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法替代的友谊

陈晓之

A A A

这不是故事,更非小说——它是校园暴力下受害者的斑斑血泪!

第一章 花凋

见到他的第一眼林揽的目光便再也错不开了——他从未见过那样的眼神,是入骨的绝望,看不见活人应有的神态。

那双眼睛,冷冰而诡异,仿佛可以从中嗅到腐败的死人气息。

他的脸也是,冷冰冰,毫无感情,麻木至极——林揽记得,见到他的时候,他正在受人欺辱。一群同学围着他,死命殴打。他不反抗,只是默默承受,蹲在那里,用冷冰的眼神看着凶悍的人们。

“你们在干嘛?”林揽怒目斥责,那几名学生闻声而逃。他们并不骁勇,只是嚣张。

人散开,林揽三步并作两步跑到他面前,温柔的,充满怜惜地扶起他。但,他未曾道谢,只是默默站起,一言不发。

“你叫什么名字?”林揽是这所学校的老师,显而易见,被他救下的少年是这所学校的学生。

但,他没有学生应有的对于老师的敬畏。

“宋子墨。”他语气冰冷,仿若对敌。林揽不寒而栗。

“他们为什么欺负你?”林揽蹙眉问道:“你的班主任呢?为什么不告诉他?”

宋子墨未有回答,只是兀自站着,用一双鹰隼般锐利的眼睛死盯着林揽。一时间,林揽竟然感到了恐惧。

是什么在支配这个少年的灵魂?眼神竟然这样冷然!

“谢谢老师。”对峙几秒,宋子墨赫然开口,仍旧没有感情。他是人吗?亦或是魂断的尸骸?

“应该的。”林揽变得慌张,“我还有事情,先走了。”转过身,后面传来细碎的声音:“阿楠!”

回头,那坚毅不屈的眉宇间竟然出现了一丝忧伤,仿佛大雪过后天地间飞舞的蝴蝶,寂寞的,倨傲的,亦是不甘屈服的——

之后一整个下午,林揽的思绪都无法平静,他总是想起那个孩子——有着不符合他这个年纪阴沉的孩子。

还有那个名字——阿楠!冷傲间有着一丝丝温情。那是谁?他的朋友么?

林揽忍不住问坐在自己身旁的同事:“对了,我有个事情想问问你。”他正在整理教材,见林揽发问,不觉停下:“什么事?”

“你知道宋子墨是哪个班级的么?”

这个名字仿佛是诅咒,身边的那位老师竟然不自觉瞪大了眼睛——这是人在惊恐时做出的第一反应。

“你——你问这个干嘛?”虽努力平静,但语气仍旧紧张。林揽更加好奇:“我今天看到有人在欺负他,但是那孩子好古怪,感觉什么都不在乎,语气也冰凉凉。”

“哦。”那老师躲避着林揽的目光:“那孩子最近就这样——本来还好,只是胆小,但不知道怎么了,忽然就成了这个古怪样子。”

“那阿楠是谁?”林揽继续发问。

那老师忽而更加紧张,不觉间撞翻了桌上的一杯茶。茶水流淌,打湿了桌上的书本。

“我……你……你问这个干嘛?我还有事呢。”他随便找了个理由,仓皇逃离。

林揽更加好奇。

后,几番周折,终于打探到那个孩子所在的班级。趁着没课,林揽站在教室外,窥探着他的一举一动。

好奇怪的孩子,上课时不听课却在玩弄弹珠。弹珠从桌上滑落,掉在地上噼啪响。然后,拾起来,再继续。

授课老师显然知道,却不做理睬,兀自蹙眉,兀自讲课,仿佛一切都不存在——

是什么秘密?

林揽问了好多人,才终于问出个一二——他并非一开始就这么古怪,一切都是从一月前开始。

一个月前的某天,他忽而古怪了起来。整个人像是丢了魂,如孤鬼一般,鬼气森然。

林揽还想继续探寻,却发现没有一个人愿意告诉他真相。他只好自己偷偷查探。

他发现,宋子墨每天下课都会一个人坐在操场的栏杆上,玩弄着手里的弹珠。轻柔的,仿佛对待一个孩子一般。

且嘴里呢喃:“阿楠,你看我带的弹珠多好啊,晶莹剔透。我说了,我的弹珠就是比你的好,你为什么就是不承认?阿楠——”

有时候,林揽可以听到他嘴里呜咽的哭声。细碎如沙,毛骨悚然。

阿楠?他到底是谁?

林揽好奇心极重,越是不明白,越要搞明白。他左右打听,却什么都问不出来。他亦试过亲自询问,但每每宋子墨都一笑置之——不是普通的微笑,是一种鬼魅的微笑。带着恨意,带着怨怼,带着杀气——

终于,有人耐不住了。是一位对林揽有好感的女老师,她看林揽总是好奇纠结着,不禁把关于阿楠的事情告诉了林揽。

“其实——”她说话的声音好小,亦透露着小心:“阿楠这件事情,是我们学校的一件秽闻,本来是不打算再提起的,但是看你这样,我也——不好瞒着你了。”

林揽认真仔细地听着她的诉说。

阿楠,是那个叫做宋子墨的男孩最好的朋友。两人总是形象不离,但,阿楠死了!他或许是受不住打击,所以才变成了这个样子。

因了这件事情,学校里的老师们,也只能对他睁一只眼闭一只眼。毕竟,这种打击不是人人都可以承受,且如果把他弄走,万一事情闹大,终于上不得台面。

关于阿楠的死,即便过了好久,都让人觉得惊杵恶心。因为,他死的惨不忍睹。

是在学校锅炉房发现的。负责锅炉房的工人每日都会去查看锅炉,那日,他目睹了人间最惨烈的一幕。

当锅炉被打开时,他发现里面有一具可怖的尸体——那尸体因了高温,早已溃烂。他的脸,他的身体,他的一切——都化作了烂肉一摊。

应该是整日被高温烹煮,所以皮肉尽数脱落下来,全身上下,只露出骇人白骨。但,那些肉却完整的浮在水面上,泛起一层清亮的油光。

还有——他的内脏。发白的,带着香气的,让人觉得恶心的。

警察追查了好久,都未能查出凶手是谁。一来都是孩子,谁会下这般狠手?二来根据调查,阿楠人老实,毫无仇敌。这件事情,就此被悬。

同时,它也成了全校的噩梦!

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