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回琼州身似客

A A A

此时,正是江南四月杏花微雨时节,雨水顺着屋檐滴落。清晨,天边微亮,万物俱寂,雨滴声显得格外清楚。

曲琉音猛地从睡梦中哭着惊醒,她睁开双眼,看着头顶的床帐,又转头看了看在她一旁安睡的夫君,而后钻进了他的怀中,轻轻地叹了口气。幸好雨声惊醒了她,不然不知道她还会被那场噩梦折磨多久……

顾清霄一向浅眠,曲琉音钻进他怀中的那一刻他便醒了。他揉了揉太阳穴,将脸颊还帶着泪痕的妻子紧紧抱住,抬手拭去了她眼角的泪,柔声道:“又做噩梦了?”

“嗯。”曲琉音抽泣了两声,“我梦见在海市的时候,你没有回来找我,将我一个人留在了沙漠中。”

顾清霄笑了两声,轻敲了下她的额头,道:“傻娘子,怎么可能,不过是一场噩梦罢了……”

曲琉音抽泣着点头,真好,不过是一场噩梦罢了……

曲琉音最近总是在做一场噩梦,在梦中,她与顾清霄在穿越琼州的途中碰到了海市蜃楼,她为了救顾清霄,将自己留在了海市蜃楼之中,以身为祭。想到琼州,她便痴痴一笑。虽然琼州在世人眼中为食人之地,但在曲琉音的心中,琼州却是上天给她莫大的恩赐。因为,琼州是她与顾清霄相识、相知的定情之地。

顾清霄是临安有名的儒商,自十七岁接管家业之后,便将诚信和义气作为他行商的原则。往日走货的时候,即便是狼虎食人之地,顾清霄也与兄弟们一同走过。

顾清霄的生意越做越大,到最后竟然将茶远销到邻国的萧城。可是在连国通往魏国萧城的途中,需要穿越一个神秘的地方——琼州。琼州是连国与魏国的交界处,那是一个三不管地带。琼州名虽美,但却是一个食人不眨眼的沙漠。

可是,若是想到一个地方,总会找到路的。于是,在琼州的边界,便出现了一个特殊的职业——领路人。他们是穿越琼州的领路人,每当有人或者商队要穿越琼州到达连国或者魏国的时候,便会请一个领路人为他们领路。在琼州这个死亡之地,领路人便是琼州给这些想要通过它的人的最后一条生路。

顾清霄第一次见到曲琉音的时候,曲琉音正在琼州旁一个名叫“路”的破酒肆中与那些领路人喝酒。他一眼便看见了那姑娘,她身着一身翠绿色的衣裙,在周遭漫天的黄沙中显得格外耀眼,他不由得看痴了。据他所知,琼州的领路人大多都是将脑袋挂在裤腰上的大汉,没想到这领路人中竟会有姑娘。

许是顾清霄的眼神太过凌厉,又或许曲琉音早已远远望见了那个从远处而来的男人。她眼睛一眯,将酒壶别在腰间,拍了拍旁边兄弟的肩,上前迎了过去,走到顾清霄面前,抱了一拳:“兄台可需要领路?”

顾清霄看着曲琉音那发亮的眼睛,温柔地笑道:“在下顾清霄,临安商人,现要穿过琼州至魏国萧城,望姑娘领路。”

“曲琉音。”她眯着眼也笑了,道,“不必客气,多谢兄台信任,在下定拼尽全力护尔等周全。”

也不知为何,这话在一个看起来年轻的姑娘口中说出来竟不像是玩笑,于是顾清霄便不顾身后随从的劝告,一意孤行地道:“好。”

顾清霄想,或许是在这一刻他便一发不可收拾地陷在了这个姑娘的眼睛中,而这一陷,便是一辈子。

临安四月时节多是细雨连绵,很少有狂风暴雨。

曲琉音自从与顾清霄成亲之后便每日傍晚在门口的凉亭中等着顾清霄从商行归来,两人再一同进屋。这日,曲琉音一如往常地坐在门口的凉亭中等着顾清霄,却没想到,一阵冷风吹来之后,原本晴朗的天忽然阴了,那暴雨夹在狂风中呼啸而来,甚至天空中竟还伴着几声响雷。

这雷雨来得急,她未带伞。这亭子又与屋子有段距离,于是只能躲在这亭中等风雨过去。曲琉音胆子虽大,唯一怕的却是打雷。她将自己缩成一团,躲在石凳旁,祈祷着这场少有的暴风雨快点儿过去。

曲琉音正想着,半空中又响起一声雷,将她吓得叫了一声,又缩紧了一些。她忽然想到,这风雨,倒是与那年在琼州遇到的差不多。琼州是一片荒芜的沙漠,但这沙漠之中却不只有沙子。琼州气候百变,险象环生。即使对于穿越过很多次琼州的领路人来说,每一次的穿越,都是一次新的冒险。

曲琉音在与顾清霄谈妥之后便骑上了顾清霄商队的骆驼,与他们一步步踏进那个被称作“魔鬼城”的琼州。驼铃叮当,曲琉音作为领路人走在队伍的最前面,身后跟的是顾清霄,再后面便是顾清霄的商队。

曲琉音骑在骆驼上一边听着骆驼的铃铛响,一边翻看着手中的本子。顾清霄跟在她的后面,看着她,随后一夹骆驼肚子,上前与她并排而行,道:“你这是在看什么?”

曲琉音抬头看了看顾清霄,道:“我在熟悉路线,毕竟距离我上一次跟爹爹进沙漠,已经很长时间了。”

曲琉音的爹爹也是商人,早年间她跟着爹爹一起进过这虎狼之地。她怕顾清霄担心,于是赶紧将手中的小本子举起来,道:“你们不用害怕,我在‘路’中已经待了许久,也问过许多有经验的领路人,都已经记下来了!”曲琉音好像害怕他不相信,于是举起手在耳边,竖起三根手指,发誓道,“若是发生危险,我曲琉音豁出这条命也会保你们周全!我既然是你们的领路人,自然要负责任!”

顾清霄笑着摇了摇头,将她的手拿下来,道:“我相信你。”曲琉音在手被他握住的时候心中竟然怦怦直跳,她赶紧抚了抚心脏,长吁一口气。就这般行了半日,曲琉音还在想着那不寻常的心跳声,忽然觉得周遭有些不对,于是伸手感受了一下四周的风,呼了口气,对顾清霄道:“我们到狂风谷了。”

顾清霄虽没入过琼州,但却听说过琼州的四险。其中两个是被称为冰火两重天的“狂风谷”与“火重山”,另一个是被称为“魔鬼之眼”的珍珠泉,最后一个便是百年不遇的“海市蜃楼”。这狂风谷,便是通过琼州的第一个关卡。

进入狂风谷中之后,顾清霄令众人打起精神,自己则与曲琉音走在最前面,好像是担心她害怕一般。曲琉音一边翻看本子一边对他道:“我是领路人,你跟在我身后就好。”

顾清霄却是笑:“你给我领路,我护你周全,不亏。”

顾清霄是个顶好的商人,她的领路费早已结清,本应由她来护他们周全。这笔买卖算起来,倒是他亏大了。她带着他们向狂风谷中越走越深,那谷中的风也随之越大,甚至到最后众人都已经不能骑在骆驼上,只能下来牵着骆驼走。在沙漠中行走本就是件极其困难的事情,如今夹杂着沙砾的风还时时打在脸上,更是寸步难行。

曲琉音看着后面的商队,顶着风将本子又翻了翻,转身对商队大声说道:“兄弟们,我们必须在天黑之前到达神树处,这样才能保证我们的安全。日落之后,狂风谷天气突变,谷中会刮起旋风,将人和物全部卷到天上,只有在神树旁才能躲避!”

众人早知琼州险恶,此时听曲琉音这般说便加快脚步迎着风沙一路疾行,终于在日落前到达神树处。众人食过晚饭之后便在帐篷中睡着了,睡到半夜的时候,顾清霄被一声响雷惊醒,他皱着眉翻了个身,本想再睡,却没想到耳边竟然有女子低泣的声音。

顾清霄循着声音找去,发现那哭声是从曲琉音的帐篷中传出来的,于是他叫道:“曲琉音?”

“嗯?”曲琉音抽着鼻子答了一声,之后便撩开帘子,看见顾清霄很是惊讶,最后竟然有些不好意思,“抱歉,吵到你了,没办法,我这人天生胆大,但却只怕打雷。”

“无妨。”顾清霄笑了笑,他这时候才真正地感觉到,其实曲琉音也是一个需要保护的小姑娘。

“没事儿,你……”还未等曲琉音将这话说完,天上的响雷便将曲琉音又吓了一跳,整个人缩在毯子中瑟瑟发抖,很是可怜。

顾清霄道:“不然我在一旁陪你吧。”曲琉音想着,点了点头。情况特殊,江湖儿女,不拘小节。于是这一晚在雷响的时候,曲琉音总能听到一个温柔的声音在耳旁轻声唤她“琉音”,那么的心安。

“琉音……”曲琉音的回忆戛然而止,她忽地有些分不清这声轻唤是梦中的还是现实中的,直到她感受到身后有一个熟悉温暖的胸膛靠过来將她护住的时候,她才清醒。是顾清霄回来了啊!

顾清霄回来的时候便看见曲琉音躲在石凳旁,他暗骂了自己一句“该死”之后,便撑伞到了亭中,将琉音护住。他明明知道他天不怕地不怕的娘子,最怕打雷的啊。

曲琉音靠在顾清霄的怀中,贪婪地呼吸着专属于他身上那安心的味道,道:“你终于回来了。”顾清霄看着外面的雨渐小,便护着曲琉音回了屋中,道:“我回来晚了。”

曲琉音被顾清霄护着回了屋中,虽是喝了姜汤,却还是发了热。顾清霄本想去请大夫,却被她拦住。他想起琉音最怕看大夫,于是便将被子掖好,让她安睡。他看着她安静的睡颜,忽然轻笑,俯首便在她的额头上印上了一个吻。他亲完之后蓦地抬头,竟像害羞一般连耳根都红了几分。

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