探险之鬼楼有鬼

蓝调、牧羊曲

A A A

那里本是一片荒郊,因为偏僻的缘故,在一战前,曾是片刑场,虽不埋骨,但杀戮过多,怨气极重。

改革开放后,发展改革,这片荒郊,成为市中的一角,因此被房地产商看中,盖起了几栋大楼。成了家小规模的百货大楼,兼服装店。

大楼共十层,一层是服装店,服装店之上是小百货,琳琅满目、物美价廉的商品,成为当时人们购物的不错选择,只是后来,大楼平平出现事故,几乎每年都会有人死于意外,加上之后又因城镇建设大改,市中心搬移,这栋大楼,彻底的边缘化了,市中心的新建百货规模更大商品更多,因此百货大楼不到一年的时间,就被淘汰了。

百货大楼倒闭后,整栋大楼因为位置偏僻,地产商只好改建成出租房,廉价租给打工一族。

事发无常,这栋大楼自从建盖开始就好像受到了魔鬼的诅咒,在某年的夏天,一场由煤气引发的大火,吞噬了整栋楼。那个年代挨家挨户都使用液化煤气灌,它们如同炸弹一般,安放在每户人家的厨房里。

大火冲天,虽然大部分的人,都伤痕累累的逃离了大楼,但是还是有六人葬身在了那场大火中。虽然消防队来得及时,但整栋大楼却已经是面目全非。

因为这栋大楼位处城市的角落,所以地产商不愿出钱整修,也无人问及,所以成为了一栋荒楼,经常死人的关系,众人都对这栋大楼畏而不近。

在那次大火中葬身去了六人,他们分别是六楼的一家四口,七楼的一个男子,还有五楼的一个老人。

火源起于六楼的那四口之家,由于煤气泄漏,而引起的爆炸,据说在爆炸发生前一刻,有人听到了四口之家的激烈争吵,那家的男主人脾气一直火爆,动不动就动手打老婆,他们有两小孩,一男一女,一个八九岁,一个十来岁,也死在了大火之中。

而七楼的那个男子,是个患有危险性的精神病人,据逃出来的邻居说他每天都得杀死一种家禽,才会变得安静,不然连家人他都可能伤害,为此他的家人只能成天把他锁在家里,以防他出来伤人,但也因此被大火给活活烧死。

而五楼的那位大爷,腿脚不便,发生火灾时,楼里的人,都为了逃难而推搡,那位大爷因此在楼梯间摔了一跤,被人踩踏成重伤,无人顾忌,而葬身火海。

大楼被火烧得焦黑,破碎的玻璃窗,剥落的瓷砖,像极一座死楼。

每到天夜里,哪怕是白天,住在附近的小区居民,都能听到男人大声的咆哮声,女人小孩的哭啼声,甚至还有男人的笑声,以及许许多多人的说话声,让人不寒而栗,许多人因此纷纷搬离了那一带。

贾建明站在教学楼的楼顶上,看完手里那些有关鬼楼的资料后,又取出了单筒望眼镜望向那栋漆黑的楼宇。

视角扫过几个没了玻璃的窗户,望向一楼,那里的铁栅门紧锁,在一楼的门口,隐约可以看见几具漆黑的人影,那是服装店倒闭后留下的人形模特,模特的身上多处被烧的变形,可脸上却还是那副死人般的表情,呆滞的眼神,诡异的笑容,看得贾建明一阵头皮发麻。

“怎么样,门开吗?”一旁的易全建问道。他是贾建明的同班,自幼的发小。

“门是锁着的,不过。。”贾建明又扫视着那些钢筋围栏,左右扫视贾建明发现了一处钢筋有变形的痕迹,那变形的痕迹张开的口子,一次可容下一个普通人。“在铁栅栏大门左边的位置,有个豁口,我想从哪里进去应该没有什么问题。”

“那好,说定了,我现在就去通知他们,一放学就展开行动。”易全建嬉笑着说完,转身向楼梯间走去。

贾建明又抬起望远镜,扫视了一眼那栋漆黑残破的楼层。在视线扫过六楼的考右的一个窗户时,忽然间看到了残破的玻璃窗上,一个通体皮肤迸裂,面目全非,眼睛流着鲜血的长发女人正死死的瞪着他。

贾建明惊呆嘴巴张成了“O”形,喉咙呜呜的发不出声响。

他以为是幻觉,酿跄的取下单筒望眼镜,揉了揉双眼,再次壮着胆子举起了望眼镜,但是就如同所想的一样,刚才女人所在的地方已是空空如也。

“真是的,大白天也会产生幻觉,看来以后要改一改熬夜的习惯了。”贾建明喃喃自语的收起了单筒望眼镜,转身进入了楼梯间。只是在他转身的刹那,在他身后的一个阴暗角落里,刚才那个眼睛流着鲜血的女人,正用着没有眼珠的眼白直勾勾的盯着贾建明离去的背影。

下午的将近六点,夕阳在天空中留下了淡淡的微红,七个穿着学生校服的男男女女,嬉笑着来到了那栋漆黑楼宇。

“建明,你说的缺口在那里啊?”易全建在人群中问道。

“我记得好像。。”贾建明凭着记忆摸索,很快就发现了足有半人高的被杂草挡住了的变形缺口。“在那里。”贾建明指着一个方向说道。

众人齐齐跟着贾建明来到了那道缺口前。

“好可怕,我们真的要进去吗?”宾丽呆呆的看着那栋黑暗中的楼,也许是她的错觉,她感觉这栋残破的大楼,就像个张着口的魔鬼,等待着他们一步步走进死亡入口。

“好黑啊。。”彬梦好像也有着类似的感觉,但恐惧感,在看到喜欢的人一言不语的钻铁门后,变得了微小起来。

“放心啦,不会有鬼的,我们怎么多个人,为了预防万一,我还带有这个呢。”易全建,说着找口袋里,掏出了一把小刀,刀上有按钮,轻轻一按,便弹了出来。“我们灵异社团,过了今晚,就要出名了。”

一行七人都是L初部的学生,他们是学校里的灵异社团,专门到了有神神鬼鬼传出的地方冒险和研究,虽然只是初中的一个小社团,但是他们的在网上,发布许多调研出来灵异之地的异样之因,所以有着一定的名气。自从他们上了初中之后,那栋鬼楼的传说就被传得沸沸扬扬,让人望而却步。而且最近有几个记者,去实地考察,结果一个个都出现了精神问题住进了精神病院,因此那栋大楼的考察费,提高大了一个足以让这几个少年,决心到那冒险走上一朝。

七人,四男三女依次栅栏的缺口里,钻了进去,本来的计划,是不带女生的,但是因为某些个人原因,那四男中有人邀请了个女生,又因其余东拉西扯的原因带多了两个。

阴风阵阵,近距离的看这栋没有一丝生气的楼,更让人寒毛直竖。

“走吧!”贾建明打开了手电,走在最前,向大楼的楼梯间走去。

其余的几人也打开手电,纷纷跟上,手电光扫过门口的两具人形模特时,队伍里的女生都发出了微微的惊叹。

“只是具人偶,面相诡异了些,没什么好害怕的。”说话的走在最后的邓文,他是初中部的高材生,喜欢探讨未知与神秘,所以加入了灵异社团。但虽怎么说了,他自己看着那几具人偶,心里还是有种毛毛之感。

“彬梦,你还是回去吧,不要跟着了,没什么好玩的。”彬易对身旁那粘人的妹妹再一次的劝说。

“没事啦,哥哥,我只是跟着你们去看看而已,保证不会乱跑的,而且就算有危险,也有哥哥保护我啊。”彬梦吐着舌头对彬易说,随即又把视线转向带着副金丝边眼镜的邓文身上,她的脸泛起了微微的一度红。

彬易摸着脑门无奈的苦叹,从小到大,妹妹就像个跟屁虫一样,跟着他到处跑,闯出了不少的祸,让他伤透了脑筋。

虽然天,还没有黑,但是楼道里就已经伸手不见五指了。

阴风阵阵,几人走在了这样的楼道里,有种说不出的刺激感,几个女生,已经手拉手的聚在了一起。跟随着走在最前的贾建明。

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