灵魂摆渡者

午夜樱花

A A A

世间万物,七情六欲,摆脱凡尘,六道轮回。

宋长安作为摆渡人,已经在摆渡驿站工作了有百个年头了,这期间自己亲手摆渡的不知道有多少亡魂了,他只知道这些数量,是十根手指来数也数不尽的。

这驿站一共才三人,宋长安在上一任摆渡人的央求下同意了接管这个摆渡驿站,驿站的作用给那些没有依靠居无定所的人有一个可以停靠的地方,再开导它们,让它们抛开在时间所遗留下的恩恩怨怨,了无牵挂的去喝孟婆汤,过奈何桥。

这个事它们摆渡驿站的宗旨,每次摆渡一个阴魂,宋长安便会胖他们留下一点东西留作纪念。

摆渡驿站的无休息日,一天24小时营业中,它们不会累,不会饿,只有摆渡好每个亡灵,对它们来说就是最好的精神食粮了,驿站是靠着这个扩张的。

驿站的工作人员一共只有三个人,驿站的管理人宋长安,打杂的允儿,还有到处游玩的苏白。

当个摆渡人其实也有一定的好处,那就是跟地府有挂钩,可以经常跟地府的鬼差讨要一些杨枝甘露,这些东西对摆渡驿站来说可是极其珍贵的东西,鬼差们也是有本事的才能得到这杨枝甘露,据说这杨枝甘露对没有完整的魂魄简直就是灵丹妙药。

没有一个完整的魂魄去投胎后,人是不完整的,基本人生下来就先天不足残疾。

所以这杨枝甘露对那些投胎的亡灵是至关重要的。

不过对宋长安根本一点用处都没有什么用,他一个摆渡人是根本不需要这东西的,他要的只是给投胎的魂魄争取一个正常人生。

摆渡人并不是无所不能的,他们也有无法解决事情的时候。

烟雾弥漫,宋长安坐在驿站外的木亭里,悠闲的品着茶,时不时让在屋里清理桌子的允儿出来喝上几杯,偶尔也逗允儿玩。

“窈窕淑女,君子好逑,不知在下可有这个荣幸能赏得允儿姑娘红颜一笑。”

“宋老板,可惜小女子以有心上人,不便之处还望见谅。”允儿手作兰花状,放于腰间处,膝盖微曲。

“哈哈,妙哉妙哉。”宋长安豪言大笑。

远处白雾中,苏白的身影若隐若现,身边似跟着一个青色着装,打扮清淡的女子。

“苏兄,哪拐来的姑娘,这女子容颜俏丽,可合胃口?”宋长安把苏白拉到一旁,低声细语的。

收到苏白郁闷的眼神,宋长安终于还是收敛了下来,坐在椅子上,手持白纸扇,慢慢听着苏白跟那青色穿着女子的巧合相遇。

“她是长安县里一户知府的闺女,男大当婚女大当嫁,听闻该父亲是一个十足的势力的败类,为了攀附权贵,把自己刚成人的女儿嫁于朝廷太师膝下长子庞龙,世人皆知,庞龙五寸钉,长相其丑陋无比,可这女子的父亲为了权贵不惜将女儿归其所有,其人获悉自己的夫婿是这般人物,便以死相逼,无奈其父亲简直丧心病狂,把闺女长锁屋内,饿其腹,使她无法忍受其饥饿之苦,定当跪地求饶,哪知是贞洁女子,誓不低头,结果在屋内活活饿死。我看其可怜,心软想将其摆渡,哪知?唉!”苏白伸手扶额。

宋长安收回白扇,朝苏白头部轻敲:“我们还能不能好好说话了,你的言语古声古味的,你让我作何回答?”

“任你怎么回答,人反正带回来了,你处理一下,我入屋中歇息歇息。”说完,苏白双手环胸,心事重重的走进了屋内。

话说摆渡亡灵都必须要有个先来后到的,排在前面等待摆渡的亡灵数不胜数,苏白中途把这么一个亡灵插队进来处理,这么做实在是不合规矩,不过嘛,在宋长安这里什么规矩的,都不成规矩了。

宋长安轻卷袖口,上前端详片刻,只见女子青衣飘飘,眼神淡然,衣缕间带着一点仙气。

宋长安大惊失色的倒退几步,惊叹:“你是…”

青衣女子轻挑嘴角,缓缓开口:“我是谁并不重要,重要的是那个人是否还记得三生七世的债要还。”

宋长安思绪飘向远方,当时自己接管了上一任摆渡人丢下的烂摊子,自己无师自通了,盲人摸象的过河了。摆渡驿站从最开始的乱七八糟到后来的井条有序,这跟宋长安的努力有这很大的关系。

后来来摆渡的人多了,为了保持好实力,宋长安发现了苏白当时为情所困,但是宋长安看苏白却是一个当摆渡人的好苗子,便拔去了他的七情六欲,全心为摆渡驿站卖力。

无奈这人的七情六欲并不能够完全拔除,只要有点苗头,必定是会重新发芽成长的。

“我想他是会记得的,但是…”宋长安顿了顿,然后又继续道:“有些事情强求不来,该放下的始终还是要放下,这一辈子的债,一下辈子还,何必在留恋于尘世间的种种情感。”

“这世的债我已还清,那生的债等他忆起后,双倍奉还,我并不善良,不该的是他所做的一切。”

苏白是被剃去仙骨的仙家,因为与凡人厮守被贬入阴间,任其游荡。

苏白是可以转世的不过他看透了太多的生老病死,厌倦人间的种种,所以一直没有去投胎。

而那个凡间女子因为苏白一句我跟这女子毫无关系,伤透了女人的心,这天庭哪里不知道,不过是要让苏白亲口承认。哪知,天庭竟然要他们受轮回之苦,女人每一世的感情都不得善终,这一世已经是最后一世了。

宋长安对她们的事情都是了如指掌的,为什么苏白对女子一点印象都没有,是因为被宋长安发现时拔去了他跟女子的回忆。

女子之所以记得,而是她每一世投胎的时候都没有喝孟婆汤,那是要经过回忆之苦世世代代忍受着非常人的煎熬。

女子每一句话语极其平静。

“那你接下来有何打算?”宋长安追问。

只见女子淡淡一笑:“为他受三世的债。”

宋长安一惊,不解,女子不是对苏白厌恶至极,为何?

女子继续说道:“缘由天定,我一个凡人与仙相守一生,自然要忍受这些劫数。”

说完,女子缓缓离去,停住微侧脸道:“如果有下世有缘,我们定会再续前缘,何必留住不该拥有的,世间万物终归有所归属。”

宋长安深思片刻,女子的身影已远去,一个白影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追随而去,那身影是苏白。

宋长安放声大笑:“一切都是注定,最终还是走了呀!”抬头仰望浩瀚星空,一层层积云翻滚而过,看来是时候再招些人进来了。

宋长安饮下一杯茶,起身往屋里走去,厅中允儿的身影在忙碌着,宋长安微微蹙眉,有不舍神色,注视良久,他豁然放松,招呼着允儿:“来来来,允儿,我这有故事,你要听么?”

允儿一听开心的蹦跶到宋长安的面前,在生前,她最喜欢听人讲故事了。

那是一个很有文采的才子,叫木青。

宋长安知道最终留守驿站的只会是自己,但是正如那女子所说的,如果有缘,定会再次相聚。

允儿听的津津有味,只是并不知道,眼前的这个人生前的名字叫木青。

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