越南情

在杭州老家过春节的时候,陈蓉忽然接到经纪人电话,新版《神雕侠侣》在横店翻拍,原本拍板定下的郭襄饰演者临时毁约,投资方千兜百转,意外托人找到家离横店最近的她。

她立刻应下,收拾了衣服就走。养母对她一向淡淡的,也没多问去哪里,初二当夜她拖着行李离开杭州,孤身往横店去。

孤身浪迹去天涯。

很大一场雪,已拍到小龙女杨过十六年之约,他站在断肠崖边,天下英杰不入他眼。笑着笑着忽然侧过脸去,他的眼神是一道刻骨锥心的情伤。

陈蓉当时就被震在那里。

两人的对手戏也在一场铺天盖地的大雪里,他策马而来,粗布麻服迎风猎猎,将那叫郭襄的少女从经轮法王的手中救下,两人一骑往天与地的深处飞奔而去,年方十五的小郭襄抱着杨过,喃喃说着动情的话:“你许我三个愿望,如今我一样都不要,我只要你平平安安活下去。”

他神色一震,错过脸去,吹乱的头发里是他一双星子一样皎皎的眼。

很显然,这编剧是比琼瑶更狗血的存在。

这段戏特意被制片方剪到了不足二十分钟的预告里,狂风缁衣,白雪美人,快马英雄,全是摄人心魂惊心动魄的场景。发布会上,导演专门将陈蓉的位置安排到张兼旁边,引得人不得不去问:“如果生活中同时遇见小龙女和郭襄,你会选择哪一个?”

标准张氏漫不经心的笑,他答得意味深长:“我会选择最早遇见的那个。”

古墓相逢时,郭襄尚未出生。

所有人心领神会,而她的心却仿佛吃进一只酸橙,涩涩地发涨。

那年的雪反常地大。

临时补一场决战天山雪顶的戏,演员们用威压吊着飞来飞去,却不知为何一直无法让导演满意,雪越下越大,连唯一下山的缆车都成了茫茫天地间一点微不足道的存在。

到傍晚饭点的时候场务忽然接到电话,上山的路被封住了,餐车被堵在山口。一开始谁都没在意,可等天都暗透了,这才有确切的消息过来说有可能封山。不吃可以,但是如果封山,这样的天气熬不熬得过去都难说。

场务跟守山的那边商量,看是不是能借这里的缆车下山。组里各个人心惶惶,有几个刚出道的小姑娘又饿又累又怕,抱头一起嘤嘤哭了起来。

是真的出不去了山么,陈蓉茫然地想,可以跟谁去说,她有可能死在这里。

养母一向淡淡的,七情不上脸,养父恨她不争气,不好好念书去做戏子。家里从来不缺钱,可她迫切地需要,因为她需要由金钱带来的认同感。

忽觉头顶一团阴影遮住光源,抬头才发现是张兼。双手插着裤袋,长身玉立,一身臃肿羽绒服意外穿出了风流倜傥的感觉。他嗨了声,递过手机去:“要打电话么?”

陈蓉摇摇头,他看她一眼,走开,再回来的时候端着两杯热可可。

这次她没再拒绝。

张兼在她对面找了个舒服的坐姿,长手长脚,容颜俊俏,难怪乎迷得网上大片少女神魂颠倒:“每次看到你,你好像总是一个人。”

想起第一次在杂物间遇到他和coco,陈蓉笑了:“应该是我每次一个人的时候,总会撞见你。”

张兼哈哈大笑,笑罢正色道:“上次的事,我替coco跟你说声对不起。”

她仍旧微笑:“那说吧。”

热源灯光下,他深刻明晰的脸上流转的光华惊心夺目,他的每一个动作都被设计得无可挑剔,这样漂亮的人,倘若不是真的活生生出现在这里,她会以为那只是遥远年代一个鬼魅的碎影。所以她料不到他真的就说了:“对不起。”

“其实我和coco真不是外面写的那种关系,”带着点无可奈何的笑,他说了些她并不知道的事实,“coco是我继母带来的女儿,走丢过一次,所以全家都很紧张她,才养得她现在这种性格。”

未等陈蓉反应,张兼忽然又问,“你知道我最羡慕谁么?”

“谁?”

“coco。”他看着远处纷纷扬扬的雪,很慢很慢地继续,“所有人都围着她转。从小到大我做出任何决定都没人在乎,我说要进娱乐圈,他们没意见,我说想拍电视剧,他们说好你去,”他失神一笑,对上她若有所思的眼睛,“有次在云南拍戏,我发高烧,躺在乡下诊所的时候很想很想给我父亲打个电话,告诉他,这些年我多么累,这些年我多么需要他们的关心。”

陈蓉愣了愣,很久才想起来问:“为什么跟我说这些?”

“因为很像,”他凝视着她,“有时候看到你,就好像看到那一年的我自己。”

陈蓉刚想开口,场务在边上大声招呼:“可以使用缆车。”

此刻雪至膝齐,苍茫大地看不清天与地。腕表指向凌晨两点。

有条不紊依次下山,只是没想到轮到她和张兼时,缆车在风雪作用下剧烈一震,卡索忽然滞住无法推动。

她闭上眼,心里奇异地一阵轻松。在这个无人认识自己的高空里,身边是幽沉的暗夜,底下是茫然的深灰。她一人在这里。

在下一次对流来临时,她的手被人紧紧握住。

收藏
完本小说所有章节均由网友上传转载 只是为了宣传让更多读者欣赏 © 2015 storys.cc