来自地狱的葬歌

金攀

A A A

一 新闻

我从沉睡中醒来,眼前的强光刺得我急忙用手挡住了眼睛,我躺在自己的床上,外面黑咕隆咚的,一片安静,似乎还有几声虫鸣,看起来已经是深夜了,但是我的屋里灯火通明。

“儿子,你终于醒了!”眼前是我的爸妈,他们俩互相依偎着坐在我的床边,妈妈的眼眶通红,明显刚刚哭过。

“怎么了,妈妈,你哭什么,出了什么事吗?”我感到很疑惑。

“好了,好了,没事就好。”爸爸伸出手拍了拍妈妈的肩膀,在一旁安慰妈妈。

“爸,到底怎么了?”

“你不记得了?”爸爸露出询问的目光。

“记得什么?”

“没事,没事,你好好休息,我已经跟你们老师请过假了,我和你妈妈就在旁边,有事记得喊我们。”

爸爸制止了妈妈想要说话的举动,推着妈妈出去了,留下我。

我试着去回忆之前的事,可是仿佛脑子里一片空白,只是隐隐约约记着我好像约了几个朋友放假一起出去玩,其他完全记不清了。

我四处找了一下,我的手机就放在床头柜里,屏幕上显示今天是9月10日,看来已经开学好几天了,我为什么不在学校?

“呃呃……”一阵剧烈的头痛袭来,打断了我的思考。爸妈不愿意告诉我是怎么回事,我也实在是回忆不起来了,不过既然爸爸说请过假了,干脆不去想了。

我打开电脑,随便翻了翻最近的新闻。

“近日发生一起失踪案,几个学生在市郊公寓失踪,目前未找到相关目击者,希望知情人士速与警方联系,几名学生身着蓝色校服,与8月底进入公寓……”

市郊公寓?那个地方我也听说过,非常偏僻,周围都是树林,前不着村后不着店的,楼下大妈给我说那里还闹鬼,虽然现在科学社会了吧,反正不是什么好地方,这几个二货真作死。

“近日,本市发生无差别连环杀人案,受害者以青年女性为主,希望市民注意安全。”

这是怎么了?怎么都是这些破新闻?这新闻看得我一阵恶寒,赶紧关掉了网页。这时,我的qq闪了起来,是有人要加我好友,我立马点了开。

对方看头像是个女孩子,昵称叫小瑜,她的验证信息是“李延锋,加我。”看起来对方好像认识我啊,我点了同意。小瑜?名字里带瑜的女生我好像认识好几个呢,这个是谁啊?

刚加上好友,对方就给我发了一条信息,延锋,你到家了吗?这话什么意思?我琢磨了一下,我今天好像一直躺床上呢吧,没出门啊。不过我还是回复了,到家了。然后我又想了想,回复,你是哪位,是我认识的朋友吗?

qq沉寂了一会儿,对方回复了,我给你说个故事,待会儿就给你说我是谁。我想既然是妹子的要求,怎么能拒绝呢?我立马敲了好的两个字回复了过去。

二 第一个故事

接下来是故事:

在城市的郊外有一片小树林,小树林的尽头是一个公寓。这个公寓建成大约有五十年了,经常是空着的,除了有时候会被旅游的人租下来临时居住。

据说这个公寓的第一代主人是一位富豪,他是一个疯狂的守财奴,他把自己所有的钱都换成了黄金,然后把它们都铸成金币,堆积在家中,然后每天去擦拭,整理他的金币,看着这些金灿灿的东西让他疯狂,乐此不彼。

他害怕有人抢夺他的财富,所以雇佣了很多保镖保护他,还有他的金币,他和家里的亲戚都形同陌路,他把自己的公寓所有的入口都反复加固,窗户也都上几层锁,他本人也极少出门,他的生意全都交给儿子打理,而他自己就在自己的金币和保镖的环绕下度日。

但是即使这样,他的财富还是被人惦记,因为那些金币实在是太诱人了。他的亲生儿子伙同了他家的厨师在他的菜里下了毒药,他至死都没有想到害死他的人居然是他自己的儿子。

富豪死了,因为他很少出门,找不到任何目击证人,他的保镖也不许进入他的屋子,最后厨师案件的侦破很难,厨师成了替死鬼,他的金币全都被他的儿子继承了。

他的儿子在他死后不久,就遣散了富豪所有的保镖,把他的金币全部运出了公寓,大肆挥霍,但是在搬运过程中,有一枚金币掉了出来,留在了别墅里,他的儿子并没有发现。

有一天他的儿子在外面疯累了,回到公寓休息,发现了那枚金币,他正要捡起金币,赫然发现金币上竟然是他父亲的脸!

第二天,保镖发现富豪的儿子死了,屋里一直没有人进去过,没人知道他是怎么死的,警察从他的尸体上也没有找到发现任何线索,只是他的脸上呈现出微微的笑容,好像在临死前看到了什么幸福的事……

故事到这里戛然而止,待我看完故事想去问小瑜问题的时候,小瑜的头像已经不知道在什么时候变成了灰色,我想今天可能问不了她是谁了吧,明天再问吧,希望明天她会再上线。我关上电脑,又躺回了床上。

三 梦

我躺在床上,琢磨着刚刚的故事,还有小瑜,小瑜,这个人我见过吗……我念叨着这个名字,渐渐入睡。

我睁开眼睛,这是哪里?我置身一片茂密的小树林,天上月光明亮,而我身后的小树林则黑漆漆的,看不清有什么。我的正前方是一栋别墅,别墅看起来很破旧,窗户都七零八落地挂在窗户框上,墙上的油漆也都掉了,呈现出砖块的红色,仿佛血液的颜色。我还是离开这儿吧,这好像是传闻中市郊那个闹鬼的公寓,我暗暗想到,我不是在睡觉吗,怎么会到了这里?

“救命啊……啊……”一声撕心裂肺的叫声从别墅里响起,是一个女性的声音。

“啊……”

我原地一怔,再也忍不住了,拔腿就跑,我冲着小树林里冲去也管不了方向对不对了,心里就一个想法-快跑!周围的树划伤了我,很多鸟类被惊得乱飞。

“救命啊……”又是一声求救声仿佛就在我身边响起,“啊!”我腿一软跌倒在一堆矮灌木中,浑身都是划伤,我正要挣扎着站起来,啪嗒,一滴水滴在我的头上,我支撑着抬起头。

“啊……”

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