水鬼劫

夏小西

A A A

(一)

家乡有祭祖的习俗,为了去看望我久未相见的奶奶,我也要回一趟家。

清明回家的前一天,朋友却告诉我,阿萍死了。

她是我童年的青梅竹马,人品一般般,染上了一些不良习惯,初二便辍学迅速与一个男人同居了。

后来,我看见她抱着两个孩子来我家串门,我竟与她再无话题可讲,就这样,童年的友谊渐渐淡薄了。

说是淡薄,不过是无话可说,她在我的心中,却还是童年那个花样百出的她,只是现在的生疏,让我心疼罢了。

她死于溺水。

带着两个孩子去游泳池,不知为何失足跌死了。

这说法我却是不信的。

因为小时候她就经常带我去河边玩耍,就像一条敏捷的美人鱼在水里上下翻飞,如履平地,哪里去不得?

我当时就愣住了。

无法想象,童年的玩伴,誓言一辈子好朋友的她,竟然就这样从我的眼前消失了。

听到这个消息的当时忽然觉得做一切都无比的乏味,什么都不想做。

当天晚上,我做了噩梦,梦见了阿萍,全身湿淋淋,凄凉地向我哭诉着什么,我侧耳想仔细听清楚她说什么,她却被铺天盖地的大水淹盖了,我也陷入了冰冷的水中,不停的挣扎,最后惊醒了。

第二天,我买了票,踏上了归家的长途汽车。

今天是阿萍死去的第二天。

我握紧了矿泉水瓶,飘忽不定的目光转向了窗外,懒洋洋地望着迅速倒退的风景。

一张水淋淋的脸突然映像在窗上,那双凄幽的眼睛,黑洞洞地瞪着我,怨毒,冷漠,我的心不由打了个抖,“啊”的尖叫出来。

再一定神,影像已经消失,全车人愕然的纷纷转头向我投来了注目礼,我更加用力地抓紧了水瓶,低着头,死死地盯着瓶里左右摇晃的水,一言不发。

大巴快要到达目的地,我打了个电话给那个朋友,用颤抖的声音将刚刚发生的事告诉了她。

电话里,她原本清脆的声音突然低沉起来,急迫的道:“你待会回来的时候先不要回家,直接来找我。”

我问原因,她说一时之间说不清楚,必须当面告诉我。

我好像意识到了事情的严重性,背脊一阵阵的凉意席卷全身。

“她因为怨气太重,适逢清明节这个鬼节,所以让她的怨念聚成了形,成了水鬼,要找替身,而你,就是她的目标。”一见面,朋友就重重的拍了下我的肩膀,严肃的道。

我肩膀一垮,差点跌倒在地。

“我与她已经很长时间没联系,为何……要找我?”我瞪圆了双目,眼光下意识地扫了左右几下,生怕她的鬼魂突然就蹿出来要了我命。

“因为就你与她的体质最相近啊,从小玩到大,不找你找谁?你以为水鬼真的什么人都能害的吗?”

“记住,远离水,她死的七天,都不要碰水,绝对不可以,洗澡也不行。”

“喝水呢?”

“……”

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