每一座城,都有自己的记忆

布衣粗食

A A A

城市愈大,就愈觉得孤单,除非,那里有爱情。

1.

1998年,毛小飞二十岁,还不到结婚的法定年龄,刚刚中专毕业,身在星城。那会,中专毕业之后,学校是包分配工作的,如果运气好一点,就是公务员了,即便运气差一点,也是国企职工,总之是衣食无忧了。

毕业后,便是暑假了。两个月的分配工作等待期,毛小飞觉得不能白白浪费掉,总要做点什么才好,即便赚不到钱,也能好好体验生活。

和学校两公里远的地方,有一家酒店,毛小飞和酒店经理算是远房亲戚。于是,毛小飞决定去碰碰运气。刚刚走进酒楼,就和一个瘦小的女孩,撞了个满怀。

“对不起。”毛小飞一个劲地表示歉意。

“没事。”女孩说,“以前,我咋就没有见过你,你是新来的吗?”

“我来找毛筱筱,他是我表姐。我想到这做暑假工。”毛小飞直奔主题。

“她早不在这干了。”女孩说。在那个手机是极度奢侈品的年代,连自己的亲人也是“来无影、去无踪”,更何况是远房表姐。

毛小飞有些沮丧,转身要离开。

“不过,你可以去问一问马经理。好像店里还要一个管理点歌台的人。”女孩叫住了毛小飞。

就这样,毛小飞成了酒店临时工,管理八个包厢的歌曲放映。

女孩名叫倪笑笑,来自福城,是厨房的配菜员。上班第一天,毛小飞便记住了她的名字,还有她的样子。毕竟女孩给了他走进社会的第一次暖意。

2.

“倪笑笑,有人找你,是个男的。”一个阳光慵懒的午后,酒店总台小姐大声喊。

那个男人叫莫胜星,和倪笑笑是老乡,在离酒店五六条街的一家图书馆工作,一直对倪笑笑有好感,虽然两人没有确定恋爱关系,但你来我往密切,有迟早都有发展成男女朋友的预兆。

倪笑笑听到有人叫唤,从厨房跑出,连身上的围裙也来不及脱下。

“你咋就突然来了?”倪笑笑感觉脸有些发烫,手不知往哪搁。

“我只是路过,顺道来看看你。”莫胜星说。其实,是他想她,便从顶着烈日专程来看她。

只是一小会,莫胜星便走了。骑着一辆凤凰牌自行车,有些旧了,铃铛也歪在一边。但爱情的力量,此刻都集中在了腿上,一溜烟,就来了,一溜烟,又走了。

大概是毛小飞到酒店工作后的第二个星期六,莫胜星和倪笑笑确定了恋爱关系,还分了红色的糖果给酒店所有的员工。毛小飞把糖放在嘴里,甜甜的,有爱情的味道。

3.

毛小飞的工作室是一间五平米的小屋,在二楼,里面摆满了当年流行的VCD播放机,还有一大箱碟片。打开唯一的窗户,便可以看到厨房里的一切。

闲来无事的时候,毛小飞扒在窗台上,看着厨房里人忙忙碌碌,一转眼,又看到倪笑笑微笑的脸。“倪笑笑咋就那么好看呢?”毛小飞不止一次这样问自己。

其实,在酒店,倪笑笑算是一个美人了。虽然比毛小飞大两岁,但依旧是女人最美的年纪,像一朵刚出水的芙蓉。要是往大街上一站,谁都不能相信,她是厨房配菜员。

常常,毛小飞看到莫胜星骑着单车来接倪笑笑一起逛街、看电影,去公园滑旱冰。久而久之,毛小飞便嫉妒莫胜星了,凭什么一朵这么好的花就要落到他手里呢?这样的想法,在莫胜星约倪笑笑跳夜场舞的时候,更加强烈。

4.

“今天发了工资,我请你去公园跳舞吧。”毛小飞在领到第一个月工资后,一心要感谢倪笑笑推荐工作。

“这?”倪笑笑有些难为情,毕竟,一男一女相约,总有爱情的嫌疑,何况,她已经有了男朋友了。

“没事,我还邀了另外两个同事。大家一起去,热闹。”毛小飞猜透了倪笑笑的心思。

位于酒店东面的公园里,有一个大大的舞池,用钢丝网围着,门票一元一人。是打工者的夜里休闲的好地方。每天夜里,总是人满为患的样子。

优美的舞曲响起来,毛小飞邀倪笑笑跳了一曲又一曲,直到双方都有些疲惫。因为学校也经常举行舞会的缘故,毛小飞的交谊舞跳得很棒,一次次旋转让倪笑笑眩晕,却又不失美好。要是换做莫胜星,能坚持不踩脚就不错了,压根都不能舞出眩晕的动作来。

“你的舞,怎么跳得那么好?”倪笑笑问。

“是老师教得啊。”毛小飞骄傲地说,“在学校,我还参加了恰恰舞比赛呢,都得了二等奖。”

倪笑笑瞪大眼睛看毛小飞,心想,有文化的人,真好。

5.

夏天,酒店宿舍太热了,倪笑笑搬到和酒店相隔两条街的伯父家暂住。为了上下班更快一些,买了一辆二手自行车,花了三十元。

莫胜星每天来接倪笑笑下班,只是和以往不同,是两个人各自骑车走。

“我来骑车送你吧。”在一个雨后的傍晚,倪笑笑没有等来莫胜星,却等来了毛小飞。

“你?”倪笑笑一愣,“还是我自己骑车走吧。”

“街上这么湿滑,你哪行。”不等倪笑笑缓过神,毛小飞已经抢过倪笑笑身边的自行车,推到了街心,“快上车啊,还愣着干嘛?”

“哦。”倪笑笑是被硬逼上自行车后座的。

街道两旁,有霓虹闪耀,把两个青年的身影变成了两个彩色的点,虽然不言不语,但不孤单。

6.

毛小飞再次抢过倪笑笑的自行车的时候,倪笑笑脸都绿了。因为,不远处,莫胜星正骑着自行车朝酒店赶来。

“这只是一个误会,毛小飞只是来酒店做暑假工。”倪笑笑向莫胜星解释说。

“哦。”莫胜星第一次板着脸看着倪笑笑,虽然两个人还是各自骑车一起走,但明显没有了往日的一路欢歌。

此后,毛小飞再未见到莫胜星来酒店。倪笑笑也不再搭理毛小飞,彼此见面就僵着。

“让我再载你一次吧。”一个天边有火烧云的傍晚,毛小飞说,“我明天就要离开酒店了。”

“嗯,祝你好运。”毛小飞把自行车骑得飞快,倪笑笑在后座上大声说。

“对不起,是我害了你。”临别时,毛小飞对倪笑笑说。

“没什么,是你,让我明白,爱情需要找一个信任自己的人。”倪笑笑说,“信任,是爱情的基础。我们以后都要牢牢记住。”

离开酒店后,毛小飞去了和星城相距五百多公里的蓉城,混进了一家事业单位上班。多年后,他去星城出差。当年栖身的那家酒店还在,还重新装修成富丽堂皇的样子。他突然觉得,记忆碎了。原来,一座最好的城市,重要的不是华丽的建筑,而是有关于爱的回忆。

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