偷窥得来的爱情

A A A

玲玲大学毕业后在外地工作,暂住在她二姑母家里。那天,玲玲下班回家后热得浑身是汗,便到卫生间里洗澡。没过多久,就听她突然惊慌失措地尖叫起来。二姑母吓得连忙问她发生了什么事。

二姑母的话音未落,玲玲就从卫生间里冲了出来,神色慌张地说对面楼上有色狼!原来,卫生间窗户上的帘子突然掉了,玲玲当时俯下身子洗头没注意,等她抬起头来,却猛然发现对面楼上有人站在窗前看她,分明就是一个偷窥狂。

二姑母气得当即就打电话给玲玲的二姑父,二姑父很快就从单位赶了回来,问清楚是哪户人家后,转身就出门了,说要找那小子算账。玲玲和二姑母怕他闹出啥乱子,急忙追了出去。

到对面楼上后,二姑父朝着那家房门一阵拳打脚踢。没过多久,一个年轻人非常客气地打开门问他们找谁。玲玲一看到对方,想起被偷窥的情景,顿时低下了头,脸一直红到了脖子。而年轻人见玲玲面色红润、相貌秀丽,不禁看呆了。

二姑父见他还色眯眯地看着玲玲,火气更大了,一个拳头就揍了过去:“好你个臭小子,刚才还没看够啊,你说这事儿怎么办?”

“什么怎么办?”年轻人捂着鼻子问道。

“ 你还装傻,刚才是不是你站在窗户前偷看我大侄女洗澡的?”二姑父的话音刚落,挤在楼道里看热闹的人就大笑起来。可玲玲却突然大哭了起来,推开人群跑下楼去。

二姑母朝二姑父骂道:“ 玲玲还是个大姑娘,你在这么多人面前说这事儿,她以后还怎么见人啊?”二姑父一愣,不知如何是好,二姑母连忙追下楼去。

那年轻人莫名其妙地问:“ 你干吗打我?谁偷看谁洗澡了?”二姑父挥舞拳头恶狠狠地说道:“ 快把你那臭嘴闭上,以后要再敢乱说,我跟你没完!”二姑父说完便大大咧咧地离开了,临了还和邻居们打招呼:“ 没事,没事,开玩笑的!”

好在这事并没有对玲玲造成多大影响,毕竟玲玲是受害者,没人在她面前说三道四。可没想到有一天在下班回家的路上,玲玲被“偷窥狂”拦住了。玲玲当时吓得差点要叫出声来,“ 偷窥狂”却突然从背后捧出一束玫瑰花说:“玲玲小姐,希望你能接受我的道歉,那天的事情完全是误会,你能听我解释吗?”

玲玲怕他纠缠不清,说过去的事就算了吧,她不会再去追究。“ 偷窥狂”说:“ 那怎么好意思,我请你喝咖啡吧,也算将功补过。”玲玲见他温文尔雅的样子,再说也是邻居,相信他也不敢在众目睽睽之下做出什么出格的举动来,便和他一起到了咖啡厅。

在咖啡厅里,“ 偷窥狂”自我介绍了一番,他叫张云森,在一家外企工作,是个白领,业余时间喜欢写作,写了几年,颇有建树,还是省作协会员。那天,他偷看玲玲洗澡完全是误会,因为之前他曾在小区里遇见过玲玲,从那时起便心生爱慕,一直念念不忘。每天下班回到租住的公寓后,张云森便站在窗户前注视着住在对面楼上的玲玲,一日不见如隔三秋。那天,玲玲家卫生间的帘子突然掉落,他本想迅速躲开,但还是被玲玲发现了。他没有要偷看她洗澡的意思,更不是什么偷窥狂。要怪就怪他太喜欢玲玲了,才闹出了这样的误会。

玲玲低着头,脸上有种火辣辣的感觉,听完张云森的解释后,玲玲没有说话。张云森没有等玲玲回应,就大胆地向她示爱,要玲玲做他女朋友。

玲玲可不是个随便的人,没有拒绝但也没有同意。玲玲表示自己刚毕业没多久,怕遇人不淑,还要和家人商量一下。张云森也很淡定,说绝不会强人所难,如果玲玲不愿意,他会一直等下去,毕竟恋爱是两个人的事。

二姑母知道这事后,极力反对,说现在的男孩子都是花花公子,油嘴滑舌,口蜜腹剑,何况他还有“ 偷窥”的前科,玲玲可不能上他的当。玲玲听后,觉得不无道理,便和张云森疏远开来。而张云森却丝毫没有气馁,对玲玲展开了猛烈的爱情攻势,每天接她上下班,每周末都送一束玫瑰花,一有空便邀她去游山玩水。玲玲似乎成了一位高贵美丽的公主,生活在美好与甜蜜的童话世界中。

张云森这小子挺机灵,意识到如果想将玲玲追到手,就必须先过她二姑父二姑母那关。打听到她二姑父喜欢喝酒后,张云森便隔三岔五地拎上两瓶好酒上门,顺便也带一些营养品送给她二姑母。没过多久,这道坚固的防线便被他攻破了,玲玲的二姑父二姑母也开始在玲玲面前说张云森的好话。后来,如果张云森几天不上门,二姑父还会一直念叨个不停,生怕他出了什么事情。

就这样,张云森顺利地和玲玲谈起了恋爱,他们买了新房,结了婚,开始了幸福的生活。

有一天,玲玲买了水果去看二姑父二姑母,感谢他们之前对她的照顾。不料他们出去买菜还没回来,玲玲便和对门的邻居闲聊起来,聊着聊着,便聊到张云森身上。邻居孙大嫂说,张云森之所以追求玲玲,和玲玲结婚,完全是因为那次偷窥事件。玲玲吃了一惊,追问是怎么回事。孙大嫂说,当时张云森被玲玲的二姑父揍过后,在小区里就出名了,人人都知道他是个偷窥狂。听说,他是怕那件事情被公司知道砸了饭碗,才死皮赖脸地和玲玲谈恋爱的。这样一来,就算他偷窥的事情被公司知道了,他也可以名正言顺地说偷看的是自己的女朋友,便可以将罪责推脱得一干二净了。

玲玲听后,犹如晴天霹雳,难道张云森真的是个偷窥狂?他娶她的目的只是为了当挡箭牌?玲玲想起了婚后张云森一些奇怪的举动,他常常把自己一个人关在书房里,一待就是好久。他曾给玲玲解释说,他在创作小说,需要安静,不想有人打扰。难道这只是他的一个借口?他躲在阴暗的房间里是在偷窥对面楼里的美女?

玲玲将水果交给邻居孙大嫂,转身就往家跑。因为早上她出门时,张云森说今天要写一篇小说,叫她回来时千万别打扰他。玲玲回到家,轻手轻脚地走到书房门前,掏出钥匙,迅速地将门打开。

果然,张云森正站在窗户前向外张望,窗帘只拉开了一条缝隙,而对面楼上有一个美女正在淋浴,估计是忘了拉上窗帘。张云森冷不丁地被玲玲吓了一跳,尴尬地说:“你怎么突然回来了?”“这就是你写的小说吗?”玲玲指着他的电脑问,“不开机也能写作吗?”说完,玲玲便哭着跑了出去,而张云森也急忙跟着追了出去,解释说电脑突然死机了。玲玲不听他狡辩,哭着跑回了二姑母家,这时二姑父二姑母已经回来了,一见玲玲哭成这样,就猜到两口子吵架了,连忙安慰她。没过多久,张云森也追来了。玲玲大骂他是骗子、偷窥狂,欺骗了她的感情。张云森苦笑着说玲玲误会了。

玲玲哭着将听来的传言说了出来,责问他是怎么回事。张云森听后,呆立许久,说当时他追求玲玲的确有想借此来消除谣言的想法,但他是真的爱她,要不然也不会娶她。玲玲不听他的解释,要和他离婚,她不想和一个偷窥狂生活在一起,因为他偷看姑娘洗澡已经不是一次两次了。

张云森叹了口气说道:“ 事到如今,我必须把事情的真相讲出来了,信不信随你吧!”

张云森随后向她道出了偷窥的真相。其实,张云森从始至终都没有偷窥过任何人。因为他热爱写作,每天下班回家后都要在电脑前写作很久,时间长了眼睛又酸又痛,视力也有所下降。所以,他每隔一段时间都会站到窗前,向外眺望。张云森是高度近视,站在窗前时他都会将眼镜摘下,别说对面楼上的人了,就是有个人站在十米开外,他也看不清楚。

玲玲听后,不相信他说的话,因为她还清楚地记得,张云森当初向她解释偷窥事件时,说是因为暗恋她才每天站在窗前看她的。张云森苦笑着说:“ 我承认,我当时撒了谎,因为那件事情发生后,谣言压得我实在抬不起头,我向他们解释说我没有偷看你,可没人相信,我说我站在窗前是为了缓解眼疲劳,也没人相信,后来,我干脆……”

“你干脆也连我一起骗, 是吗?”玲玲生气地说道。

“ 可如果当初我跟你讲实话,你会相信吗?你会原谅我吗?”张云森说道,“ 我后来之所以没有告诉你事情的真相,就是怕你说我欺骗你,我在书房里把门反锁就是怕你发现这个秘密!因为我是真的爱你啊!”

二姑父和二姑母听后,都来劝他们和解,毕竟现在他们是夫妻。玲玲想想也是,相处了这么久,她也很了解张云森的为人,相信他说的话都是真的。玲玲擦干了眼泪,问道:“那你究竟是从什么时候开始喜欢我的?这回可不许撒谎了!”

张云森笑着说道:“就是你们找上门算账的那天,我就对你一见钟情了。说起来也要感谢那些谣言,是它们逼着我去追求你,要不然我也不会鼓起勇气对你说那么多肉麻的话!”二姑父听完后,大笑起来:“难怪你当时会用那种眼神看玲玲呢,只可惜被我一个拳头揍得不轻,哈哈哈!”玲玲扑哧一声,破涕为笑。

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