越南情

A A A

他跻身一线,身负数个代言,在他成名时她不过小小配角,出道之后无人问津,却在一部戏里受他异常关注,一力抬举,可当时两人都想不到,将来的路会这样艰难……

没有任何人告诉过她,这部新戏临时加了两段床戏。也没有人告诉过她,跟她拍这两段床戏的最后被换成了娱乐圈当红炸子鸡张兼。

这段戏里她扮演一个勾引当家少爷,拆散良配的青楼歌姬,活色生香一场色诱后,由张兼绯闻女友coco饰演的正室伤心欲绝赶到现场,亲眼目睹丈夫被自己昔日好姐妹诱拐上床后悲愤难当,扇了她两巴掌后大哭离去。

为了凸显效果,编导在组里放了话,床戏力求真实,那两巴掌也一样得真实,这年头观众猴精着,别的还不稀罕,就爱听那声巴掌响。

投资方力捧coco,这是陈蓉拿到改后剧本,一起入组的姐姐后来跟她说的,这年头在娱乐圈混,别想真能咸鱼翻身。是条虫是头龙,从你第一只脚怎么踏进娱乐圈起就分得清清楚楚,为啥有些出道能挑大粱,有些一辈子都做个宋兵乙,别不信命。

陈蓉踏入娱乐圈的动机其实比很多前辈纯粹多了,为钱。她漂亮,她也穷,她缺的是来钱迅速来源可靠的物质支柱,所以她一头扎进去,稀里糊涂接了这场戏。

谁都看得出,这是有人故意刁难陈蓉。

说到刁难,陈蓉完全可以提笔写一本《娱乐圈论后进者之悲辛》,更别提像她这种没后台不来事的小明星。

就在上部戏,她,coco和张兼被分到一个组里,她戏份少,晚了半个月入组,到的那天也没人在意,无所事事就坐在空无一人的杂物间看剧本。有人进来也没抬头,对方却没料到这里会有人,怔了怔,已经有高跟鞋蹭蹭的声音从片场追了过来,一边走一边气喘吁吁高声飙着脏话:“我他妈的告诉你张兼,你别拿咱妈来压我,我管你负不负责,这戏我……”

气冲冲的话到了这儿一下子全给堵了回去,哑了,手一把门就看见陈蓉满脸窘色站了起来。她认得张兼,也认得在八卦里被传得活色生香的他的绯闻女友,coco。

coco眼一睥,标准嫩模出身走台时的目中无人:“麻烦,我们有点私事要在这处理。”

在那些少儿不宜的,有碍观瞻的画面形成之前,她当即从座位上站起来,拎了包,擦着两人过去,却被一条手臂拦在过道中央,是张兼。一边维持着不放她走的姿势,一边闲闲打量着她身上刚换的戏服,准确地叫出了她在戏里的角色:“小谢。”

女鬼小谢,返阳回阴,成全书生和小姐的爱情。

他眉一挑,天生风流成性:“我能约你晚上吃个饭么?”

没等陈蓉回答,一旁的coco气结,脚一跺:“你他妈什么意思?”

“你不是不让我管你么?”他理了理衣襟,气定神闲这样回答她,“你他妈也别管我。”

她怎么可能跟他去吃饭。张兼却仿佛有意将她拖到这趟浑水里,不仅在片场对她照顾有加,甚至在杀青之后微博感谢的一串人里,还特地寻到她微博,@了她。

自然有好事者掘地三尺,将其编成段子在网络上悄然地传。coco死忠粉寻到一丝半点暧昧气息,纷纷杀到她微博,硬生生将她个三线明星骂成微博当日搜索头条,连不认识的人都好奇转发问一句,这被逼#滚出娱乐圈#的陈蓉,究竟得罪了何方神圣。

莫名其妙参进一段三角恋里,稀里糊涂多了三四个代言,陈蓉也就这样喜忧参半地,红了起来。

陈蓉想了又想,这真是打哪说起。

那场床戏根本就是霸王硬上弓,导演反复同她讲戏,教导媚眼怎么抛才好,衣服怎么脱更妙:“你这个角色,她是个倾国倾城心高气傲的美人,所以你这个色诱,它得表现点节操节气。”

这导演真是个宝。陈蓉忍着笑扭过头,两颊红熏熏的。那个位置刚好对着摄影机,张兼侧头听着镜子里的助理说话,一转眼正对上,她对他倒不反感,错了错眼神就又擦了过去。

不见得是个极品的美女,与野性的coco相比又少了点特质,美得中规中矩,可偏偏又说不出什么滋味,稍稍有点怔忪,一个眨眼,就什么都找不见了。

演技真心不错,拿得起放得开,不过最后上床时被绊了跤,惊慌失措往他那边倒,却又要装成一副矜持的样子实在太好笑,他也真的在心里笑了笑,借着酒意顺势搂住她细腰,一同跌倒在床上。就在那一瞬,张兼脑海里鬼使神差浮现一句诗:温香软玉抱满怀。

房门被人撞开,coco扮演的妻子难以置信站在门前。

跨过一地凌乱,她悲愤欲绝冲过去给了陈蓉两记耳光。应编剧要求,没借位,没替身。

痛得她眼睛一酸,没能立刻将头抬起。导演喊了声“卡”,指着她,“怎么搞的,连头都不抬你给观众看什么?”

补妆,盖过两道红印。力道依旧不减的两巴掌,抬头,摄影机聚牢娇容,两行泪随之冲下,全场为之一静。coco却在这时忽然轻笑着:“糟了糟了,我忘戴我那发簪了。”

导演瞪她一眼,一挥手:“再来。”

陈蓉的心慢慢沉到谷底,同行前辈以前说过的句子却在这时变得分外清晰,在这圈里,就算你肯为奴为婢,别人也不一定会放过你。

第四遍时coco手刚抬起,落到半空却被张兼一把截住,大力甩开。此刻的他白袍着身,露出大片性感胸腹,懒洋洋地靠在床上,语调却反常的冷冷:“怎么,还没打够?”转头看了眼杵在一边的助理,他只说了一个词,“冰袋。”

没人敢说话,也没人继续挨打,她揉着眼睛一低头,眼泪却簌簌掉了下来。

人人都说她交了好运。

杀青之后coco的经纪人阿树辗转托人要到她联系方式,代coco向她道歉。她一笑释怀:“我已记不得了。”

香港人阿树一怔,也笑了,递过名片去,咬着浓重的广普仍旧客客气气道:“哪天陈小姐合约到期,光华随时欢迎。”

那段新戏在暑期接档某国产雷剧,成功地令众多审美疲倦的观众耳目一新。尤其是陈蓉同张兼那段床戏,连苛刻的看客都盛赞:哀感顽艳,慧而不伤,与张公子实乃天作之合。

渐渐有了忠实的拥趸,满心欢喜为她打造官网,建了贴吧,寻觅她散落在网络里不经意的剧照,喜滋滋地谈论她在每一部戏中的角色,剪成MV,终日在官网高挂着,向每一个过路人深情推荐她。

她只觉万钧力量从肩头卸下去,原来已设想过最坏的局面,迎来这样的情形反而措手不及。

她感激张兼。

粉丝总是多薄情,coco的野性逐渐不成流行,而陈蓉标准古美人的脸蛋却成了看客心头好。偶有多情的粉丝在这两人微博上牵强附会,奈何能找的踪迹少之又少,于是一些片场互动拥抱牵手的照片被好事者放到网上,八卦的娱记拿来问张兼。

他从来不多说,只是笑一笑:“我们是很好的朋友,我期待更多同陈小姐合作的机会。”

那时他已成名,跻身一线,身负数个代言,而她仅仅只是在几部电视剧里露过面的小明星,不值一提。谁都当这是客气话,包括陈蓉。

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