破魔八阵之回魂夜

赤焰煌羽

A A A

—1— 第二鬼夜

午夜,郊区,别墅。

客厅内,一扇由无数人头骨组成的大门正散发着如同实质般的黑烟,不时有腐烂的僵尸,森森的白骨,狰狞的恶鬼从中飞出,这扇门,正是连接阴间与阳世的唯一通道——六道鬼门。房间内,早已堆满了残破的碎尸,空气中,血浆的甜味和尸体的腐臭,形成一股让人作呕的味道。

“赵流苏!注意坤门!”

群鬼包围之中,一名白衣男子一声厉呵,不远处,名为赵流苏的翠衣女子一震,祭起掌心的退魔环,击向坤门。但还是晚了一步,一只硕大的骨手凭空而出,硬生生击飞退魔环,锋利的骨爪直冲赵流苏而来,眼看就要透胸而过。

千钧一发之际,一道白光闪过,竟然是一把古朴的长剑钉在骨手上,骨手半空中猛然停住,碎落一地。

“告诉你多少次了,不要用眼,要用心去看!”白衣男子收回长剑,冷冷的说。

“哼,要你苏剑鸣多管闲事!”赵流苏吓的脸色苍白,却还是嘴硬。

“我……”苏剑鸣正要说什么,突然,房间中的恶鬼们全部仰头尖叫,兴奋不已。苏剑鸣脸色一变,望向六道鬼门,本来森森的黑烟此刻竟然变成了血红色!随后鬼门一颤,一个面容狰狞,头上长角,身体枯瘦的恶鬼钻了出来。

“饿道鬼王!?”赵流苏失声叫了出来。饿道鬼王是地狱恶鬼中的中级恶魔,别说赵流苏和苏剑鸣,就是两人的师傅来了,也得一番苦战!

苏剑鸣也是一愣,立即反应过来,一把将赵流苏拉到身后,口中一边默念咒语,一边用长剑割破自己的手腕,鲜血立刻涌了出来,奇怪的是血并没有流到地上,而是被长剑完全吸收,很快,白色的长剑变成了鲜红色,苏剑鸣则因失血过多一脸苍白。

“破魔剑雨,疾!”苏剑鸣一声厉呵,饮满鲜血的长剑飞上半空,幻化出无数炳血剑,闪电一样射向饿道鬼王,发出雷鸣般的爆炸声。良久,剑雨才停止,苏剑鸣跪倒在地,失血过多外加法力消耗过多,他现在已经是精疲力尽了。

“苏剑鸣,你没事吧。”赵流苏赶紧上去将他扶住,瞬间愣了,面前,烟尘消散,饿道鬼王毫发无伤的从中走出。

“雕虫小技!”饿道鬼王低吼一声。

“是吗?看看你身后。”苏剑鸣脸色苍白的一笑。

饿道鬼王回头,一轮红日正在升起,天亮了!原来苏剑鸣是为了拖延时间。惨叫一声,饿道鬼王化为一缕青烟,消失了,太阳之下,万鬼皆散。

“行了,第二夜终于扛过去了,你们没事了。”苏剑鸣虚弱的对着墙角说。

墙角里,是一对吓的浑身发抖的中年夫妇,在他们身后是一口棺材,里面正躺着一个年轻的女子。

—2— 三日鬼门

苏剑鸣是驱魔师,赵流苏是他的徒弟,两人这次的任务,是保护一对中年夫妇。

夫妇中男的叫常青,女的叫许影,是本市有名的富豪,而棺材中的女子,则是两人年仅十七岁的女儿,常晚晴。

三天前,常青夫妇找到苏剑鸣,要求保护,因为他们的女儿常晚晴要杀他们!随后讲述了原因。

常晚晴并不是常青夫妇的亲生女儿,而是养女,十七年前,事业有成的常青夫妇想要养育一个自己的孩子时,却被医生告知许影无法生育,思考良久,两人决定领养一个孩子,正是现在的常晚晴。

因为来之不易,两人自然对常晚晴视若掌上明珠,吃喝穿用皆是最好,渐渐地,常晚晴变成了一个娇生惯养的公主,稍有不顺心之事,就会大发雷霆,常青夫妇为此很是头疼。

常晚晴十七岁生日之时,想要一部价格不菲的跑车,常青夫妇不想这样纵容她,就没有买,结果常晚晴大哭大闹,使尽小姐脾气,常青夫妇在和常晚晴的争执中,无意间透露出常晚晴并不是亲生女儿这个秘密,常晚晴听了,大受打击,当晚喝药自杀。

白发人送黑发人,常青夫妇自然也是悲痛欲绝,就在给常晚晴办葬礼的当晚,常晚晴的魂魄出现在常青夫妇面前,说其后三天会在夫妇面前打开六道鬼门,让里面的恶鬼杀死两人!原来常晚晴自杀后,越想越觉得不甘心,想要杀死常青夫妇,而自己的魂魄则重新回到身体,再次复活!常青夫妇不甘受死,于是找到驱魔师苏剑鸣,请求他保护自己。

一个自杀而死的人,若怨气足够大,可以将六道鬼门打开三个夜晚,所以苏剑鸣明白,常晚晴一定会用鬼门打开的这三晚杀死常青夫妇并且借尸还魂,所以自己的任务有两个,一是保护常青夫妇,二是不让常晚晴的魂魄回归肉体,三日一过,鬼门一关,任务就完成了。

第一个夜晚还好些,鬼门中出来的尽是一些小鬼喽啰,集合苏剑鸣和赵流苏的力量,完全可以应对;可是昨晚,也就是第二个夜晚,竟然出现了饿道鬼王!要不是靠着计谋和时间差,两人铁定歇菜,今晚的第三个夜晚,天知道会出现什么大魔!

“赵流苏,今晚情况凶险,为今之计,必须使用破魔八阵!”包扎好伤口,苏剑鸣站起来说。

破魔八阵,是召唤天众,龙众、夜叉、乾达婆、阿修罗,迦楼罗,紧那罗,摩呼罗迦,八种天神的阵法,只要设置成功,万魔皆散!

“可……”

“听我的就好。”苏剑鸣制止了赵流苏要说的话,随后开始忙碌,赵流苏望着苏剑鸣的背影,想要说什么,咬了咬牙,却什么也没说,随后狠狠的瞪了一眼常青夫妇,常青夫妇一脸惊慌。

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