曾爱过漫漫长夏

杜乔薇听说尤夏立在朋友圈卖外送便当的时候,颇为震惊,特地跟荆欢要了他的微信号加上去一看究竟。从头拉下来一看,啧啧两声,尤夏立这哪里是卖便当,分明就是仗着自己长得帅吸引女顾客嘛。

尤夏立卖便当的手段很高明,每个饭盒上都印着他拍的写真,穿着白衬衫朝你笑得神采飞扬,看一眼心都要融化。便当看上去也很有卖相,最关键的是,他会亲自把餐送到客人手里,前提是你得凑够十单。

认识尤夏立这么多年,杜乔薇从没想过他一个土木系男神会在毕业后挥舞着锅铲做便当,还骑着小电驴送餐,想一想还挺有意思。

那天中午,杜乔薇在办公室卖萌拉拢了半天终于凑了十个人,但在跟尤夏立打招呼的时候,她却犹豫了,不知道要做怎样一个开场白才合适。

——好久不见,听说你卖便当啦,我来捧个场。

不行,他也许根本就不记得她是谁,这样多丢脸。

——还记得我吗?我们在篮球场见过一次,你还撞掉了我的伞。

也不行,杜乔薇思来想去,只发送了一条:你好,我要十份便当,四份排骨六份鸡肉的。

是最陌生最寻常的口吻。

很快,尤夏立回消息过来,客套的一句:好的,谢谢光顾。

杜乔薇知道这样的回复很正常,但还是有些失落,看来他是真的不记得她了。其实刚念大一的时候,杜乔薇就知道尤夏立了。在这个看脸的时代,他有一张那样出众的脸,自然而然就成为女生们瞩目的对象。尤夏立的学习一般,也不爱参加什么活动,但因为他长得帅,一切缺点都视而不见了。

那么多女生对他一见钟情,杜乔薇也没能免俗,有时候远远看一眼也会脸红心跳,没事就在寝室里和室友们八卦他,但不管怎么样,她从未靠近过他,不敢妄自揣测他是怎样的人。

有女生会假装走路撞到他的肩膀,也有女生为了能在图书馆坐他对面而一大早等在门口,杜乔薇倒不是没有接近的没有机会,她只是不想挤破头皮,肤浅地出现在他面前。不管他会不会多看自己一眼,她都想在心底保留一丝矜持。

杜乔薇喜欢他,时间久了没有从前那么浓烈,只是没想到的是,当荆欢把尤夏立卖便当的八卦告诉她时,她依然会觉得有一丝心动。

大概喜欢过的人,总会在心里留下些什么吧。

杜乔薇正胡思乱想的时候,尤夏立发微信说到公司了。

她“蹭”地从座位上跳起来,迅速跑去洗手间补了粉底和口红,又理了理裙角。出去的时候尤夏立已经到了,而且已经被公司的一群花痴围起来了,有的人还要跟他合照,说第一次看到这么帅的外卖哥。

杜乔薇望着他,这是毕业两年后她第一次见他。最后一次见他是在毕业典礼上,她也是像现在这样远远地看了他一眼。

心底的失落一寸寸扩大,看来他是真的一点儿也不记得她了。杜乔薇深呼一口气,然后装作不经意地走过去,拿了份排骨饭就要走,但就在她转身的时候,尤夏立竟然叫出了她的名字。

“杜……乔薇,是你吗?”他不确定地又问了一遍。

杜乔薇僵住,心里像炸开了一朵云,有诧异也有欢喜。她像只树懒一样转身,从他的膝盖看到胸口再到下巴和眼睛。

“你不记得我了吗?”他说。

拜托,谁会不记得你,再过五十年我也会记得你。杜乔薇在心里这样想到,嘴上却说:“你是尤夏立?”

尤夏立的嘴角弯了弯:“是啊。”

接下来杜乔薇说了很多久别重逢的客套话,但尤夏立始终重复一句:真巧啊,没想到会以这种方式跟你遇见。

杜乔薇有些心虚,只呵呵呵地傻笑。

尤夏立走之前,告诉杜乔薇,他的料理作坊就在大学外边,从前是一家冷饮店的那里,现在变成了服装店,他在楼上租了间房子,如果她有空的话可以去看看。

最后还说了一句,谢谢她照顾他的生意。

杜乔薇送他到电梯口,彼此微笑告别。电梯门关上的时候,杜乔薇终于松了口气,她紧张得手心里汗涔涔的。她真的没有想过,尤夏立竟然还记得她,还好他没问她是怎么加上他微信的,不然她一定懵得如实回答,那样她刚才没认出他的谎言就要被拆穿了。

杜乔薇刚回到办公桌上就被几个年轻的女同事团团围住了,她们向她打听尤夏立跟她什么关系,简直八卦得要命。

杜乔薇只说,他是她大学里的男神,请她们以后多支持他的便当,一周至少得点三次他的外卖。女同事们一副要助她追到男神的决心,又或许只是单纯的想看帅哥,纷纷点头答应,毕竟反正都得吃外卖,尤夏立的便当好吃看起来又干净,最重要的是颜值高。

杜乔薇吃完外卖,不忍心丢掉外卖盒上尤夏立的照片,还收集了其他女同事的外卖盒,然后把他的照片剪下来,看了又看,恍然间还以为自己回到了大学里的时光。

杜乔薇第一次同尤夏立面对面,是她在学校得了一个小小的诗歌奖,上台领奖的时候,他作为颁奖模特把奖杯递给她。

他看了一眼她胸口的姓名牌,轻轻对她说了一句:“杜乔薇,恭喜你。”

他的眸光里有清浅的笑意,杜乔薇条件反射地回了一句:“谢谢。”

然后尤夏立回到观众席,杜乔薇的余光一直在他身上,她第一次觉得自己的名字那么好听,尤夏立没再往台上多看一眼,但杜乔薇的心却融化了。

那之后,杜乔薇依旧只是远远地看他一眼,她羡慕那些勇敢扑到他身边的女生,也羡慕那些他会多看两眼的女生。但她并不觉得像书里说的那样哀愁,反而觉得心里装着喜欢的人,是一件很美妙的事,像在心里放飞了一个风筝。

大学四年,杜乔薇参加了四次诗歌大赛,但后来给她颁奖的人都不是尤夏立,她唯一一个跟他光明正大面对面的希望全都落空了。

大学毕业前正是梅雨季,凄凄漓漓的雨里夹着大家即将毕业的惆怅和迷茫,杜乔薇在寝室闷得慌,就撑了伞出去散步。她一直低着头看水泥路的纹路,有些心不在焉,突然有人撞过来,她没反应过来,手里的伞已经掉在了地上。随后映入她眼帘的,是一张清秀的脸,脸上有细密水珠,眼里有微微震惊,他立即道歉,并捡起地上的伞举在她头顶。

收藏
完本小说所有章节均由网友上传转载 只是为了宣传让更多读者欣赏 © 2015 storys.cc