女主播的肢解生涯

kingsuii

A A A

Part 1、

作为一个女孩,我一直努力让自己苟且漂亮的活着,如果我没有遇到他的话我想我会一直苟且漂亮下去。后来我把他杀了,却再也回不到原本的苟且和漂亮。

作为一个女孩,我很漂亮。我是天使和魔鬼的结合。天使的容颜,魔鬼的身材。天使的皮囊,魔鬼的心脏。或许是我一厢情愿罢了,从来没有天使或者魔鬼,只是我自己而已。

作为一个女孩,因为我的苟且你们会称我为biao子。我毫无尊严可言,为了活着我做了除了底线以外的所有事情。每天会在一些直播软件上搔首弄姿赚取一些脑残的打赏;拍一些露骨的写真在网上叫卖;顺便卖着原味内衣,业余时间也会充当酒托、饭托,凡此种种你所能想象的为你所不齿的勾当,我,都曾做过或者正在做着。

作为一个女孩,我的漂亮让男人为之倾倒女人为之羞愧。残花败柳如你一般如何能升的起嫉妒之心?净身高170,未量过三围,把柳岩的身高拉长十厘米胸部提升两个zhao bei,臀部往金卡黛珊的方向提升一些那就是我了。当然,我,长得更漂亮一些。漂亮能当饭吃吗?能!

看到这里很多人就已经开始骂我了:再怎么漂亮也不过是个biao子,贱到可以在网上随便下载的那种女人!是啊,可惜,你们口里的这个biao子还从来没有谈过恋爱也没有玩弄过任何男人的感情更没有花过男人的一分钱,甚至,虽然可能你不信,但我还是个处。

所以我的写真和原味内衣卖的更贵。我的生活谈不上刀口舔血,顶多算得上在悬崖边上跳舞。我的写真都是找专业的摄影师拍的,花费很高。

我指的不只是钱,还有尊严,在一个陌生男人的眼底下展露自己的一切,甚至有些地方自己都不曾亲眼见过。有些摄影师再拿了钱以后还试图夺走我的身体,有一次一个摄影师试图qiang bao我,他甩了我几个耳光骂骂咧咧的:“妈的一个biao子装什么处女,这次你从了老子,你以后的写真老子免费给你拍,挣扎你妈的B啊。”

不过最终他没有得逞,在他对我上下其手的时候我把手指伸进了自己的喉咙,下一秒中午吃的炒牛河、酸辣粉就如同瀑布一样喷了他一身,甚至还有一片消化了一半的菠菜叶耷拉在他的头上,弄坏了他铮明瓦亮的发型,在他的惊讶中我又强迫自己松紧括约肌屎尿齐下溅了他一身。

他夺路而逃的时候甚至都不惜得再抽我一巴掌,他摔门的轰响伴随着一句:你他妈的真恶心!在我耳朵里一直回荡。你瞧,多有意思,他要qiang jian我,却还骂我恶心。

一个月后,在法庭上,他朝我鞠躬赔礼道歉,要陪我钱,要求我原谅,要我不追究责任。我收了他的钱,原谅了他,但还是追究了他的责任。qiang jian未遂,有期徒刑三年。而我因为传播淫秽se qing影像被罚十万,有期徒刑三年零九个月。

他被带走的时候一直在骂我:你他妈的你就是个疯子,艹你@#¥@#¥@#%¥@ 。你瞧,更有意思了吧,我用法律保护自己的时候却把自己也搭了进去。传播淫秽物品罪和qiang jian未遂哪个更重呢?这个男人也很有意思,刚才还在求我原谅现在竟然又开始骂我而其他人仿佛都跟没听见一样。

我并没有在监狱里呆满三年,因为表现比较好,减刑释放。我在里面浪费了两年又四个月。现在想想其实那两年半里可能是我这辈子最幸福的时间。

每天按时吃饭休息,不用担心受怕,有书读有活干,甚至还有了室友。我这辈子唯一有室友的时候就是在监狱的时候。在我读过的书里,很多前辈们出狱后都说外面的世界完全变了样,可是在我眼里,这个世界还是跟原来一样,所有的人都爱钱,男人还是那么好色,空气和声音更糟糕。

不过,这些跟我关系都不大,只要我还漂亮,只要我身材还好,只要男人还好色,我就会一直苟且漂亮的活下去。

part2、

我仅仅用了20天就完全适应了现在的这个世界。这个世界比两年前更加的疯狂。各种直播平台各种社交软件的铺天盖地给了我这种女孩更多的机会。智能手机的发展速度就像两年前一样跟不上人们爱慕虚荣的脚步。

我用这群新脑残的打赏把自己包装的更漂亮了。我喜欢在脖子上挂一根蓝色的丝带,丝带顶端绑着我的手机,我的手机,卡在我36E的胸上。

在我跑步的时候我的手机和胸以同样的频率上下颤抖,开着的直播间里面一群精虫上脑的傻bi们就开始刷评论刷打赏。

当我慢下来走路的时候,我会拿起手机看着屏幕上不停刷新的评论和打赏甜甜的微笑:谢谢哥哥们的打赏和支持,永远爱你们哦,么么哒。

然后在心里默默地骂道一群傻bi。最后在拿起手机对着里面展示着更甜的微笑:哥哥们要多关注一下人家的社交账号和网店哦,里面有些你们想要的东西呢,你懂得哦~屏幕下方是人家的社交账号和网店地址呢,喜欢人家的欢迎订阅收藏哦。

我说过我没花过男人的钱。这句话跟我的做法不矛盾。给我钱的这些人,能算男人嘛?充其量就是一群智商极低的低能弱智。不要骂我,我又不说相声不唱歌,为什么要那么虚伪的在开头和结尾都来上那么一句:“向我的衣食父母致敬。”?

我遇到他的那天我跑步完,关了直播。我从山东路北端一直跑到五四广场,单程大概5公里。平时,在我跑完以后我习惯慢慢的踱步回去。可是遇见他的那天,我坐上了我不应该坐的公交车。

下午6点的山东路已经堵成一锅粥,同样跟粥一样的是我登上的这辆公交。严丝合缝。人和人之间只隔着两层衣服的距离。在我刚上车不久,一个身高一米五的猥琐大叔贴近我的身边,这位大叔西装革履面色肃穆忧郁地看着窗外的车流人海,下身却道貌岸然的一直往我身上蹭。

我又好气又好笑,我真的很想抽他一巴掌然后再送他一句:“蹭你妈了个B啊,老娘就算是脱了裤子你能够得着么?”实际上,下一秒我就这样做了。

你瞧,更有意思的来了,全车上的人都盯着我看,看得我都不好意思了,而那位大叔却在人群中悄悄溜走。

我从车上这些人的眼神中读懂了另外一层含义:穿的那么骚,长得那么漂亮,身材那么好,活该你被骚扰。

这个时候他站起来了,很强势的把我按在他的座位上,用他的外套遮住了我几乎半裸的胸部。我都没来的及跟他说声谢谢就把头转向了窗外。

那一刻我差点就哭了出来。我上一次流泪的时候还是十一岁。现在我23。两年前差点被人qiang bao的时候我没哭,我被罚款十万入狱三年的时候我没哭。

可是就在刚才,我突然有了流泪的冲动。一匹孤狼,就算受再重的伤也只会躲在阴影里自己舔舐伤口而并不觉得有什么不妥,可是如果这个时候有人送上哪怕那么一丝毫不起眼的温暖,也能让这匹孤狼的委屈瞬间爆发。就在刚才的一瞬间,我觉得我活得好累,好孤独。

过了好久,这辆公交车在黑夜的车流中缓慢的爬行。我抬头,我以为他会一直盯着我,虽然他的外套在我身上,可是如果从他居高临下的角度往下看,应该会看到美好的山峦叠嶂。

可惜他没有,他只是静静地看着窗外。他安静的如同夜色。第一次,我对自己的身材和相貌产生了怀疑。拉了拉自己的黑色紧身皮裙,裙摆在膝上30厘米堪堪裹住我的翘臀,黑色的丝袜在窗外的灯火阑珊下闪过色彩各异的光芒。

可惜不管我怎么撩拨我的裙摆,揉搓我的丝袜。他的眼神始终看着窗外。

终于,我到站了。在我起身的时候,座椅上不知道是什么东西拉扯住了我丝袜,就那么轻轻的嘶啦一声,我碧玉般的大腿就这样直接暴漏在了空气中。与此同时招致了很多恶心的目光。

他也听到了声响,低下头的一瞬间却满脸羞涩。脸红红的像是个孩子头低的也更深了。

我举起他的外套:“呐,还你,我到了。”边说边把剩下的丝袜一扯到底,让我的双腿彻底解脱了束缚。双腿暴漏在当时的天气里,还是有些冷的。

周围更多的人看向这里,直勾勾的盯着我的大腿。谁知道他们的心理有多少龌龊的想法。他突然拉起了我的手,在我还没反应过来的时候把我拉下车,用他的外套把我的双腿包裹了起来。

我突然笑了:“傻瓜,你这样,我怎么走路呢。”在我话音刚落的时候,他抱起了我。那一刻,我觉得自己像个公主。

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