珍珑棋局之棋战

陈晓之

A A A

华美的国,也是腐朽的国

樱花三月是东瀛。

一男一女面对面坐在一棵樱花树下,他们在博弈。此时是日本三月,樱花漫天飞舞,从这边吹到那边。

女子容色颠国,她看着眼前的男人说道:“小岛君,请您落子吧。”

那被唤作小岛的男人,脸皮子一阵阵地抽动,汗珠从手指滴到了棋盘上面,而他对面那绝色女子,则一脸傲慢地看着他。

她仿佛是一个征战沙场的将军,刚刚打赢了一场胜仗,眼中脸上尽是得意。

“小岛君就不要死撑了,你应该已经不知道该如何落子了吧?”这是女子的激将法,她要把自己的对手一步一步逼到死角,让他无法反抗。

那叫做小岛的男人忽而站了起来:“陈酱,我输了。”他转身欲走,而那个女人却忽而喊住了他:“等等,你忘了给我一样东西!”

男人忽而身子发颤,转身说道:“你疯了,那种话你竟然当真?”

女人站了起来,她穿着一件苏绣旗袍:“刚才不是说好了吗,我和你赌棋,我输了,今晚我做你的女人。而你输了,砍下一双手给我。”

“那种话……大家不会当真。”这个男人是日本棋圣,号称打遍日本无敌手。他本以为,自己稳操胜券,却不想被对方一局逼入死角,无法反抗。对于一个棋手而言,一双手就是自己的命,怎么可能给别人?

女人似乎对于他的反悔并不在意,只是冷冷说道:“小岛君,你的手一定会有人来取的!”然后,,她对着围观的群众喊道:“还有人要上来和我斗棋?”

没有一个人敢上来,那些人似乎被女人威慑住了,甚至还退了几步。谁敢上来?棋圣都败了,还有谁有可能赢?

看着眼前这个高傲的女人,小岛只能握拳咬牙,她像是打败千军万马的将军,傲视着自己的手下败将,表情似乎在说:“看,你输了。”

小岛只能转身离开。

然而三天之后的一则消息,却震惊了整个日本——小岛凉介死于自己家中,死因为一刀割喉,而死后双手被人割下带走!

小岛凉介正是那个和女子斗棋的男人全名。

所有人都在揣测是不是这个女人干的,甚至警方也把她找来问话了。但是很遗憾,在小岛凉介死的时候,这个女人有着完美的不在场证明。

她正在一个派对参加舞会,所有人都可以为她作证——那是上流社会的舞会,能来的都不是泛泛之辈。

那些人没有必要为这个女人撒谎。

对于此事最头痛的莫过于是东野世恒了,因为这起案子正是在他们警局所管辖的区域内发生的,而他更是这起案子的主要负责人。

他想不明白,小岛凉介到底是被什么人杀害的?女人曾经扬言要砍下他的手,然后他就死了,而且被人割下双手。

难道有人在嫁祸她?若是中国人,根本不可能,试问对方为何要漂洋过海来日本杀人嫁祸于她?而若说是小岛凉介身边的人,可查遍了他们都没有一个人有嫌疑。只有这个女人,有着杀人的动机和嫌疑!

但是那完美的不在场证明又是怎么回事?

前仆后继的殉葬者

夏朝亡国因为媚喜,商朝亡国因为妲己。似乎一个男人,永远抵御不了女子的美丽。古今中日都是。

虽然这个女人因为这起命案被抹上了一丝诡异色彩,可是因为她美貌而和她下棋的男人还是不在少数。

那些男人,都想要得到这个女人。

然而,那一众围棋高手却都被她打败,一时间,这个女人占据了日本所有报纸头条。没有人知道,这个中国女人的真正面目,只知道她姓陈,可名字是什么,不知道。

甚至她的出生,籍贯乃至于年纪也都是一片空白。

而唯一可以知道的就是一点,凡是和她斗棋都会输,而输了的人,在三天之后都会被人割喉杀死,并且砍下一双手!

渐渐地,主流媒体开始抹黑这个女人,他们说这个女人不是来自中国,而是来自地狱,是地狱的魔鬼,要顷灭整个人间。

还有人传言,这个女子是被封印的玉澡前,因了转瞬千年,故而封印破败,她逃了出来,要颠覆整个日本。

但是无论怎样传言,都抵挡不住男人的好色,仍旧会有人找她斗棋,仍旧会有人死在家中。

而这个女人,似乎从来不会胡乱杀人,那些死去的人,也只是她的手下败将。

然而不管怎么说,东野世恒这次算是摊上了大麻烦,上级说如果再不能破案,就要把他撤职查办,还要他准备好交出自己的配枪。

无奈,东野世恒只能把这个女人再次“请”来他们警局。

但是即便是在警局,女人的表情也没有变过,仍旧是那么冷,冷的像是一块冰,一把剑。她的冷艳,似乎是最锋利的凶器。

“请问……陈小姐在那些被害者遇害的时候都在哪里?”虽然这样的问题已经问了很多次了,但是东野不得不再问一次。

“每次你们这里有人被杀了,你们这些警察都要来问我这些问题。是不是以后谁病死了,谁被车子撞死了,你们也要来问我这样的问题?”女人的态度很不客气,甚至带着几分鄙视。

东野世恒忍住怒火继续说道:“我们只是想要了解一下情况。”

“我不是说了吗?我有不在场证明,你还要我怎样?何况我一个弱女子,又有什么本事杀死那么多大男人?”

她的话是对的,一个弱女子的确不可能杀死那么多大男人,何况她每一次都有着完美的不在场证明。

难道……她真的是鬼怪,懂得分身之术?

饶是如此,东野世恒还是把她扣留了二十四小时,但是在没有证据的情况下,二十四小时之后,还是只有把她放了。

离开警局的那一刻,女人冷傲说道:“东野先生,如果您再针对我,我想我会向你的上级投诉你。”

说完,她对着东野世恒冷然一笑,那是嘲讽的笑容,似乎是嘲讽这个男人的无能。

东野世恒觉得自己的自尊心被她刺伤了,他发誓,无论凶手是不是这个女人,都要尽快破案。

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