狐恩录

那只桃夭

A A A

一阵急促的马蹄声,“围住!都死死围住了!这么纯正的毛色世间罕有。”有一披甲男子,骑着飞驰的骏马,和他的部下飞快地缩小着包围圈。

圈子越来越小,挣脱的机会也越来越小,包围圈中的,是两只走投无路的狐狸,一大一小,毛色雪白。小狐的眼中已满含泪水,畏畏缩缩地躲在母狐身后,四只细小的腿,不住地打着颤。而母狐则死死挡住小狐,对着持弓男子龇牙咧嘴。

男子将弓箭拉满,对准了正护着小狐的母狐,箭擦着扳指,这力度足够贯穿母狐的头颅。

“王!”这千钧一发之际,部下中走出了一人,挡在狐狸面前,对着所谓的王作了一揖。

将已经拉满的弓放下,“有何事言?”

“王可知‘三驱’二字?今四面围困二狐,实是不妥。”

男子在马背上沉思有顷,“若必要得此狐皮,清詈可拦我?”

“王,那在前的必为母,在后必为子,母必护子。王忍心使母子归于黄泉?美丽本不是它们的过错,请王不要为一己私欲,断送两命。清詈见此景尚不忍,固敢求王网开一面。”

“网开一面?虎会因兔弱而网开一面?敌国会同情我国百姓而网开一面?谁又会为一国之主网开一面呵?两只狐狸而已,哪怕是两条人命,我说杀,谁敢留?”刚刚放下的弓,一瞬间又被拉紧。

“清詈看在你随我征战四方的份上,好好替我守住这两狐,不要让其从你处逃跑,我便不治罪于你。“

然而,清詈的身影依旧没有挪开,哪怕是一点点。他站在了狐狸前,王的箭已由狐狸指向了他。

“王,何止人间尚有真情,哪怕是狐狸间,母对子的爱护,不也很感人吗?狐狸有情,何况人呢?虎猎兔源自生的需求,然而王即使没有这狐皮,也是丰衣足食;讲义气的国家不会轻易对明君所治的太平盛世发动战争;王善待百姓,百姓自会维护王!清詈为母子情所动,也必会护这两狐!王这箭,还是臣来接。”

“何必如此,三驱为度,网开一面,罢了,回宫吧,倦了。”男子懒洋洋地收起了弓,兴致缺缺地带着他的部下们离去,末了还不忘补上一句:“可惜这上好的狐皮了。”

清詈也上了马,跟在队伍的最后面。他知道的,自己对王还有价值,王不会轻易杀他。那么以后呢?如果自己失去价值了,别说要救他人,哪怕自己也会保不住的。

小狐狸早已吓得躲到了母亲怀里,母亲看着队伍远去了,轻轻咬着小狐狸的耳朵:“腻雪,看到了没,那个叫清詈的人,他的恩,无论怎样大的代价,都要去报答哦。”

怀里的毛球抖了抖耳朵,好像是答应了。两狐相随着,慢慢向树林深处走去,离开那差点丢了性命的地方。

”唔,娘,为什么我叫腻雪啊?“

“腻味的白色,但愿人人都腻味这白色吧,这样也不用为了皮毛丢了性命。”

”那,白色到底美不美啊?“

“不,白色对我们狐族来说,是死亡的颜色。森林掩护不了白狐,人类为了一张白狐皮红了眼,你爹他就是这么去的啊!“

”爹。。。唔。那,刚刚那个人,也是为了我们的皮毛吗?他都有那么多衣服了,可我修成人形之前就这么一件。“

“是啊,娘问你,刚刚是谁救了我们?娘要你报谁的恩?“

“唔。。好像是。。唔。。。“

毫不犹豫地一爪子拍上小狐的头,”没良心的狐狸迟早喂虎,娘再说一遍,恩人叫清詈,一定记住了。“说完,头也不回地加速向前走去。

“清厉,清利,清立?。。嗷,娘等等腻雪啊!“小狐狸也撒开四蹄,跟了上去,两狐狸的身影消失在远方。

几年的修炼后,小狐狸终于勉强地幻化了人形。幻化成功的第一天,她就留下了这样一张纸条:

娘,您说过的,不懂报恩的狐狸是要被虎吃的。腻雪去寻恩人报恩了,报过救命之恩后必速归,娘不必担心。

于是,小狐狸风尘仆仆地跑了一路,一袭白衣也变成了灰衣,最后赶到了京城。

肃静!肃静!无关人等,速速避让!一支车队从路中行过,腻雪嗅到了恩人的气息,就在中间那顶轿子中。

不谙世事的腻雪不顾那些警告的话语,直直向轿子跑去,边跑还边喊着:“恩人!恩人,我要报恩啊,我要报恩!!我还不想被虎吃!”明明是报恩却喊得和衙门口喊冤的怨妇有得一拼。

第一次见到这样的孩子,侍卫也是一愣,随即立马毫不客气地用刀剑拦住了腻雪。

似乎是太过于嘈杂了,轿帘被掀开,“外面发生了什么事?”清詈不禁发问道。

“禀大人,有孩子说是来报恩的,在下怀疑是刺客。”拦在最前面的侍卫回答到。

“我才不是什么刺客!我报恩的啊,恩人不记得我了吗?”腻雪趁着机会抬头大喊道。但她忘了自己已不是狐狸的形态,恩人也未见过自己的人形,而且还是满面风尘,满身灰尘的人形。

轻轻皱了皱眉头,“估计是乞人吧,还是个孩子呢,也怪可怜的。”侍卫又说到。

“你全家才乞人!瞪大眼看清楚了,我哪有拿着破碗乞讨啊?”虽然蒙着一脸的灰尘,但不难看出腻雪真的是气红了脸。

不怪侍卫这么想,腻雪现在的样子,与乞人也差不了多少,最多差一个破碗吧。

“人若想杀我早该动手,何必留我到现在派一个这般不懂事的孩子来取我性命?罢了,一个孩子而已,多一个人也不多,让她进来,启程吧。”

虽然被清詈说成是个不懂事的孩子很不高兴,但腻雪如愿以偿地和恩人坐在一辆马车中,也算是一种补偿吧。被打断的车队,又继续上路了。

之前一直在赶路,也没好好看沿途的风景,坐在轿子上,腻雪的孩子心性暴露了出来。

“诶!你看,那个人他身边摆了好多好玩的啊!”透过小窗,腻雪指着远处的货郎要清詈看。

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