复仇之肉汤

陈晓之

A A A

病来如山倒

倪章富时年三十,样貌端正,事业有成,可谓才俊。尤其近日小登科,更是夜夜笙歌,春风得意。

然,乐极生悲,他害了病。

他害的是一种莫名奇妙的病,看了好多医生,吃了好多药,都不见好,甚至原因也是不得而知。

而这一切,都源自三天前。

那是周末的早上,他如往常起床,因为新婚,所以休息一天,打算带妻子林奏月出门散心,看看风景。

但,一起来他便觉得头晕。起先以为可能是昨夜太兴奋没有睡好,又或者最近太累以至疲累。

可事情远没有那么简单,他勉强着下床洗漱时忽而流了鼻血,止也止不住,只能去医院。各种办法用尽,即便打了止血针也花了十分钟才彻底止血。

后又开始恶心、呕吐、抽搐、冒冷汗。呕吐得肠胃空了,便开始吐胃酸,一口一口,嘴里酸苦无比,着实难受。

医生安排拍了片子验了血,却发现一切正常。迫于无奈,只好转到更高级的医院,同样是一番检查,照旧是不知所云。

是新的疾病吗?医生纷纷揣测。

鉴于此,他只能在家中静养。静养了几日,病情不轻反重,公司的事情也无法处理,只能全推给助手小王。

倪章富觉得自己的生命就好似沙漏里的沙,一点一点地流逝。

这天早上,倪章富照旧从梦魇中醒来——他又做了一个噩梦,近日来他总是被噩梦纠缠,可又记不得梦的内容,只觉得可怕。

还未彻底回过神来,林奏月就已然推开了门。她端着一碗中药走到倪章富的床前,蹙眉,一脸疼惜:“老公,我熬了药,你喝了再睡吧。”

“嗯。”倪章富病怏怏的,就连抬起的手,也在不自觉地颤抖。

林奏月赶忙伸出一只手为他擦汗:“我喂你吧。”喝了药,她照旧问上了那么一句:“你的病好点了吗?”

倪章富摇头:“没有,还是那样,越来越难受了!”

林奏月低下头,把脑袋微微侧向一边:“这可怎么好啊,看了那么多医生,吃了那么药,还是这样——莫非这不是病,而是中邪?”

“怎么……怎么可能?”倪章富说到一半自己也没底了,因为他最清楚,自己做过亏心事。难道真被妻子说中,这不是病,而是报应?

他急忙找了个借口把林奏月唤了出去。他觉得自己需要冷静一下,好好整理思绪。

林奏月走后,他躺在床上,闭上了眼睛。莫非——真的是报应?

是的,他活该有报应,因为他做了伤天害理的事——他吃了人肉,而且是活生生的人肉!

收藏