被诅咒的画像

楔子 油画与自杀

华丽的大堂里面,一个男人握着笔,站在那里。而一个女人,则作模特姿势,坐在大堂的正中。

女人国色天香,雍容华贵之间皆是高雅。

男子拿着画笔,沾着颜料,描摹着女子的美丽。

“好了。”男子放下笔,对女子说道。

女子起身,走到那幅画的面前。只是一眼,她便怔住了,画像画得惟妙惟肖,把她的美丽描摹的淋漓尽致。

“你果然是我见过的,最有天赋的画家。”女子对着男子说道。

“谢谢。”男子说:“很美对吧。只是很可惜……”他没有一次把话说完,只是说了一半,然后便看着那个女子。

女子好奇:“怎么了?”

男子一笑:“没什么,只是有点儿担忧。我担忧你,画像里面的你,是如此的美丽,可是……你会变老的。”

女人的身子微微一怔,张了张嘴,却没有开口。

那个作画的男子继续说道:“如果你可以和这幅画一样,不老,那该有多好啊。”

老,是女人最害怕的事情,此刻女人似乎已然看到了,自己的脸布满了皱纹,密密麻麻的,像是一个核桃。

女人摸了摸自己的脸,半天没有说出一句话。

男子看着她,继续说道:“我用我的笔,定格了你的美丽,可现实中的你,却无法定格自己的美丽,因为生命总是在流逝的——都感叹生命的美好,却没有人想过,逐渐衰老,是多么可怕的一件事情,对吧?”

说完,男子离开。

而在三天之后,这个城市传出了一个爆炸性的消息——一名女子,走上了一栋烂尾楼,从二十楼跳了下去!

她的身体碎了,她美丽的脸也碎了,鲜血把大地都染红了,脑浆流了出来,眼珠子掉了出来。

身体七零八碎之后,内脏和骨头也从里面飞溅了出来,那些内脏,有的因为坠落,而碎成一块块的了,有的骨头,也像是玻璃一样,碎裂了……

谁不喜欢美好?

杨峰躺在家中,看着自己最得意的作品——那是一副美人的油画,是很久之前,一个女人请求她给自己画的。

那是杨峰最得意的作品,而那个女人也是杨峰见过的最美丽的女人。

而且,那个女人不会衰老了!并且,那幅画也成为了那个女人生命最后的定格。那个女人,叫做沈芸,就是前不久跳楼自杀的那个女人!

她因为杨峰的几句话,就去死了。是多么可笑,因为害怕衰老,而选择那么激烈的方式结束自己的生命。

但是对于杨峰,这不是损失。杨峰疯狂的迷恋艺术,也疯狂的迷恋美好,他无法忍受,一个美丽的女人,会随着时间衰老。

所以,杨峰赞赏那个女人自杀的壮举。因为自此之后,她不会老了,而且她全部的美丽,也会被收藏在那幅画里面。

起身,杨峰收好了那幅画——那幅画,他就那样藏在自己家中最隐匿的角落,不会让别人看见。

因为杨峰不愿意让别人和他一起分享这种美丽。

收好画之后,杨峰走出家门,他要去外面看看,有没有可以采风的地方,或者看看,有没有一些值得他画的东西。

他在街上游荡了一圈,看见的都是一群庸脂俗粉,而就在他准备回去的时候,却忽而看见了一个女人。

那个女人,穿了一件雪白的连衣裙,好似穿了一身床前明月光,无比动人。

他不由得痴了,就那样呆呆地站在那里,不住地看着那个女人。女人似乎也注意到了杨峰,她忽而回头,对着他浅然一笑。

回到家中,杨峰还在想着那个女人,女人很美,和沈芸一样。但是沈芸的美,是一种高贵的美,而这个女人,有着青春的美。

她美丽的像是睡莲,一抹无暇。

而就在此时,一阵敲门声把杨峰拉回了现实。杨峰有点儿不耐烦了,可打开门,却看见是刚才见到的那个女人。

“你好。”女人对杨峰说道:“我叫做李琳,不知道我冒昧前来,是否有些叨扰?”

“不。”杨峰说道,他压制住心中的喜悦,问这个女人:“不知道李小姐来找我,有什么事情吗?”

“听说杨先生是我们这里最有才情的画家,不知道……我可否请您为我做一幅画?”李琳告诉杨峰,说自己喜欢油画,所以一直希望有人可以给自己画一幅油画。

杨峰自然不会拒绝,他笑着说好。

李琳问杨峰画一幅画需要多少钱,杨峰表示,像李琳这样的女人,是他穷尽一生寻找的模特,自然是不要钱的。

李琳大喜,随即和杨峰敲好了日期。

日期是在三天后,她端坐在画室,杨峰则聚精会神得给她作画。一画,就是三个小时,无论是杨峰的状态,还是女子的状态,都十分好。

结束的时候,李琳问杨峰,能否把这幅画给带走。杨峰犹豫了一会儿,说:“这幅画还差最后的一个步骤,等画好了,我再送给你吧。”

李琳没说什么,只是点了点头,就走了。

临走得时候,她说:“你真是生花妙笔,如果你可以帮我把美丽永远定格,就好了。”

定格美丽,是杨峰穷尽一生的追求,他害怕衰老,他觉得看着美丽的事物凋零是这个世界上面最可怕的事情了。

于是他说道:“希望吧。”

回到家中,杨峰把那幅画收了起来,准备和之前那副放在一起。他觉得这两幅画就像是双子座的对立,是那么完美。

而就在杨峰把之前那幅画拿出来得时候,他忽而怔住了——他看见,在那幅画的眼睛处,流下了两行血泪!

是血,是真的血!杨峰闻到了上面那淡淡的腥味!

可是……一幅画怎么可能会流出血液来?难道那幅画自己有了生命了不成?

也不可能是有人进来捣鬼,因为真的有人进来,为什么不偷东西?如果是要毁掉杨峰的作品,那人可以直接把那幅画撕碎,或者烧掉,不是更加直接么?

杨峰的身子不禁抽动了一下。

收藏
完本小说所有章节均由网友上传转载 只是为了宣传让更多读者欣赏 © 2015 storys.cc