恋你如晚晨

A A A

花美美这个人不太美——起码,唐晚晨是这样认为的。

彼时,酒店花园里觥筹交错,身边的人都在推杯换盏,唐晚晨喝了几口酒,看着泳池边的花美美,惋惜地摇了摇头:礼服穿起来还不错,他买的;发型做得也还顺眼,他派人弄的;高跟鞋八公分,优雅得体,他选的。

从头到脚,看得顺眼的所有物件都跟自己挂钩。

唐晚晨扯了扯嘴角,只可惜……

“只可惜,打扮得像模像样的,听说是个暴发户呢。”身边的女人摇头感叹。

唐晚晨皱眉,说话的女人端着盈盈浅笑,话锋一转,微笑着邀请他去僻静的角落里聊聊。

纸醉金迷的圈子里,酒过三巡后,单身的男人和妖冶的女人,有什么可聊的?

唐晚晨不动声色地应付着,眼神却在留意花美美的动向,她也看了他一眼,紧咬着腮帮子,整个人从头到脚都透着一股傻劲儿。他动了动眉毛示意她赶紧出手,花美美一怔,小心翼翼地开口:“那个……”

这话是对她身前的男人说的,这个晚上,屡战屡败的花美美要向心上人告白。

而他,唐晚晨,一个心不甘情不愿的陪衬军师,只落得个被晚宴上女嘉宾骚扰的下场。

唐晚晨瞥了眼紧张到哆嗦的花美美,又看了看面前要跟他碰杯的女人,冷着脸将手里的红酒一口饮尽。

计划里,花美美要拉着心上人共舞一曲,趁机跌倒在他的怀里,然后满天烟火升起,她悄悄地靠近那人的脸颊,一口亲下去,宣告主权。

理想很丰满,可是……现实却很骨感。

唐晚晨想过,她可能会被接受,也可能会被拒绝,最多就是被嫌弃,怎么着也没想到,花美美会被人架着胳膊丢出去。

不过把她丢出去的是保安。两个保安堵住她的去路,把她扛起来:“又是你!上次偷吃蛋糕放过了你,居然还敢混进来?!”

唐晚晨看得傻了眼,人果然不能干坏事,山鸡打扮成金凤凰也会被人认出来。他的目光扫过花美美想表白的男人,唐氏集团的特别助理,他父亲的心腹,唇红齿白,一副文弱书生模样的皮囊,怎么看都是小白脸样儿。

这女人,不只穿着品味不行,看男人的眼光也不怎么样。

唐晚晨摇头,视线突然跟花美美对上了,心头顿时生出一种非常不妙的预感。果然,下一秒,花美美张牙舞爪地跟他求救,临到身边时,唐晚晨躲闪不及,被扒拉得身子一歪。

“唐晚晨!你不能见死不救啊……”破音的尖叫把全场的目光都吸引了过来,花美美的手臂攀上他的胸膛,两条白嫩的腿往他腰上夹紧,如八爪鱼一般缠在他的背上。

场面一时间陷入混乱,无数保安蜂拥而来,唐晚晨头皮发麻地站在风暴中心,心如死灰地闭上眼,一个过肩摔将花美美甩在了地上。

漫天烟花炸响,满场宾客目瞪口呆。

唐晚晨回过神来,抱着装晕的花美美,连滚带爬地逃出酒店。

不要怪他啊……除此之外,他也没有别的逃脱办法。

Part 2

后来,唐晚晨无数次后悔过这个计划。

一个是中了彩票的暴发户小姐,一个是濒临破产的形象设计师,明明是正经八百的雇佣关系,怎么会给她在情场上指点迷津?唐晚晨将一切归因于自己脑袋被门挤了。

汽车开出去老远,唐晚晨才长长地舒一口气,拍了两下花美美的脸蛋儿:“醒醒,别装了。”

睁开眼睛,花美美笔挺挺地坐起来:“真险!差点又给他们抓到了。”

唐晚晨皱眉,心头不轻不重地掠过一个字:又。

花美美中彩票是两个月之前的事,五百万突然砸在她脑袋上,不买豪宅,不疯狂购物,不接受记者采访,洛城富贵圈里没几个人认识她,谁知道她从前过的是什么样的生活?不光鲜是肯定的,唐晚晨怎么着也没想过,她过去的生活会穷困潦倒到混入酒店偷蛋糕。

月色寂寥,他看了她一眼,强迫自己转开目光:“那些钱……”

五百万里大半都投给了他的工作室,但是除去分红,他还要教她,如何俘获男人的心。

从形象设计到内涵提升,从肢体语言到实战表白,他是好老师,她却是笨学生,学来学去,一个小白脸都没追上。

“花美美,”他叹了口气,“你可……真够笨的。”好几百万,说入伙就入伙,老老实实拿钱过日子有什么不好,何必蹚他这趟浑水?

然而,她却会错意了,嗫嚅道:“那我……试试聪明点的办法。”

晚宴上喝了酒,后劲慢慢上头,安全带被解开,唐晚晨一低头,被突然凑近的一张脸吓了一跳。一只滑嫩的手臂挂在了他脖子上,另一只手臂顺着他的锁骨一路滑下,指梢缠在贝壳纹纽扣上,绕着圈圈,慢慢解开,一颗,两颗,结实的胸肌坦露在她眼皮底下……

唐晚晨眼眸一沉,拽住她不安分的手,四目相对,肌肤相贴的地方一点点变得滚烫。

“你看……这样行吗?”她红着脸颊,低声问。

“你知道……你在干什么吗?”

花美美昂起脑袋,呼吸里的热气撒在他脖颈上,酒精味很重:“知道呀,练习。”

她投资之后,与他同住在一个屋檐下,哪有机会学这些旁门左道?她跟唐氏集团那个小白脸互留了微信,难不成是在网上……

唐晚晨按下莫名的怒意,沉声问:“谁教你的?”

花美美瘪了瘪嘴巴,唐晚晨沉吸一口气,指梢抬起她的下颌:“谁?”

眼眸如冰,呼吸却炙热到可怕,他的目光扫过那片殷红的唇,喉头不自禁地滑动。

“电影呀……”她仰头,脆生生地接话,“我……昨晚看的。”

确实是他们在家里看的电影,后半场他睡着了。他松了一口气,阴沉着脸将她塞回座位上,花美美贼心不死地缠上来,被唐晚晨用安全带牢牢绑住:“你……到底想干什么?”

大眼睛眨巴一下,她委屈地小声说:“勾引你呀……”

还真是坦白!唐晚晨将她脑袋推开,暗自磨牙,驱车离开。

一路上车厢里静谧如水,花美美没心没肺地睡着了,她不知道,勾引人的技巧,她从电影小说里学到的东西,比他教的都有用。

否则,唐晚晨也不必急着回家,冲了半个小时的凉水。

并且,为之生了一周的闷气。

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