆润饱满,一条肉棒能伸能缩,对爱人“举手致敬”。我们辜负了上天的鬼斧神工,辜负了青春年少的美好时光!

我雄性的需求、威严荡然无存。这大概是她第50次推开我了。我为什么要反反复复的向她乞求性爱?像一只狗,摇着尾巴、哈着舌头乞讨残羹冷炙!少年,你不能有点尊严,以后不要乞求了,不要被拒绝了?她为什么要反反复复拒绝我?难道这种拒绝就是贞洁、高尚?我为什么要压抑自己的本能?难道我压抑自己,就是尊重 、理解、高尚?难道我的需求与本能,与生俱来就与人类文明与道德不相符合?这愚蠢的人类……

口袋只剩下35元。经过世贸商厦的时候,从她的眼神,我分明看出她喜欢那个秀气的布娃娃,返程需要30元车票,我最多只能花5元。那恋恋不忘的眼神,我假装没有看见,为她买了一瓶矿泉水。因为贫穷,所以自卑。也或许因为贫穷,我不配拥有……

室友好哥们给我讲述着他们的约会,性爱细节添油加醋,美好的性爱让人羡慕。我更加渴望,也更加自卑,我甚至有点恨她,却不知道该如何面对如何处理。我只能转移注意力,去学校篮球场挥汗如雨,直到精疲力竭,躺在篮球场上,汗水裹着沙子,回宿舍冲个冷水澡后去上课。或者埋头在学校图书馆,阅读各种书籍,试图沉迷书中,可以暂时忘记一切,得到一丝丝内心的宁静。

去她学校参加聚餐,由于堵车去晚了,她和闺密及闺密男朋友一群人先吃饭了。“你能不能灵活一点,我们宿舍女生都觉得你很没劲,她们说你很木讷。”

我木讷吗?木讷是怎样一种状态?我没有辩论,却没有吃他们的剩菜剩饭,拉着她的手,找了一家面馆,吃一份酸菜肉丝面。我的爱人啊,我是多么希望,可以为你送上精美的礼物,让你做一个骄傲的公主,可是我没有钱!上次生日礼物,借的室友200元,至今没有归还,我都不好意思继续拖下去了。也许我不该出现在这里,我似乎是一个多余的人,那一刻,心里很不是滋味,这滋味与感受,刻在骨子里,随着血液循环到五脏六腑,我只字未提。那一夜,我们聊了很多关于学习与生活,因为害怕被推开,我没有索取亲热,背对着她睡了一夜……

大学毕业之后,我去上海实习。所谓实习,如今看来,只不过去车间干活,充当一个免费劳动力而已。

她去上海找我。哪天,我穿着车间斑斑油迹的工作服,租了一辆三轮车去地铁口接她,然后匆匆忙忙返回工厂干活。

2011年冬天特别冷,车间繁重的劳动,让手炸裂了口子,一用力就疼痛。她在我租住的10平方小房子,等我回家,时不时打电话抱怨说太冷,我在车间干活,接到她电话,尽力安慰几句便聪聪挂掉。下班路上,繁华的都市灯红酒绿,奔驰宝马熙熙攘攘,那少年蹬着自行车,迎着寒风,冒着初冬雨夹雪,开始反思这一切:那微薄的薪水,实在配不上她时尚的单肩包!

我在车间干活,晚上下班,回到那十平米小窝,她欣喜的为我开门,我们一起手拉手,冒着凛冽的寒风,在路灯下踩马路。我那双学生秀气修长的手,在冰冷的车间劳动中,炸裂的口子长出了老茧,握着那双纤细柔软的手,我生怕刺痛她割到她,她却握的紧紧的,路灯拉长了两个人的影子,重叠在一起,那一刻,我是那么的幸福,幸福一直下去该有多好。

她姐姐打来电话,让她赶紧和我分手回家,“他算那根葱,无房无车什么都没有”,听到她姐姐电话中这样说,我从她手上抢过电话,淡淡的回复一句:我也不知道算那根葱,反正你妹妹就坐在我旁边。

她父母很会做人,逼她与我分手时候,非常低调与委婉,并没有对我恶语相向。她姐脾气火爆,直接说出事情真相——我无房无车,什么都没有。她家里狂轰滥炸的催促分手的电话,彻底打碎了我的梦。天长地久,那只不过是我一厢情愿的梦。梦醒了,心碎了,也不再幻想了。那拉长的身影与纤细的小手,却是一生中宝贵的记忆。

“我们分手吧,我什么都没有,我们不合适”。我承认,我说了违心的话,我只是想看到她义无反顾、坚持留下来的态度,即便是没有那样坚定,哪怕丝丝挽留也好,她没有,她走了,没有争吵、没有辱骂,就这样她走了。

她离开后的一个月,莫名其妙的,我突然对生活绝望了,浑浑噩噩,如同行尸走肉,不知道自己在干什么。直到有一天,车间同事提醒我:你的头发好久没有洗了,衣服好久没有换了,身上好臭。

我下意识的闻了闻我自己,机器的油污夹着劳动的汗水,脏的不成样子,然而我并没有闻到臭味,就如久蹬茅厕不知臭一样!这些日子,我精神恍惚,双眼布满血丝,面容憔悴,瘦了十几斤,也不在自己在干些啥。我得感谢这一个”臭”字,彻底的惊醒了我,我怎么会沦落到如此地步?少年,你是否记得,离开大学哪天,你淡粉色衬衫配着笔直的西裤,皮鞋擦得锃亮,你意气风发,告诉自己,毕业工作了要有所成就?少年,你明明知道你可以成就一番事业,做一个受人尊重,有利于社会,有能力帮助、父母、亲戚、朋友的强者,你为何沦落到如此地步?少年,你可以像被人抛弃的小猫,找个安静偏僻的角落在呻吟中死去,你也可以把自己收拾干净,在五湖四海中寻求新的机遇。

老家的父母,打来电话问我过的如何,我说生活很好。父母习惯性的唠叨着:好好干,听领导的话,莫要这山望着那山高。多少年后,从新审视父母的教诲,他们一生在那面朝大山偏远乡村辛勤劳动,勤劳一生,贫穷一生。他们的建议,就是“莫害人,好好干”,至于怎么干,干什么,是不能给出具体的建议。我最终也没有听从他们的叮嘱,选择了离职。

下班后,洗澡理发。第二天,皱巴巴的皮鞋努力擦亮,穿上仅有的一套西装,去公司离职。未来在哪里?我这是在干什么?曾经在学校多媒体教室里,层层选拔找到的工作,就这样离开是对是错?离职后又该去哪里?灯红酒绿的城市,那里才是落脚之处?恍恍惚惚的去了经理办公室,申请离职。

离职之后,进入一家大型装备公司当机修工,修过xx。期间苦学英语,一年后,跳槽进入外资企业,当了一名所谓工程师,维修一种机械设备。进入外资企业后,经常出差,奔波在机场高铁站汽车站,见得多了赚得多了,所谓多了只不过年入15万而已,相比才毕业是多了,上海平均房价超过五万,15万年收入显得那么苍白无力。有一套属于自己的房子,那是一个遥不可及的奢望,这奢望何时才能实现?

四年的恋爱,分手时候,她还是处女。分手之后,联系的少了,不多的交谈中得知,她家里安排相亲,认识一个军官,人长得很帅,在我们当地市区有几套房子,他们同居了,据说可能会结婚。得知这一切,我始终会幻想,她在那个英俊的军官胯下会如何面对,是娇喘吁吁,还是冷漠而拒绝的推开?大概她不会推开吧,毕竟别人是”有实力的”,而我只是个屌丝,想到这些我心如刀绞。

我背着工具包,穿着油迹斑斑、脏兮兮的工作服,蜷缩在车间大机器检修通道里,看到她QQ空间朋友圈新上传的照片,照片上,那个与她才认识不久的,穿着军装制服的男人,坐在满桌大席的中央位置。透过照片,我仿佛看到那一家人,觥筹交错、欢歌笑语。远在千里之外,我一个一穷二白的机修工,无能为力亦无力回天。我一次又一次看着那照片,照片中酒席上,他们坐得很近,似乎差点都挨到一起了,我曾经最心爱的女人,她笑容满面,那笑容是一把尖锐的匕首,刺穿了一个少年最纯真的心,也刺破了一个少年最纯真的梦想。我开始真正的思考,这世界究竟怎么了,飞得逆水行舟、逆风起航,与这个残酷世界斗个你死我活,站在财富的金字塔上层,才能换取尊严、尊重、体面、自由……

我们已经分手了,别人有权利选择新的生活,我承认此时此刻,盯着那其乐融融的照片,无助的哭泣只不过是自作多情的矫情。所有的哭泣,只不过是无能为力的哀嚎,是无力回天的呻吟!少年,你不要悲痛,你要奋发图强,你要有种,就混个人样。万箭穿心的疼痛,无时无刻不刺激着不甘平庸的少年。无数次,在深夜最后一班的地铁上,在两万米高空之中,在灯火通明的马路边,在夜深人静的夜晚,我默默的这样提醒我,提醒我勇往直前,不要停歇……

一个讽刺事情是,我第一次是和一个少妇发生的。与初恋女友分手后,网上认识的。丝袜短裙长腿,长发飘飘,美中不足是脸蛋有痘痘,粉擦的很浓。她有个两岁的女儿,老公长期出差。丝袜扯到膝盖,蕾丝三角裤,盖着水汪汪的小森林,若隐若现,那少年像发情的小猛兽,迫不及待的扑了上去,激动紧张得一插到底,三两下便缴械投降。太丢人了,怎么会这样,会不会有毛病?

“对不起,射到里面了”。

少妇噗嗤一笑:“我都没有说什么,你慌什么啊?我去洗一下,你躺着休息一下。”

我稍作休息,战斗继续。这一次,似乎掌握了节奏,找到了状态。那一夜,与她尝遍了幻想中的各种姿势,似乎要把那四年缺失的,狠狠的补偿回来,几乎没有怎么睡觉,第二天,腰膝酸软,哈欠一个接着一个。她离开之后,我好好的睡了一觉,睡得很沉,睡得很香。

后来在网上,问过少妇的感受,她说我身材不错,在床上太贪了,非常满足。那评价几言几语,对我非常重要,她给了我自信,我确实是正常的,多年被初恋女友拒绝,不是我丑陋,不是我不行。与少妇的第一次破处约会,是非常棒的性体验。之后就不再联系了。她一定是上天赐予我的美好礼物,感谢她给我的美妙体验。

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