死亡阅览室

童尧娃娃

A A A

开端

“你为什么会留在图书馆一整夜?”

“我已经说了,因为停电的关系,我是被锁在里面的”

“你和被害人博皓是什么关系?”

“普通的同学关系”

“那么昨晚九点,他也是被锁在里面的?”

“当然!”

“经过检查,五楼排水管道有攀爬的迹象,是谁干的?”

“是,是博皓干的。”

“他是在锁门之后上来的?来做什么?来找你么?”

“我,我不知道”

“你们之间发生了什么?是不是你杀了他?”

明瑾的双眼血红不知是因为受到了强烈的刺激还是一夜没睡,此刻她长发凌乱,神情委顿,曾经红润的脸颊苍白的毫无血色。

“我说了!我没有杀他!没有杀他!”她狰狞地拍着桌子嘶吼,声音嘶哑。坐在对面的刑警却面无表情,因为她已经这样疯癫了一夜了。

“我说了多少遍了!是鬼杀了他!那鬼穿着一双红布鞋…….”

明瑾被人发现昏迷在图书馆阅览室内的时候已经是第二天的清晨七点多了。

上早班的新任图书管理员在刚刚走进这座有着几十年历史的旧图书馆时就发觉了不对劲,图书馆建立在h大学北侧茂密的树林深处,终年不见阳光,倘若没有灯,这里就会沉入阴郁而潮湿的黑暗之中。管理员以为只是电路老化出了问题,可是当他开着电筒走上五楼,打开了五楼阅览室的门锁之后,终于意识到问题远没有那么简单。

经过了医院的救治,明瑾最终坐进了公安局的审讯室中接受刑侦人员有关于杀人罪的讯问。

案发现场的凶器上面只有明瑾的指纹,但明瑾否认自己犯罪。

刑警也无法想象能够通过排水管道爬上五楼,盗窃并杀死了一个强壮男子的人会是这样一个楚楚可人的弱女孩。更重要的是,如果她是凶手就不会因为惊吓过度而昏迷在案发现场了。

经过调查,h大学图书馆阅览室的闭馆时间是晚上九点整,而前一晚从八点半开始图书馆就因为线路问题停电。

在前一晚那漆黑的图书馆里到底发生了什么导致了这一命案?嫌疑人与被害人又是否真的只是因为管理员的疏忽而滞留在里面呢?

答案当然远没有那么简单。一切都得从明瑾和这五层阅览室说起。

1

明瑾是名副其实的系花,她有着修长匀称的身材,清新靓丽的外表,从她来到h大学的那一天起,追求者就络绎不绝,在很多人的印象中她善于玩弄他人,骨子里很高傲。当然,这种印象也与其他人的嫉妒有关。她的人缘并不好。

她的家境不富裕,父母为了供她上学就已实属不易。她的梦想是成为一名大学老师,一辈子都能过着孩子一样的生活,和他们一样上课和休息,永远能青春常驻像个孩子。可是她成绩平平,如果不能顺利考研这个梦想就会化为泡影,她知道时间不多了,只有拼命地努力,利用一切可以利用的时间才能够实现这个梦。

h大学的图书馆只有第一层是自习室那里常年被考研的同学们拥挤地占据着,其上四层全部都是阅览室,在这个浮躁的时代已经没有人愿意静下心坐下来读一本书了,而且阅览室不允许带自己的东西进入。因此这里常年都空荡荡静悄悄的。

为了能够在阅览室里自习,明瑾做了很多努力,终于成功了。

五楼阅览室的管理员是一位年轻的小伙子,五楼的楼层较高,来这里看书的人是最少的,被寂寞不断打磨的管理员被明瑾成熟漂亮的长相深深吸引了,为了能够天天见到这位美女,他不惜违背了领导的指示,答应了。

明瑾就和她唯一的闺蜜小白在五楼大厅最靠里的那张椅子自习,小白不想考研往往吃过晚饭七八点钟就走了,只有明瑾一个人一直呆到闭馆。

明瑾很为自己能找到这个地方而感到骄傲,她从未觉得这里有什么问题,直到有一天小白和她讲了一段有关于五层阅览室的故事。

那天晚上六点多,太阳已经下山,五楼静悄悄的只有明瑾和小白两个人,管理员在远处的柜台后面打瞌睡。空气中只有头顶的白管灯发出的电流声。

小白神秘兮兮地碰了碰明瑾,递过来了一张纸条。

尽管只有她们俩,但气氛就像一池宁静的水,其中的鱼儿也是安静的。

明瑾接过来一看,上面写道:“你知道为什么图书馆的五楼人这么少么?”

明瑾无聊地白了小白一眼,抿着嘴认真写道:“因为楼层高被,毕竟下面还有三个阅览室呢”

小白回道:“错!因为几年前五楼发生了一件事,一位女生被室友诬陷是小偷,她就悄悄来到肃静无人的五楼阅览室,在最里面的一排书架后面上吊死了。据说一个礼拜之后才被人发现,尸体穿着一双鲜红色的破布鞋死相非常恐怖,有人传说这里晚上会有穿着红鞋的鬼…..”

明瑾看得浑身发冷,她把纸条揉碎扔到了一边狠狠瞪了小白一眼。

小白嘻嘻一笑,指了指远处的书架,又写道:“就发生在那里!”

其实明瑾早就发觉五楼阅览室有时候会传出一些莫名奇妙的声音。

例如在远处那些重叠的书架后面偶尔会传来“吧嗒”的声音,类似书脊碰撞在书架上发出的声音,或者奇怪的滴水声,吱呀声等等。

在宁静而巨大的氛围中,一点声音就可以清晰地传递到很远。

明瑾从来不敢把这些奇怪的声音和小白的故事联系起来。她表面上没把这故事放在心上,但自那之后她真的开始注意书架后面的动静,对于小白所指的那最后几排书架她更不敢靠近。

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