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回琼州身似客

他记得,他上一次偷亲她,也是在她生病的时候……

狂风谷那一晚,虽在神树旁未被风雨所扰,可那凉风却还是让曲琉音发了热。可是曲琉音却一直都没有说,只是一直挺着。出了狂风谷不过千米,便是火重山了。一进入火重山,那温度便蓦地升高了好多,那太阳也似发了疯一般像是想把一切东西全部烤熟。

队伍中的人已经渐渐耐不住这高温,浑身虚脱。火重山峰虽然叫山峰,但却是之前无数领路人发现的在火重山中唯一的水源。这里地势微低,但领路人却把它称为山峰,是祈祷着这水源不会在某一日被太阳烤干。

曲琉音知道,只要找到那水源,便会获救,如若不然,大家都会被烤死在这烈日之下。她骑着骆驼,走到顾清霄的旁边,对他低声道:“你去给大家加把劲儿,等找到了水源,便好了。”可是顾清霄却迟迟不答话,甚至在她碰他一下之后,便从骆驼上栽了下去。曲琉音一惊,将已经昏迷的他扶在自己的骆驼上,她摸着他的额头,暗道一声:“糟了,他怎么也发烧了?”曲琉音看着他苍白的脸色,心中竟然有些心疼,她咬牙替他将队伍带好,走了一日,终于在傍晚到达了火重山峰。那虽然是一处小小的水源,但是却能救这些穿越琼州的人的命。

顾清霄醒来的时候,夜晚已经降临,他看到躺在自己身边的曲琉音,手中还拿着刚刚喂完他的药,他心中不觉一暖。可是他看着曲琉音有些红的脸,探了她额间的温度才知道,她竟然在发高烧。

他环顾四周,发现只剩下他身上盖的这一张毯子,他便将曲琉音裹在怀里,窝在毯子中。她在他的怀里蜷成小小的一团,他像是魔怔了一般,低下头,将吻印在了她的眉心之上。在他的唇触碰到她的时候,他忽然惊醒,他到底在干什么?

于是他便闭上眼,收了心,却没有看到那本应该熟睡的姑娘竟然睁开了眼睛,笑眼依依,而后在他的怀中缩了两下。他更不知道,在他熟睡之后,那姑娘竟然偷偷亲了他一下,还无赖地道:“这样,我才不算亏呀。”

曲琉音在夜半时分醒来,她看了看身边的床铺,发现顾清霄竟然没有回房睡觉,抬头向外望去,发现佛堂的灯竟然亮着。于是,她披了衣服,轻手轻脚地到了佛堂外,透过门缝,看到顾清霄正在堂中诵着一卷经书。仔细望去,那佛堂中供奉的菩萨倒是不多,却是佛道喇嘛齐全。

曲琉音笑着笑着,却是哭了起来。在火重山峰中,因为曲琉音的病,商队在火重山里多停留了几日,直到曲琉音完全康复之后,顾清霄才令商队继续前行。曲琉音行在商队的前方,顾清霄依旧与她一同行在前面,而这次,曲琉音没再赶他。

“听说,珍珠泉的星星比珍珠还要明亮。”曲琉音翻着手中的本子,“真想去看一看。”

顾清霄看着她发亮的眼睛,忽然觉得,或许她眼睛中所泛起的光,比那珍珠泉的星还要亮。

行了三日,终于到了珍珠泉。众人早已经筋疲力尽,于是在饭后便睡着了。

曲琉音却是心心念念着那珍珠泉上的繁星。夜幕低垂,天上点点繁星渐亮,曲琉音躺在沙上望着天空,发现那星星真的如同那些领路者们所说的那般明亮。她随手揪了根草叼在了嘴里,忽然,她发现身边躺下来一个人,那人带着一股温柔的气息。她转头一看,是顾清霄。她与他望了一会儿天上的星星,忽然道:“这次倒是很顺利,许是上天保佑。”

“是啊,或许是上天保佑。”顾清霄侧头看她,发现她的眼睛里装满了星星。

曲琉音伸出手张开五指去感受星星的温度,那星光透过指缝悄悄地打在了她的脸上。而后她忽然对着顾清霄道:“你知道吗?传说在珍珠泉中,如果说假话的话,会受惩罚的。”

顾清霄自然不知道。

“所以,我现在要说真话了。”曲琉音看着顾清霄的眼睛,道,“我以前不知道什么叫作喜欢,可是直到遇见了你,我猜那种心里酥酥麻麻还会对你提心吊胆的感觉便是喜欢。所以,顾清霄,我好像喜欢上你了。”

可是她好像根本没想得到顾清霄的回答,便自顾自地说道:“顾清霄,你知道我为什么会变成领路人吗?”

顾清霄摇头,他这一路一直很疑惑,毕竟曲琉音的衣服是极好的料子,手指纤细白嫩,一点儿都不像是在这沙漠边长大的女子,更像是自小被精心养在江南的姑娘。

“早年间,我偶然看见了一本游记,那游记上有关于海市蜃楼的记载,于是我便想来看一看。”

“那你的父母呢?你这般出来到了这狼虎之地,他们不会担心吗?”

曲琉音轻笑一声:“可能会吧,但是他们却再也管不了我了。”

自打曲琉音记事起就没有见过她的娘亲,听爹爹说,在她还没记事的时候,她的娘亲便生病走了。所以在她的记忆中,她只有她的爹爹。她的爹爹虽然是江南的富商,但每年都要砸万金于各个寺庙,只为求一件事,求得她的长寿。

曲琉音自生下来身子便不好,大夫说,她一生不过十八载。她爹不信,一生供奉各种神明,但还未等她长寿,她爹爹却病逝了。那一年,曲琉音十七岁。她有时候会想,为什么爹爹不能再等她一年,这样的话他们便能一起去找娘亲了。

曲琉音穿着孝服在爹爹的灵柩前过完了自己十七岁的生辰,然后便背着背包用了半年的时间来到了琼州。她之前曾经来过一次,却不曾见过海市蜃楼。

顾清霄静静地听着这个姑娘的故事,不忍心打扰她,只是盯着她眼角流下的泪。曲琉音说罢,擦了擦泪,翻身起来的时候竟发现那星星映在珍珠泉中,在星光的闪耀之下,竟像是珍珠一般镶嵌在泉面上。原来,这珍珠泉竟是这般意义。

“叮——”曲琉音被佛堂的引罄声惊醒,她看到顾清霄将佛珠放到香烛案上,转身出门。

自她跟着顾清霄回来之后,他便也跟爹爹一样,什么都信,只为求她的长寿。或许是佛祖显灵,她的身体倒是一天天地好了起来,也许可以长寿。她原本是不怕死的,但是在遇到了顾清霄之后,她只希望自己能够活得长一点儿,再长一点儿。

曲琉音擦了擦眼角的泪,迎了上去,笑着骂道:“何必呢?半夜还来念经。”

“习惯了!”顾清霄脱下外套给她裹住,道,“虽然你的身体好了,但总是心有余悸,于是你一生病我便想来拜上一拜。”

曲琉音睡了一晚本已经好多了,但顾清霄却怎么都不放心,最后还是请了大夫来。那大夫摸着胡子把了半天的脉,最后才道:“恭喜老爷夫人,夫人这是喜脉。”

顾清霄听着霎时愣在了那里,过了好一会儿眼角竟然流出泪来。他亲自赏了钱,这才遣人将大夫好好地送回去。曲琉音看着他慌张的样子,也笑得开心。顾清霄在她的床边来回地转,到最后竟然一拍脑門,一边絮叨着多谢佛祖恩赐,一边向佛堂走去。曲琉音笑着摇摇头,倒是第一次见到他这般紧张的样子。

曲琉音有孕之后,顾清霄大多的时间都在家里陪她,两个人更多的时候便是在书房中看书。这日,顾清霄翻看一本书之后,对坐在床边缝衣服的曲琉音道:“琉音,我刚在书中看到,身处海市蜃楼中时,会出现幻境。琉音,当时你看到了什么幻境?”

曲琉音笑了笑,并不回答。琼州的海市蜃楼并不多见,书上说,那景象百年不遇。

或许是之前的那些路太过顺利,又或者是曲琉音想见海市蜃楼的愿望太过强烈,这百年不遇的奇景,竟被他们遇上了。他们自珍珠泉出来之后便一直向北走,按照曲琉音的本子上说,只要一直向北走,便能看到一片绿洲,穿过绿洲便是魏国的边境。

曲琉音带着顾清霄和商队一路沿着本子上所记载的路向北走,可是原本半天不到的路程,他们却是自下午走到了第二天的中午。不仅如此,周遭的景色竟是十分熟悉,到最后,曲琉音才意识到,他们其实只是在原地转圈。他们,遇上了海市蜃楼。

还未等曲琉音将这件事告诉大家,大家便看见远处的半空中渐渐浮起白雾,那白雾里似是仙境,中有亭台楼阁、街道临立,再仔细看去,那街道中竟是有人走过,街旁商贩往来不绝,十分热闹。

收藏
完本小说所有章节均由网友上传转载 只是为了宣传让更多读者欣赏 © 2015 storys.cc