买来的妻子

陈晓之

A A A

第一章 夜半歌声

杜霜入李家门已经快一个月了,这一个月,她每日都是在房中看书写作,或者刺绣。她的相公,或者说是未来的相公是这个宅子的主人。

他姓李,但是叫什么杜霜并不知道。

这是个古怪的宅子,因为从主人算起就只有李少爷一个人。他父母不在这里,甚至是否还在世杜霜都不知道。

杜霜的故事,还要从一个月之前开始说起。

那一日,她跪在地上,面前是一具尸体,用草席裹着。她的头上缬了一根草,是卖身的标志。那具尸体,是她的姊姊。

她们姊妹二人相依为命,可一场疾病却夺走了她姊姊的生命。穷困的人家,若要好好安葬家人就只有卖身为奴一个命运。

所以,她跪在那里。

她的标价很高,五十两白银,在这个动乱的年代,实在没有几人可以负担得起。所幸她遇到了他——李少爷。

他穿着标致的白衣,面无表情地出现在她的面前。杜霜抬头,带着几分胆怯地看着他的脸,俊美如玉的脸。

李少爷没说什么,只是丢下了五十两白银:“把你姐姐好生安葬,我家缺一个女主人。”

是自己的好运到了么?杜霜没说什么,只是照做。后第二天按照他说的地址找来——那是一栋豪华的建筑,一看就是大户人家。

然而进去才知道,这里只住了他一个人。虽然是独住,可里面并不脏乱,看上去井然有秩。院子里面栽了很多花,此时正好花开,红黄白,一片片,把整个李家染得辉煌。

“你将会成为我的妻子,所以你现在要做的就是学习如何做一个少奶奶。”李少爷说话时也没有什么过多的表情:“你会写字吗?”

“以前……以前父母在的时候读过几本书,所以略微会写几个字。”她曾是大家闺秀,只是后来家族破落,只剩她姊妹二人。

“嗯。”

李少爷把她安排在一间厢房,那里环境十分清幽,内里摆设有条不紊。杜霜看见垂下的帘子外,有一个小池塘,里面开着睡莲。

“九月江南花事休,芙蓉婉转在中州。美人隔盈盈水,落日还生渺渺愁。露洗玉盘金殿冷,风吹罗带锦城秋。相看未用伤迟暮,别有池塘一片幽。”杜霜不觉念道,这是她最喜的诗词。

“你也喜欢睡莲么?”李少爷不知何时出现在了她的身后,他冷冷地看着杜霜说道。

她莫名有几分紧张,低着头应道是。李少爷的脸上难得出现了欣喜。

这段时间,杜霜每日都是待在宅子里,因为李少爷不许她出门。她也很少见到李少爷,说是未来相公,可她更觉得他像是一个主人。

或许他是因为寂寞,所以才买了自己来做妻子吧。杜霜心想。

思索间已经快天黑了,李少爷每日都是在固定时间出现,把饭菜送来,看着她吃完就离开。两人从来不多做交谈。

今天,李少爷破例多说了几句:“三天后,你我就大婚了。”

“在这里么?”杜霜放下筷子,看着他说道。

李少爷点了点头。

“公公和婆婆也回来?”

“没有别人,就我们两个。”

“哦。”杜霜没有再问,因为李少爷不喜欢她多话。他要她安安静静,如古董,如字画。

晚上,躺在床上的杜霜无法安睡,一直折腾到快子时才终于有了一点儿睡意。刚刚闭上眼睛,一阵幽怨的歌声就从外面传来,透入她的耳中。

那是个女人的声音:“连就连,你我相约一百年,若谁九十七岁死,奈何桥上等三年……”这是一首民谣,唱的是即将结为连理的男女心事。

可是,诺大的宅子里面就只有自己和李少爷两个人,那是谁在这里唱歌?

杜霜起身下床,欲出去看看。

她看见一个穿着红色嫁衣的女人站在池塘边,看着池塘里盛开的睡莲在歌唱。杜霜只看到一个背影。

女人自顾自地唱着,一边唱歌一边蹲了下来,她把手放入池塘里,捧起了一朵睡莲。

她像是对待自己情人一样,虽然看不清她做了什么,可那模糊的身影仍旧让杜霜觉得她是在亲吻睡莲。

要出去么?杜霜犹豫着。

忽而,女人回头过来,她的眼神很冷,冷的让杜霜起了一身鸡皮疙瘩。她是在看着自己么?杜霜发现那是个脸色苍白,化了浓妆的女人,尤其是她的唇,似乎刚刚饮了人血。

女人挤出一个诡异的笑容,如嘲笑,如猎杀。杜霜不由得后退了几步,女人笑着离开。

第二日,李少爷送来早点,杜霜看着那莲子粥就想起昨晚上的那个女人,她不觉得发麻:“李……少爷……”她一贯这么唤他,所以现在也不知是继续这样叫他,还是叫他相公。

李少爷抬起头,看向杜霜,一脸疑惑:“什么事情?”

“昨天晚上……你有没有听到一个女人在唱歌?穿着红色嫁衣的女人?”

李少爷听后并没有表现出诧异,他仍旧是一张冷脸:“没有,你是做梦了吧。快点吃,吃完之后不要再多想了,知道吗?”

“哦。”杜霜不敢违抗李少爷的命令,就好像她从来不敢反抗自己的命运一般。她静静地吃完了碗里的东西。

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