太监相公 你行不行

璃华

A A A

大周最丑的太监娶了大周最丑的宫女,青棠觉得这个层面上她和赵无晏还是非常般配的。

1、大周最坏的人

首先,赵无晏是个人。其次,赵无晏是大周最坏的人。最重要的是,赵无晏还是大周最丑的人。

他可不是普通人,他把持大周朝纲,朝堂之上,他说好,没人敢说半个不好。就连皇上,都拿他没办法,任由他踩在他头顶上作威作福。

有什么办法?谁让他手握兵权,甚至还将大周国的赋税都拢在手心儿里,只要皇上还想有银子花还想安稳睡个好觉,他就不得不对赵无晏低头。

“青棠啊,朕也舍不得你,但待在赵大人身边,比留在朕身边强啊!”皇上拉着我的手,一把鼻涕一把泪地对我说,“皇后她实在舍不得你,在碧凤宫里哭得伤心呢。”

这种时候,我只能配合皇上的小情绪,哽咽着说:“奴婢知道皇上和皇后娘娘都是为我好,要不然怎么会把我赐给赵大人呢?”

嫁给赵无晏,他是个坏人也好,是个丑八怪也罢,但最坑爹的是,他是个阉人,通俗点来说就是——太监!

我八岁那年被卖进皇后娘娘的娘家当使唤丫鬟,后来跟着她进了宫,伺候到现在也有了八年。但这八年的主仆之情,在皇后偶然发现皇上喜欢拉着我的小手谈心事之后,全部烟消云散了。

“你去吧,好好收拾一下,虽然赵无晏他……喀喀,但好歹你跟了他,也是荣华富贵一辈子,甚至吃的喝的比朕和皇后还好。”皇上哀怨地看了我一眼,“朕会想你的。”

我掰开了皇上的手,回了宫女住的宫院。

也不知道赵无晏到底是怎么想的,他竟然接受了皇上的赐婚,派了顶八台大轿,将我从宫里抬了出去。

“郡主,大人在书房等您。”小丫鬟领着我朝书房走。

好歹也是嫁给天下第一狂霸炫酷狠的佞臣不是,皇上也像模像样地给我赐了个扶簪郡主的称号。

书房门幽幽开启,我终于见到了传说中的赵无晏,他坐在书案前批阅奏折,脸上扣着一只狐狸面具,估计是长得实在无法见人,不得不戴上面具吧。

他没有抬头,只是淡淡说了一声:“你们都下去吧。”

于是书房里就剩下了我和他两个人,他丢下毛笔朝我走来,两只眼睛透过面具看着我的脸:“皇上赐给我的人……嗯,还真是与众不同。”

我下意识地抬手触了触自己的脸,嘴角抽了抽,视线在他的面具与大腿之间徘徊了几下:“赵大人,你也很与众不同。”

我想了想,又问了一声:“赵大人,你说我以后是喊你什么好呢。相公?赵大人?或者是赵郎?”

赵无晏眸光带着一丝别有深意的浅笑:“既已嫁给我,以后唤我无宴便可。”

2、大周最好的人

“无晏,吃饭了。”我将装着饭菜的圆盘搁在他手边。

赵无晏还在看奏折,闹得我都有些怀疑,眼前这个人他到底是不是传说中的那个,一手遮天把控朝纲祸国殃民的大坏人了。

我托着下巴看着他的狐狸面具,一不小心就把心中疑问问了出来:“你真的是天下最大的坏人?”

他握笔的手顿了顿,一滴墨落在了奏折上,他放下了笔执起筷子:“嗯,虽然我一直觉得我是个大好人。”

我站了起来,这已经成了习惯,一旦他拿起筷子开始吃饭,我就得自动消失。

站起来的时候,我第一次看到了他没有合上的奏折,只见奏折上,被人画上了一只大大的猪头——

收回我的错觉,赵无晏果然还是大周最糟糕的佞臣。

晌午时分,赵无晏要回房午睡,这个时候我就要乖乖地从房间出去。赵无晏的书房里有不少春宫图,民间话本之类的,不过也只有他午睡的时候我才能进他书房看书了。

“郡主,皇上来了。”丫鬟急匆匆地来唤我,赵无晏睡觉,是没有人敢去打扰他的,天大的事情都比不上他睡觉重要。

我正巧看到精彩的地方,舍不得将那本《金莲的故事》放回原处,于是就偷偷揣进了怀里,跟着丫鬟去见皇上了。

“青棠,朕想死你了。”皇上迎面就要给我来个拥抱,我连忙让开一步。

“青棠,你不想朕了吗?”皇上一抱扑空,顿时很受伤地看着我。

皇上长得貌美俊俏,这么可怜兮兮地看着我,我就有些浓浓的负罪感了,于是我把皇上拉到角落里从怀里掏出那本《金莲的故事》,一咬牙狠心地送给了他:“很好看的,我还没看到大结局,就用这本书代表对我的思念吧,皇上和皇后春宵一刻的时候一定用得上!”

皇上的脸上,转阴为晴,迫不及待地抱着书就回宫去了,估计是找皇后一起研究吧。

难得找到一本鲜活香艳的话本,被皇上带走了,我就有些失落。

失落的我,已经对书房失去了兴趣,正好赵无晏也醒了,我就抱着被子睡大觉了。

稍晚的时候,赵无晏将我从床上拉了起来,说是要带我去赴宴。他给我穿了一身相当奢华的衣衫,这么好的料子,皇后都没穿过。

他的眼睛亮亮的,透过面具看着我:“嗬,这么一打扮,还真好看。”

我愣了愣,被一个丑八怪称赞,我的脸却红了。

3、大周最无理取闹的人

赴宴的地点,把我吓得可不轻。

我怎么也没想到,竟然会是皇后娘娘的娘家。以前我被卖进来,可没少受罪,就是我被当作陪嫁,也是因为我毫无威胁性,皇上应该不会瞎了眼地看上我。

因为在相国府中,我是所有丫鬟里最丑的一个。我的左颊上,有一块丑陋的伤疤,那是我八岁那年,家中失火留下的印记。

我瞄了一眼身边的赵无晏,他的脸一直藏在面具之下,大周最丑的太监,娶了大周皇宫里最丑的宫女,啧啧,某种意义上来说,我们还是很般配的。

“无晏,我真的好看吗?”我摸了摸自己的脸,看着伺候宴席的丫鬟们,一直对我投来羡慕嫉妒恨的眼神,我就有些飘飘然起来。(原作者:璃华)我看不见无晏的表情,但是我能听出来他声音里带着笑意:“嗯,如果只看右半边脸的话。不过综合看,你和‘好看’二字,还是搭不上边的。”

我有些不开心了,我不开心的表现是直接摔了筷子,捂着脸哭着跑出了千岁府:“赵无晏,我要回娘家!”

我又回到了宫里,皇上坐在我身边,口沫横飞地开导我:“青棠啊,所谓嫁鸡随鸡嫁狗随狗,你嫁给赵无晏了,怎么能说回来就回来呢?”

“哼!”我偏过脸扭过头背对着他坐着,“反正皇上也觉得青棠丑得不能直视,将我打发给一个丑八怪太监也就算了,太监他还嫌我丑!”

皇上就急了,他急着跟我解释:“朕也不愿意你嫁给赵无晏啊!你可是朕的贴心小棉袄啊!这不是皇后她……喀喀,对了,前几天你给我的那本《金莲的故事》,朕可喜欢了。”

我偷偷扫了他一眼:“那你说我好不好看?”

“好看好看,青棠是最好看的人。”他说起谎来,舌头都不带打结的,“要是无晏来接你,你就和他回去吧。”

“他才不会来接我,反正他就当我是你赏给他的丫鬟而已。”我说着,不知道为什么,竟然有一丝丝的失落。

事实上让我意料不到的事情再次发生了,无晏在我毫无准备的时候,站在了我面前。

“乖,别闹性子了,跟我回家吧。”他静静望着我。

我的眼睛一热,险些被他感动,因为他说这句话的语气,就像是一个宠溺任性小妻子好男人,无奈而深情。

我哼了一声:“要我原谅你也可以,但是你得答应我一件事。”

“什么?”他温柔地问。

我对他笑了笑:“把面具摘了,让我看看你的样子吧。”

他就伸出纤长白皙的手,落在了狐狸面具上。

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