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曾为我的世界里带来光亮

A A A

收到许越的短信时,我正坐在家里盯着翻开的语文课本发呆。

放下手机,我的目光再次停滞在《春夜喜雨》的第3句上:

“野径云俱黑,江船火独明。”

春雨在夜晚悄悄来临时,无边的旷野上乌云密布一片漆黑,只有那江上的渔船有点点灯火在闪烁。

每次重读这两句时,我的脑海中都会清晰地浮现出这样的景象。

而后,我便会想起许越当初皱着眉和我讲话的样子。

“随风潜入夜……润物……细无声。接下来是什么?我忘记了。”

高二那年春天,这座北方小城倒是像诗中一样悄无声息地下着细雨。只是我完全无心去理解杜子美那种淡淡的喜悦来自何方,因为我这个差生,差劲到连这样一首简单的古诗都背不出来。

彼时我的后桌同学,新上任的语文课代表许越就站在我面前,坚定地执行着老师交给他的测验任务。

我望了一眼窗外阴沉的天气,觉得内心十分烦躁。

我知道他或许很快就要像他的前任那样嘲笑我太过愚笨。作为差等生这样的嘲笑我已听过太多次,即便知道他待人素来温和友善,我也依然担忧不已。

却不料他轻轻开口提示,听起来竟带了几分鼓励:“下一句是……野径云俱黑。”

那低沉而不失温和的嗓音,还有他期待的目光,让我一瞬间晃了神。

“喂,”他的手在我眼前晃了晃,“想什么呢你?快背啊。”

我的心情放松了些,努力回想着接上诗句:“野径云俱黑,江船……火烛明?”

他的眉头轻轻皱起:“是‘火独明’。”

这么简单的诗句经他提示还是出了错,我也真是丢人丢到家了。

我一边在心里鄙视自己,一边装作漫不经心的样子慢吞吞地纠正,又结结巴巴地把最后两句背了出来。

在优等生面前我向来如此,因为如果我不装作满不在乎,他们的嘲笑就会变本加厉。

“楊馨,我觉得你不是背不好,你只是不用心。你……还是挺聪明的。”出乎意料地,当我终于磕磕绊绊地背完了整首诗时,许越给出的安慰无比真诚,没有一丝嘲讽。

听惯了家长和老师无休无止的批评与责备,却从未听过有人说我聪明。我注视着他似有深意的目光,低沉而温柔的声音荡漾在我心上,就像窗外的雷声一样轰隆隆地回响。

“雨下大了!”周围的同学小声惊呼。

我望向窗外。雨水像往日一样倾泻而下,天空也越发阴沉。

但我却第一次感到雨滴打在玻璃上的声音竟有些动听了。

“这雨声真好听。”静默片刻后,许越在我身后轻声感叹。

玻璃窗早被雨水打湿,细细的水流轻淌下来。

我觉得我的心仿佛也被雨水打湿了,凉沁沁的,生出一丝淡然的喜悦。

许越不但让我牢牢记住了杜甫笔下的春夜雨落,也在我茫然的心上点了一盏小小的灯火。

我开始在心底悄悄许下一个愿望,希望有朝一日能和他并肩前行。

我并非是真的愚笨,努力之下渐渐地倒也有了些起色。只不过向来对英语头疼的我,依然对读课文有些发憷。

但终于有一天我还是被点名了。我战战兢兢地读完了课文,担心自己不准确的发音会被当做笑柄。

果然,老师仔细纠正一番才让我坐下。我懊恼地轻叹,却听到身后的许越轻声说了句:“其实总体上读得还不错嘛。”

我诧异地回头看他,他却只是微笑不语。

我想他可能不知道这句话对我是多大的鼓励,于是在下课前偷偷写了一张感谢的字条,趁他出去的时候放在了他的文具盒里。

我开始后悔自己的冲动,因为起初他没有做出任何回应。但当我开始担心他会不会看出我的字迹并因此厌恶我时,他却拿着字条来问我了。

“是你写的吧?”虽然是问句,他的语气却无比肯定。

还没等我解释,他就再次皱着眉说了句:“你知道我是怎么看出来的吗?因为这个thankyou的thank……拼错了。”

我窘迫地一把抢过字条,没想到他却毫不在意地笑了起来:“这很像你一贯马虎的作风。就像英语课上那些读错的发音,你也只是忘记了清音变浊的规律吧?其实老师也是过于苛责了,这根本不是什么大问题嘛。我看你啊,一点都不笨,再用心点就好了。”

与其他人不同,许越与我讲话时平等得就像是朋友,总是温和而诚恳。

他从来不会像其他人那样嘲笑我的成绩差,也从不曾因为我犯了低级而可笑的错误就居高临下地指责我。

而且……我把手里的纸条攥得更紧了。他似乎并不在意这字条的微妙含义,这是不是代表他也对我有所期待呢?

正当我静静体会这模糊的感受时,他突然正色道:“说真的杨馨,要是你把这写纸条的心思多用在学习上,肯定会有很大进步的。加油。”

或许每个人的青葱岁月里都存在着这样一个重要的人,他的话语总会在无形中给你很大的力量。即便是一个微笑、一个鼓励,都会让你觉得自己在迷茫中看到了曙光,都会让你坚信自己可以找到前进的方向。

那时的许越,就像诗句中浓重夜色下的江船渔火,给我那一片混沌的世界带来了微光。

即便他只说了一句简简单单的“加油”,也足以让我在学业上的进步有如神助。我渐渐可以熟练而准确地朗读英文的段落,也终于开始赢得老师和同学的尊重与赞赏。

许越与我在日复一日的接触中越来越熟悉,也越来越友好。他依然经常说些鼓励的话,而我在他的不断鼓励下,心底那欢呼雀跃的小秘密也呼之欲出。

我相信我很快就能像舒婷的《致橡树》里说的那样,作为树的形象和他站在一起。

高三下学期的时候,我在成绩单上的名字终于紧紧挨在了许越后面。

找了一个机会,我装作不经意地问起许越打算报考哪个大学。而他沉默片刻,告诉我他还没有想好。

或许是成绩的提升让我有了更多的自信,又或许是那些从未中断的鼓励让我暗喜,我心里认定许越对我也有好感吧,因而几天后的周末,我又特地发了短信过去追问。

很快就要填报志愿了,若是彼此有意,这份感情的确该尽早言明。

许越的短信回复过来的时候,我正看着语文书出神。

“我真的只把你当朋友。”他这样直白地告诉我。

许越说他并非是生来的学霸,而我当初那副想要进步却装作毫不在意的样子,那刚刚有了些进步却依然不自信的样子,都让他想起了从前的自己。

所以他才不由自主地想要帮助我,并在日渐熟悉的过程中把我当成了朋友。

至于其他的情愫,他坦言那只是我的误解。

是了,许越的个性本就温和而友好。

是我刻意放大了他对我的关心,是我一直误以为他也对我有所期待。

而当我问及他的高考志愿时,他那一瞬间的沉默已經不言自明。

他终究还是发觉了我的异样。纵使他再不忍苛责,也一定会找个时机讲述清楚。而我那多余的追问,刚好给了他一个契机解释缘由。

像是约定好的默契般,再见面时,我们谁也没有提起这件事。

我安静地复习,他亦沉默地做他的学霸,仿佛之前的事情从来没有发生过。

高考后我和许越鲜有联络,所以他从来不曾知道,后来的我,其实一直都牢牢记得那首诗。

“野径云俱黑,江船火独明。”

无论如何,在那些茫然的时刻,他都是我心中唯一的灯火。

4月到了,又是春雨连绵的季节。

窗外雨水拍打玻璃的声音依然如昨,可我知道他不会再与我坐在同一个教室里静听雨声。

被雨水淋落的花瓣,就像暗恋告终的心情一样,凉津津的,湿漉漉的。

春夜雨落,花开城郭。当我和他一起静听雨声时,当我反复吟诵《春夜喜雨》最后的诗句时,我也曾幻想那雨后的花朵是并蒂而开。

我知道那只是幻想。

但他曾给我灰暗世界带来过的光亮,却会一直留在我的心上。

永远珍藏。

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