干掉初恋

从门诊大楼一楼卫生间里出来,艾如山备感轻松。见阳光正好,便小心地穿过院子里熙攘走动的人群,来到医院大门外的人行道上,边晒太阳边抽起烟来。

清明节刚过,春寒未尽。医院门口处却围站着不少送孩子体检的家长,院子里也哪哪站得都是。艾如山见状,内心不由生出一种同是天涯沦落人的感觉。心道时间过得可真快呀,一转眼儿子就要高考了。

艾如山边感叹,边向马路对面望去。马路很宽,对面一侧的停车位上停满了送孩子的私家车。可怜天下父母心啊。他笑着摇摇头,举起手中的香烟屁股,朝自家车子的方向挥舞了几下。他是想告诉老婆吴洁,他在这边抽烟晒太阳呢。

也不管吴洁看见了没有,艾如山转过身,再次把目光转到那些正来往穿梭于各科室之间的学生们身上。“可了不得了……”这时,一位家长模样的中年女士从医院里急步出来,面色激动地同站在一边的几个家长说着什么。

“叔叔好!”两个女学生突然出现在他面前,其中一位热情地向他打起招呼。

你、你们好。艾如山有点猝不及防。他稳稳心神,向周围看了下,然后转眼向其中一个女生问道:“你好李梦瑶,你们体检完了?家长呢,怎么没见送你?”

女孩叫李梦瑶,是儿子艾晓宇的同班同学兼同桌,开家长会时见过几次。艾晓宇高中三年,家长会一直都是由他这个当父亲的亲自参加。

“送啥送,不用!”李梦瑶微微笑了一下说,“我俩都检查完了。”

“哦。”艾如山哦了一声。他发现李梦瑶的脸色有些苍白。

由于艾晓宇和李梦瑶的同桌关系,两位家长每次开家长会时也就顺理成章地变成了“同桌”。

艾如山发现李梦瑶和她的母亲长得很像,是个漂亮女孩。不经意间,他看到李梦瑶光净的额头上好像长了两粒青春痘,不过这似乎并不妨碍她微笑的甜美。

好像听儿子说起过李梦瑶是单亲家庭。想到这里,艾如山笑了笑,顺口问了句你们上哪儿,回学校吗?李梦瑶回答说,回学校写作业呀,下午两点还要上课呢。

“叔叔再见。”说着话,两人礼貌地跟艾如山挥手道别,转身朝公交车站走去。

再见。艾如山对着二人的背影挥了挥手。心道这女孩不错,有股子干练劲。

一边的家长们仍在不停地说着什么。艾如山边抽烟边饶有兴趣地观察周围的人群。两颗香烟过后,他才横过马路,来到自家车前。

“上个厕所用这么长时间?!”刚拉开车门,老婆吴洁劈头就是一句,“冻死人了!”

艾如山嬉皮笑脸地坐进车内,道:“刚才不是给你打招呼了……我在那边晒了会儿太阳。”

“车里是有点冷……你傻呀,你看太阳多大……你就不会到外面站上一会儿?”

艾如山接着说道。

“外面更冷……你抽了多少烟?看见儿子没有?”老婆最烦他抽烟了,抬手扇了两下,皱起眉头问道。

“没看见。见着儿子同桌李梦瑶了。”

“她妈送她了?”

“没有。人家都体检完了。噢,对了,给你说个事儿……”

艾如山想起方才听到的一个小道消息,扭脸对吴洁说道:“刚听一个家长说,说是有个女孩体检出来怀孕了,好像都快两个月了。”

“啊?!”吴洁吓了一跳,“真的假的?”

“估计错不了……幸亏咱不是姑娘哈。”说着,艾如山从杯座上端起不锈钢茶杯,惬意地喝了一口。他的口气里多少有点幸灾乐祸。

“唉,现在这些孩子真是的……家长要是知道了还不得急死!”吴洁同情地叹了口气。

“也是啊,正好这节骨眼上!再过一个月就要高考了,搁谁谁不急?”艾如山边说话边按下车窗。

“把窗子关上!”见他又想抽烟,吴洁急了,“抽抽抽!冷死人了。”

2

“透口气也不行呀……”艾如山悻悻地正要关上车窗,却远远看见儿子艾晓宇在对面正准备过马路,“儿子出来了……真快,应该完事儿了吧。”说着看了下仪表盘上的时间,十一点刚过十分。

“正好啥都不耽误。”艾如山口中说道。昨天跟儿子约好了,今天体检完顺道去爷爷家吃午饭。好久都没有去看望老爷子了。

艾如山的父亲独自一人生活。昨晚特意给老爷子打去电话,说好了今天要带儿子回去吃午饭的。再说两个月不见,爷爷也想念孙子了。

两口子眼巴巴地望着人高马大的儿子穿过马路来到车窗前。

叔叔好,阿姨好。和艾晓宇一同过来的两个男生礼貌地跟他俩打了个招呼。好好。两人笑着回应着,一齐把目光落在了儿子艾晓宇身上。

“儿子,体检完了没有?顺利不?”艾如山满怀关心地问着艾晓宇。他是有点担心孩子的视力:初中没毕业两只眼睛就已经超过三百度了。没办法,现如今这教育……到学校转上一圈满校园都是眼镜片子。

还行吧。“还行”是儿子艾晓宇的口头禅。从小到大不管你问他什么,尤其是考试成绩,回答永远都是这两个字:“还行”。

“还行。”艾晓宇说着俯下身,脸上现出不好意思的表情对二人说道:“爸,妈,中午我就不去爷爷家吃饭了,有点事儿我们先回学校了。”

艾如山闻听,心生不快,但是他又没啥好办法。常言道知子莫若父,从小到大他在孩子的教育问题上采取的都是循循诱导,以鼓励为主,几乎没有说过什么重话,更别说当着他同学的面了。“那……好吧。”他努力地控制着自己情绪,面不改色,心里却泛起嘀咕:大中午的他们能有啥事儿,不会是在撒谎吧?

尽管心中有所怀疑,也不好太驳了儿子的面子不是。

“儿子,饿了吧?来,先垫巴一下。”按要求体检不能吃早餐。当妈的自是心疼儿子,连忙从提包里拿出一袋包子、一杯豆浆和一些点心,伸手递出车窗,一边说道:“还有点温乎气儿呢,叫你同学一块都吃点儿。”

艾晓宇却犹豫着没有接,红着脸说:“老妈不用了,我们回学校再吃。”

“你们咋回?要不我开车送你们吧。”艾如山不甘心,又不好直接问啥事情,只得堆起笑容,半带提醒地对艾晓宇说道,“不会是去打篮球吧?”艾晓宇从小痴迷于篮球,是“小皇帝”詹姆斯的铁杆粉丝儿。进入复习阶段以后,学校三令五申强调高三学生不得进行各种剧烈活动,尤其是足、篮球。上次开家长会时班主任郑老师曾很严肃地指出过儿子的问题,说他经常在课间组织带领一伙人打篮球。

“切,怎么会呢!”见老爸哪壶不开提哪壶,艾晓宇有点不高兴,脸上掠过一丝不自然的表情,说道,“不用送,我们坐公交回。下午一点半上课,回去还要写作业呢。”说完,对着两个同学一摆手:

“走!”

叔叔阿姨再见。三个大小伙子扭头朝前面公交车站走去。

收藏
完本小说所有章节均由网友上传转载 只是为了宣传让更多读者欣赏 © 2015 storys.cc